混沌剑神 正文 第三千零二十八章 一本书
    “师尊,道威法天手中的那件异宝真有这么强?竟然需要古道前辈将那件东西练出来才可与之抗衡?”一心难掩心中的震惊,对于师尊的实力,她可是非常清楚,当今圣界在没有战天神族一脉的传人,以及时空老人坐镇的情况下,师尊的实力已然成为了浩瀚圣界无可争议的第一强者。

    可如此至尊强者,却依旧对道威法天手中的那件异宝这般忌惮,这让一心感到难以置信。

    “可是以道威法天的实力,他怎么可能炼制出如此强大的异宝?即便是他突破了最后的界限,那以他之能,所炼制出的异宝也顶多就和师尊的宝塔和天宫处于同一层次。”一心喃喃自语,心中有太多的疑虑和不解。

    因为在这六界之中,公认的最强神器便是经过天尊以特殊秘法锻造而成的神器,而这种神器可以称之为顶级神器,同样也可以称之为太尊神器,至尊神器等。

    而在六界之中,因为历史的原因,因此残留下来的至尊神器倒也有一些,八大远古家族中至少也有一件,甚至一些各别的家族拥有不止一件。

    一些因没有太始境九重天强者坐镇而失去了远古家族名头的势力,同样也有至尊神器。

    还有荒州的光明圣殿,供奉在内的圣光塔同样是一件至尊神器!

    这些至尊神器皆是出自于一位位不同的太尊之手,他们或是这一时代留下来的,或是上个纪元,上上个纪元,甚至是更加久远的时代之前所留。

    这些不同的至尊神器之间,或许会存在一些差距,可这差距也不会太大,从未出现过如道威法天手中的那件异宝那么强大。

    因此,在了解到道威法天手中那件异宝的强大之处后,一心才会这般吃惊。

    “那异宝,绝不是当时的任何一位太尊炼制而成,因为没有人能炼制出这种等阶的宝物。就连曾经的纪元里,为师也实在想象不出有谁能炼制出这么强大的神器。”还真太尊说道。

    “晚辈罗天,特来拜见还真前辈!”就在这时,彼盛天宫外,有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罗天太尊突然出现在盛州外面的虚空之中,隔着遥远的距离对彼盛天宫所在的方向抱了抱拳。

    罗天太尊并未踏入盛州的地界,他这般行为,显然是表达出一股对于还真太尊的尊敬。

    “请!”

    彼盛天宫内,传来了还真的声音,这声音似包含了世间一切音律在内,可以化作任何声音和语气,根本分辨不出男女老幼。

    下一刻,一道由天道法则凝聚而成的金光大道从彼盛天宫内蔓延而出,刹那间便延伸到盛州之外的虚空,直达罗天太尊脚下。

    罗天太尊踏上金光大道,一个闪身便消失在彼盛天宫内。

    彼盛天宫深处,大殿下已经离去,还真和罗天二人正盘坐虚空,相对而坐。

    “罗天,你既已经踏入这一领域,化身天道,那便已经与本座同等,因此,你无需这般客气。”还真太尊的声音传出,他周身被大道之光环绕,隐约间有阵阵天音传颂而出,根本看不见人影。

    仿佛存在于此处的,已经不是一个人,不再是一个生灵,而是由一团天地秩序交织而成的奇异存在。

    “虽然踏入了这一领域,可在晚辈眼中,前辈依旧是一位可敬之人。”对面,罗天太尊姿态放的很低,如后生学子,谦虚有礼。

    语气一顿,罗天太尊继续说道:“不知混沌空间发生了何事?竟让泣血都受伤了?”

    “遇见了仙魔两界的人,可惜,一缕混沌古气被仙界之人夺走了。”还真太尊话语平静,听不出喜怒哀乐,不掺杂丝毫情感色彩:“混沌空间开启不易,而里面,却又是唯一能够获得混沌古气的地方,境界达到我们这种程度,要想锻造出一件能与我们匹配的顶尖神器,至少都需一缕混沌古气。”

    “罗天,你刚刚跨入这种境界,目前尚未锻造出一件与你自身相匹配的顶级神器,因此这一次混沌空间开启,你万不可错过。你回去准备一番吧,待泣血伤势恢复时,我们再入混沌空间,要做好与仙界诸强一战的准备。”还真太尊说道。

    “好,我这就回去做准备。”罗天太尊神色肃然,同时心中又有点期待。

    在他迈入太尊领域之后,曾经所用的上品神器显然已经远远不够了,因此,此刻的他的确需要一缕混沌古气以及一些天地罕见的珍惜材料,从而锻造出一件与他相匹配的神器出来。

    “在去混沌空间之前,你必须要有一柄与你同级的武器,当今圣界现存的诸多顶级神器中,唯有灵神家族的斩灵神剑与你最为契合,你可去借来一用。”还真太尊说道。

    罗天太尊抱了抱拳,然后身影悄无声息的消失,离开了彼盛天宫。

    旋即,还真太尊手中出现一颗果子,被一股浓郁的道韵之力环绕,散发出一股玄而又玄的气息。

    “一心,你速去一趟噬州,将这颗混沌道果送给泣血,他所受的伤势,必须要尽快恢复。”

    “是!师尊!”

    一心带着混沌道果离去,而还真太尊,则是拿出了古道的所有残魂,发出呢喃自语的声音:“古道,你在圣界消失了这么久,是因该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了......”

    同一时间,七大圣州之一的噬州,在那座通体血红的至尊神殿中,泣血太尊仿佛化作一片血海悬浮在半空中,血海剧烈波动,似有无数的蛟龙在里面翻江倒海。

    猛然间,血海剧烈震动,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发了一大片,最后血海猛然一缩,瞬间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人影来。

    这道人影剧烈咳嗽了几下,而后传出低沉的声音:“这究竟是什么力量,竟然这么强大,被这股力量击伤,居然让我都难以恢复。”

    “师尊,您...你究竟是被谁所伤?”下方,九曜星君神色变幻,露出惊魂未定之色。

    “是仙界新诞生的至尊,此人名号道威法天,他手中有一件十分厉害的异宝,为师便是被这异宝所伤。”泣血太尊说道。

    九曜星君一脸震惊;“一个新诞生的至尊,竟然能凭着一件异宝伤到师尊,究竟是什么异宝如此强大?”

    “那是一件曾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异宝,看起来倒像是一本书,那道威法天也不知从何处得来。”泣血太尊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