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剑神 正文 第三千零二十九章 让太尊缓一缓
    “一本书?”九曜星君露出疑惑之色,自语道:“仙魔两界中存在着哪些至尊神器,我们圣界几乎全都知晓,可在我们圣界的历史中,所收集的仙魔两界的所有至尊神器中,都从未有过这件至尊神器。难不成,这件至尊神器是由道威法天自行炼制而成。”

    “不可能,别说是新突破的道威法天,即便是我们圣界的古道在世,也绝对炼制不出如此强大的神器。”九曜星君的怀疑一出,便立即遭到了泣血太尊的否认。

    “那本书的强大,已经超越了当世所知的所有器物,也不知道威法天是从何处得到的。”泣血太尊语气低沉,仍透着几分心有余悸的味道。

    他有心想要以自己化身为天道而掌握的玄妙之术洞悉天机,从苍茫天地中掌握隐藏在天地间最深层次的秘密。

    只是可惜,对方也是一位化身为天道的同阶强者,并且手中所持有的那顶尖神器,更是超乎想象的强大,面对这样的对手,任何推衍天机的手段都毫无用处。

    因为这种能力,通常都只能作用在境界比自身低太多的目标身上,若是遇见与自己同层次的对手,这种能力自然无效。

    别说同等层次,哪怕是在境界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同样是难以推衍。

    毕竟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强者,都是有重重手段与能力来掩饰自己。

    这时,彼盛天宫的大殿下一心也来到了噬州,将一颗散发出浓浓道韵之力的果子递给泣血,道:“泣血前辈,师尊特意让弟子将这颗混沌道果送给前辈,望前辈伤势早日恢复。”

    凝望着这颗混沌道果,泣血太尊一阵沉默,而后发出一声轻叹,以一股血红色的能量卷起混沌道果消失在血海中:“还真的这份恩情,老夫记在心里了,等来日再次杀入混沌空间时,老夫定要以双倍奉还......”

    同一时间,罗天太尊也降临到灵神家族。

    灵神家族,曾经也是诞生过太尊的顶尖族群,实力非常强大,在太尊逝去之后,拥有太尊完整传来的灵神家族,也曾是圣界的远古家族之一。

    只是如今,灵神家族已经走向衰败,在没有太始境九重天强者坐镇之后,哪怕是他们保持着太尊的完整传承,也没资格成为远古家族中的一员了。

    今日,罗天太尊亲临,灵神家族顿时全族大震动,所有闭关的老祖宗都急急忙忙的破关而出,亲自前来迎接。

    毕竟现在的罗天已经成为太尊,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天道,地位与曾经已经截然不同了。

    罗天太尊倒也直接,直接提出了欲要借灵神家族的镇族至宝——斩灵神剑。

    对于罗天太尊的要求,灵神家族根本不敢拒绝,他们甚至是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将自己的镇族至宝斩灵神剑拿了出来。

    “老夫欠你们灵神家族一个人情,老夫向你们承诺,只要老夫尚在,便庇护你们灵神家族千万年。至于这斩灵神剑,待老夫从混沌空间归来之时,便归还你们灵神家族......”罗天太尊当众许诺,声音铮铮有力,引起了天地大道的共鸣,传遍了整个圣界。

    此时此刻,凡是对天地大道感悟达到一定境界的人,都能隐约的通过天地大道的共鸣之声,听到罗天太尊对灵神家族的承诺。

    太尊承诺,天地见证,这是世间最不可侵犯的神圣诺言。

    灵神家族所有人都大喜过望,连忙恭敬道谢。他们所有人都明白罗天太尊的这一句承诺,对于灵神家族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这千万年来,即便是圣界的八大远古家族都不敢打他们灵神家族的主意。

    至于千万年后,谁又说得清灵神家族...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

    灵神家族会不会有新的九重天诞生呢?

    这千万年,灵神家族可以说是真的高枕无忧了。

    在圣界一片未知的虚空中,有一座巨大的骨塔静静的漂浮在星空中,散发出一股浩瀚的威压,好似拥有镇压诸天的无敌之威。

    此时此刻,在这座骨塔的最高处,正有一名身穿红衣的小男孩,正懒洋洋的躺在一张玉床上,身边那张由极其珍贵的古玉制作而成的玉桌上,则是摆放着众多珍贵的灵果。

    这名小男孩,正是万骨楼的二号人物——无心童子!

    “泣血太尊回来了,还真太尊也同样归来,不过泣血太尊的回归时,竟然引起了天地大道如此剧烈的震动,看来,泣血太尊在混沌空间中受伤了。”无心童子百无聊赖的躺在玉床上,手中拿着一个灵果啃食着,显得悠闲无比。

    “嗯,泣血太尊的确受伤了,看来他在混沌空间中遇见了仙界之人。”在无心童子对面,有一名身体虚幻的人影盘坐虚空,发出铿锵有力的声音。

    这道人影,显然是类似于元神体的形态,可仔细看去,却又与寻常的元神体大为不同,似乎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无心童子侧着头,盯着对面的虚幻人影,道:“大哥,你的本体同样在混沌空间中,你可知混沌空间内发生了何事?”

    “不知,我所在的区域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地方,泣血太尊他们进入的那片区域,是一个类似于秘境的存在,而我只是在边沿地带活动。”虚幻人影说道。

    此人,正是圣界中赫赫有名的顶尖强者——万骨楼楼主!

    “大哥,我实在很好奇,你已经在混沌空间中呆了有上万年了吧,你没事跑那里面去呆着干什么?毕竟以我们的境界要想进入混沌空间,是必须要时刻都维持着至尊神器的力量,这么多年来,你难道就不嫌累吗?”无心童子继续问道。

    万骨楼楼主一阵沉默,半响后,方才开口说道:“我在找一件东西,一件能够彻底改变我们万骨楼命运的东西。”

    “那你找到了吗?”

    “还没有!”万骨楼楼主摇了摇头,继续道:“其实对于能否找到这件东西,我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必须要尝试一番,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不谈这个了,那件东西关乎甚大,涉及到仙界一位至尊,我已经做好了失败而归的准备了。现在,我们还是关注一下风尊者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闻言,无心童子似一下子想到了十分有趣的事情似得,脸上立即露出开怀的笑容,用一种充满期待的眼神盯着虚空中的某处方位,道:“风尊者可是摧毁了还真太尊的道果啊,之前是因为还真太尊不在,因此才能让他舒舒服服的活了一段时间,如今还真太尊回归......哈哈哈哈,我现在忽然有点期待,当还真太尊发现自己的道果被人毁了之后,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无非就是愤怒,疯狂而已,毕竟剑尘这个道果对于还真太尊而言,意义可是非同一般,这个道果被毁,那也等于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万骨楼楼主用一种心有余悸的语气说道:“断了太尊的大道之路,这个仇,光是想想都感到可怕,风尊者,这下完了。”

    “嗯!不错,不错,只是奇怪,还真太尊已经回来片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动静啊?”无心童子奇怪的问道。

    万骨楼楼主说道:“这次混沌空间之行,想必还真太尊也遭遇过激战,这刚一回归,估计还没注意道果被毁一事,不及,让太尊缓一缓。”

    “也是,也是,既然如此,那就让风尊者暂且多活个一时片刻吧,先让太尊缓一缓,让太尊缓一缓......”无心童子心中释然,笑呵呵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