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剑神 正文 第三千零三十章 圣光塔器灵(一)
    无心童子和万骨楼楼在这座骨塔之巅静静等候,他们寸步不移,目光也是始终定向虚空深处的某个方位,满怀期待,似乎在耐心的等待着一场即将上演的好戏。

    这一等,便是七日,七日之后,无心童子似有些坐不住了,独自嘀咕着:“奇怪,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一丁点的动静?还真太尊该不会是把剑尘这颗道果为忘了吧?”

    “不着急,要有点耐心,如今距离太尊回归也才仅仅过去了几天而已,时间太短。而且这一次混沌空间又有大战发生,还真太尊估计也有一些损耗,没有顾及到道果一事,也是在情理之中,让还真太尊再缓一缓吧。”万骨楼楼主说道。

    无心童子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大哥分析的有礼,倒是我太急躁了一点,不过谁让这件事情关系着我们万骨楼的命运呢,同时还关系着我们兄弟二人的安危,毕竟风尊者一日不死,那我们万骨楼就一日摆脱不了危机,在这件事情上,我确实很难保持镇定。”

    “嗯,说的不错,风尊者太强大了,所幸他如今状态不稳,神志不清,变得疯疯癫癫,否则的话,我们万骨楼怕也难有今日的这种宁日。不过你放心,如今风尊者已经断了还真太尊的大道之路,他的结局已经注定,我们如今只需静观其变,耐心的等待即可。”万骨楼楼主倒显得镇定无比,他沉吟了片刻,继续开口:“而且罗天太尊借走了灵神家族的斩灵神剑,若我猜的不错,罗天太尊因该也会随同还真太尊和泣血太尊再入混沌空间。”

    无心童子一脸深思:“这么说来,那还真太尊此刻因该是在为二次进入混沌空间而做准备,在这种大事面前,怪不得他顾不上自己的道果被毁一事,他的心思因该还没放在这上面去。”

    “也罢,那我们就再等一等,反正这么漫长的岁月都已经过来了,也不急于这几天时间。”无心童子站了起来,懒洋洋的舒展了下身子,他面上带着微笑望着这片星空,感概道:“这么多年来,在我们两兄弟身上都始终压着两座大山,一座是来自于暗星族,另一座则是因为风尊者。如今来自暗星族的枷锁已经解除,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必去考虑暗星族的事了,而风尊者也即将陨落。”

    “只要风尊者一死,那从今以后,我们万骨楼将真正的高枕无忧了,只要不去招惹那些太尊,放眼圣界,将没有任何势力能威胁的到我们,就算是远古家族我们也无需去忌惮。”无心童子似乎想到了万骨楼的辉煌未来,当即忍不住放声大笑了起来,这一刻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万骨楼真正立于一界之巅的画面。

    因为他们万骨楼的实力的确非常的强大,虽然不是远古家族,但是却丝毫不逊色远古家族。

    “远古家族?哼,他们还威胁不到我们,至尊神器,我们万骨楼可并不比他们少,八大圣君是很强,可比起我们兄弟二人,他们还是缺少了一些东西。”万骨楼楼主话语间带着几分轻蔑,并不将远古家族放在眼中。

    “是啊,毕竟我们兄弟二人可是身具暗星族的大气运,并且在木灵族太尊的道念抹杀之下,我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这无数次的轮回对于我们兄弟二人来说,可不是毫无收获。这些先天优势,八大圣君可不具备。”无心童子脸色的笑容更灿烂了,他一脸深情的望着这片虚空,露出了几分陶醉之色。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

    />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片星空,忽然之间就变得比从前更加的美丽,更加的漂亮了。虽然它什么都没有变,可是在我眼中,这片星空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万古楼楼主到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他语气淡淡的说道:“那是因为你心中的所有压力和顾虑都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外在威胁的情况下,你的心境自然发生了变化。”

    “是啊,就是这样。曾经我心中时刻都在担心着风尊者会在某一个时刻找上门来,可是如今,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没有了风尊者的威胁,我感觉整个身心都变得非常轻松,这种感觉,正是令人陶醉和沉迷。”无心童子道。

    “这一切还多亏了剑尘,我们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他若转世轮回,本座不介意收他做弟子。只是可惜,他被风尊者所杀,已经没资格转世轮回了。”万骨楼楼主语气揶揄的说道。

    ......

    荒州,光明圣殿,圣光塔内的小世界中,现任光明圣殿殿主公孙志正站在山峰之巅,他身上穿着象征着光明圣殿殿主的神圣法袍,眉宇间器宇轩昂,多出了几分从前都不曾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气概,整个人显得意气风发。

    “器灵,你是否还在?你若真的存在,还请立即现身一见,先祖的无能子孙公孙志,迫切的希望能够见到您老人家一面......”

    “器灵,我深具先祖血脉,而我的先祖,正是你的主人,我公孙志已经是这世间唯一有资格与你交谈的人......”

    ......

    公孙志站在山峰之巅对着这片苍茫天地大声呼喊,并不时的将自己的鲜血洒落在这片虚空,希望能以自己太尊血脉的气息,获得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这些年,他已经进入圣光塔无数次了,也曾站在圣光塔内的不同地方,用各种方式去呼唤圣光塔器灵,妄图获得能够与圣光塔器灵沟通的机会。

    因为圣光塔共有九柄守护圣剑,如今只出现了六柄,剩下的三柄还滞留在圣光塔中,他迫切的想要得到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

    这对他来说太重要了,一旦他拥有了这三柄守护圣剑的指定权,那他不仅能培养自己的实力,同时还能够拉拢荒州上的许家以及中天家族这样的顶尖势力。

    一想到光明圣殿目前的势力格局,公孙志心中就是满腔怒火,同时还有一股无奈。目前光明圣殿内,最强者自然是得到守护圣剑的六大守护者,可这些守护者中,玄战和玄明两父子属于中立派,奉行固守本宗的信念,他公孙志根本指挥不动。

    至于韩信,白玉和东临嫣雪,则是抱成一团一直与他作对,眼中完全没有他这个殿主。

    六大守护者,六柄守护圣剑,除了他自己外,公孙志是一个都号令不动,这让他感觉自己这个殿主,当得实在是有些窝囊。

    这时,圣光塔内的能量突然剧烈涌动了起来,整个圣光塔内的小世界,都是在这一刻猛然猛然震动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令得公孙志大喜过望,急忙道:“器灵前辈,是你吗?器灵前辈,是你苏醒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