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四海湾区 第一百三十章 势如破竹 下
    烟雾迅速的扩散,只是几个呼吸就将整个谷仓笼罩在内,而在场的黑暗佣兵们,除去深渊之手一伙不为所动外,剩下的人都在一刹那撤出了整个谷仓,并且捂着口鼻对于杀手放出的烟雾,他们可不敢亲身尝试,不论它是为了隐蔽身形,还是带着其它的功用,但有一点是肯定,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该死的,我就知道,他们联手了!”

    断戮之念的首领‘指挥官’在退出了谷仓后,如此的说道,脸色异常的难看从之前恐怖之巢的首领‘蜥蜴’放出烟雾,然后,深渊之手的人立刻站位来看,他非常的肯定,这两个和他一起举办这次黑暗佣兵集会的组织,在私下有了一定的约定;尽管现在的这种约定看似是在对付夏克之龙,但如果夏克之龙没有出现呢?

    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的只可能是他和他的断戮之念。

    “公爵!” . .

    ‘指挥官’站在谷仓外的土地上,看着被烟雾笼罩着的谷仓,低声喝道一抹黑色的影子随着这声低喝,径直的出现在了‘指挥官’的身后;‘指挥官’并没有转身,就这样的说道:“安排人手,等到这里一结束就狙击深渊之手的头目们!”

    “是,首领!”

    公爵这样的回答后,整个人就再次的消失了虽然在断戮之念中独特例行,并且拒绝参加任何一次组织的聚会,但是对于‘指挥官’的命令,公爵却是完全的服从;而这也正是他能够获得如此特权的缘故。当然还有那强大的实力。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这样着急!”

    一直站在‘指挥官’身旁的教父。对于自己首领的命令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等到公爵离去后,这位副首领才开口说道维护一个首领的尊严,对于副首领来说,自然是必须要的;而做为一位长者,他更加应该如此。

    “哦?您有什么更好的建议吗?”

    面对着这个年老的副手,对于对方的经验,‘指挥官’可不会无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深渊之手已经完蛋了!”

    ‘教父’看着谷仓,轻声的叹息道。

    “夏克之龙有这样的强大吗?那里还有着‘蜥蜴’,虽然他们中的一个不是对手,但是这么多人在一起……”对于自己副手的话,‘指挥官’带着疑惑显然他此刻对于叶奇并不看好;毕竟,在之前离开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到深渊之手包括那位首领‘恶念’在内的绝大部分高层,以及恐怖之巢除去首领‘蜥蜴’外的数位杀手教官同样的参加到了战斗中。

    “人数的优势,那只是在普通的情况下,面对一些……特殊的存在。是不起作用的!”

    ‘教父’斟酌的使用了一个词汇,将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那个词代替了;而这更加的令‘指挥官’感到了疑惑。他发觉了自己副手的隐藏。

    “如果可以的话,任何的秘密我都愿意与您分享,同样的,任何的负担我们也可以一起承担!”‘指挥官’这样的说道。

    “首领,谢谢您;不过,现在还不到时候!”

    ‘教父’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首领,不过,却并没有继续的说下去;而‘指挥官’对于这样的话,则选择了默认对于他来说,‘教父’是和公爵一般,都是值得无理由相信的;不仅仅是做为属下,还有朋友和长辈。

    “不过,我真想快点看看这次战斗的结果!”

    ‘指挥官’看着被烟雾笼罩的谷仓,这样的说道笼罩着谷仓的烟雾,并不是普通的烟雾,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看透其中的一切;甚至是连声音都消失了,任何关于烟雾中的一切,都只能够是猜测。

    而在这些猜测的人中,变色龙无疑是最为心急的那一个

    “这些烟雾是什么,为什么连我的‘真视之眼’都看不到?”

    以常人无法了解的方式,变色龙对着华利弗问道。

    “‘真视之眼’虽然强大,但是距离真正的‘真视之眼’还有着一段相当的距离!”摇晃着自己骡子的上半身,相较于某个斤斤计较而且喜好占便宜的魔神,华利弗却是非常的坦言,而且没什么小心思:“这个烟雾,是一种融合了幻术的存在,而且为了加大效果,烟雾里面应该有着一些月香草提炼的麻痹成分在内;不过,他们这些家伙真的是有点痴心妄想啊,竟然想要用这样的手段对付那个小子!”

    “这么说,叶不会有事?”

    在面对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对于其它的变色龙显然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此刻她的认知中,叶奇没有事情的话,那么就是万事大吉。

    “怎么可能会有事!先不说那……,单单是这小子的实力,就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

    华利弗明显是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反应过来后,却是含含糊糊的带过来,只是重点的说着叶奇;而如果是在平时,变色龙一定会发现这样的不对劲,并且以此为突破口,找到华利弗一直向她隐瞒的某个存在,但很可惜,早就被叶奇吸引了全部心神的变色龙,根本没有注意到,平时她十分注意的东西。

    “那为什么,叶还不出来!”

    变色龙继续的问道。

    “从这些烟雾出现到现在为止,才不过一分钟而已!”

    华利弗这样的强调着,然后,它又继续的说:“我们可以耐心的等待一下,最多不过五……三分钟而已。”

    “嗯!”

    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回答的变色龙,再次将目光看向了烟雾笼罩的谷仓。

    ……

    谷仓内。烟雾笼罩中。叶奇默默的站在原地

    此刻。在叶奇的眼前,完全都是一片灰色的、翻滚着的雾气,而声音则在这雾气中,彻底的消失了。

    叶奇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声音传出。

    不止是动作的声音,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消失了……

    这就是恐怖之巢那位首领‘蜥蜴’的能力?

    真的是非常符合杀手的能力啊!

    叶奇如此的感叹着他完全可以想象,这样的能力。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恐怕,没有一个杀手不想要这样一个能力吧:遮蔽视线,阻挡声音。

    “夏克之龙,这里是我的暗杀之雾!”

    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令人无法分清具体的方向,而那位恐怖之巢的首领蜥蜴则显得有持无恐:“在这里无论你的感知多么的强大,都是没有用处的;你看不到也听不到,一切都是灰色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将由我做主!”

    说着,叶奇面前的灰色雾气涌动。数个‘蜥蜴’就这样的出现在了叶奇的面前。

    “既然你那么的强大,那么,就好好的和他们玩玩吧!”

    嗖!嗖!嗖!

    话语还没有落下,这数个‘蜥蜴’就将叶奇团团围住,手中的飞镖、飞刀,笼罩着叶奇的全身不同于面对之前的攻击,在这有真有假的‘蜥蜴’中,这些飞镖、飞刀也是有真有假的,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话,在这个时候难免手忙脚乱,甚至彻底的陷入到了被动之中;不过,对于叶奇来说,一切都不是问题。

    虽然视力、听力都被限制了,但是却没有被限制,相反因为没有了视力和听力之后,越发的清晰起来;不仅能够准确的查探到距离他正前方十五码左右的‘蜥蜴’,以及右手边不足十码的‘恶念’,还有面前这些混入到了幻影中,属于深渊之手的那些高层。

    显然,这种雾气本身除去限制实力和听力外,并没有能够令人产生幻觉的能力,而眼前这些幻觉自然是出自‘恶念’的手笔对于,深渊之手和恐怖之巢,进行这样的合作,除了对于对方首领之间能力配合的相得益彰外,叶奇暂时并没有深入的去想;因为,一些线索早已经摆放在了眼前,更何况对于叶奇来说,此刻是一个非常好的完成、两个任务的机会。

    在叶奇原本的计划中,这两个任务应该是放在最后,和一起解决的;不过,现在既然有了机会,叶奇当然是不会放过了

    阎魔刀依旧挂在腰间,没有被拔出,只是双手化作了一道道的虚影,将那实际存在的飞镖、飞刀接在手中,然后,在原物奉还;不过,相较于飞来时那种直来直往,只有着力量和速度的飞镖、飞刀,再回去的时候,却是有了一定的技巧。

    托那套名为《帝尔特徒手格斗》秘术技巧的福,叶奇对于飞镖、飞刀、虎手指等这种短小武器的应用有了一个相当的提升虽然《帝尔特徒手格斗》挂着徒手格斗的名字,但是基本上和徒手格斗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里面最接近徒手格斗的技巧,也是要带着虎手指来施展的;而且从技能栏中没有任何等级的提升,就能够看得出,显然这套《帝尔特徒手格斗》是归属于技能中,但是很可惜的是,叶奇此刻大师级冷兵器的等级,完全不是一套《帝尔特徒手格斗》就能够提升的。

    不过,这并不是说《帝尔特徒手格斗》没有用,最起码,在短暂的学习后,叶奇对于飞镖、飞刀等小型武器的使用,有了一个相当的提高;当然,这和做为基础,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而具体的效果,之前那些恐怖之巢的杀手教官们最终的下场就是一个最好的体现;而相较于那些恐怖之巢的杀手教官们,此刻深渊之手的高层们并没有强到哪里去,甚至还略有不如。并不是实力上的。而是心态上的;毕竟。在这些深渊之手高层的心中,他们占尽了优势对手不仅看不到、听不到,甚至还被他们的幻影所迷惑,直至分不清真假;而这样的情况,显然还不如看不到!

    因此,这些深渊之手的高层们都有着一个‘轻松的心态’当然了,这个‘轻松’只是指他们认为自己必胜了,而不是手下留情;相反。他们的攻击不仅狠辣,而且无情;自然的,叶奇的还击也是如此。

    噗嗤、噗嗤……

    金属穿透血肉的声音,叶奇虽然听不到,但是内波动的消失,他却是能够感受的清清楚楚。

    而系统的提升,则令叶奇看得清清楚楚。

    当然。和之前面对恐怖之巢时的情况一样,对于更多的属于深渊之手向他进攻的高层。叶奇并没有放过,反射而回的飞镖、飞刀,一一带走了他们的生命;对此,叶奇除去耸了耸肩外,并没有更多的表示毕竟,敌对的立场,早就令他无法施舍自己的怜悯;农夫和蛇的故事,叶奇可是听过无数次了。

    “怎、怎么可能……”

    这样包含着惊讶的声音依旧从四面八方传来,恐怖之巢的首领‘蜥蜴’的声音中带着不可置信:“你的眼睛、耳朵,都已经没有作用来啊!你怎么……”

    “我还有直觉!这样的烟雾可封不住我的直觉!”

    叶奇以和恐怖之巢的‘蜥蜴’径直对话道:“而且,你确定你真的能够令我的眼睛、耳朵的作用都消失吗?就像是我现在非常清晰的在和你谈话,并且知道你就站在我正前方十五码处!”

    “不可能、不可能!”

    面对着叶奇这样明显带有误导的言语,恐怖之巢的‘蜥蜴’显然不会相信,他开始挪动自己的脚步,转移自己所站的地方,并且以此来让自己相信对方只不过是碰巧或者用什么其它的手段得知了自己的位置而已

    “向右走了三步!”

    “又后退了一步!”

    “怎么,你又回到了原本的地方?难道那里给了你安全感?”

    ‘蜥蜴’的想法是好的,但是随着他每一次的挪动,叶奇那如影随形的话语,都令这位恐怖之巢首领的双眼一凝原先那种漠视生命的方式早已经不复存在,只剩下了无尽的凝重;‘蜥蜴’知道,真的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他的暗杀之雾不起作用了,而在暗杀之雾不起作用的时候,他又有几成胜算?

    不自觉的,汗水开始布满‘蜥蜴’的额头。

    “现在你有两条选择,1,被我杀死在这里;2,干掉‘恶念’换取一条生路!”

    叶奇给出了这样两个选择而叶奇之所以这样做,除去‘蜥蜴’并没有在任务列表中外,就是对方和‘恶念’的合作,而这令叶奇感受到了麻烦;像这种相互间能力的配合没有一定时间的演练,是根本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而这样长的时间待在一起,对于‘蜥蜴’和‘恶念’这样的存在来说只有一个可能:结盟。

    显然,深渊之手和恐怖之巢,已经在不知何时,结成了一个同盟;不过,对于这个同盟坚固的程度,叶奇却基本上不太抱有希望;毕竟,中那十万金普顿就被拉拢的条件,叶奇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而这样的价码,自然可以推断的出这样的合作不够坚固当然了,虽然不够坚固,但是对于叶奇周围的人还是会有一点麻烦的,他并不能够靠猜测,来推断对方是否会给自己的盟友报仇,尤其是他酒吧内的那些刚刚完成了第一阶段训练的年轻人,以及将成为一个伟大巫师做为梦想的黑市商人,他们如果面对恐怖之巢的杀手,恐怕并不乐观。

    因此,‘恶念’是必须要死的,但是最先动手的人,却有更佳的人选。

    至于成功与否?

    那个十万金普顿的标价,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凭什么相信你?”

    ‘蜥蜴’沉声问道,而这样的问话,则令叶奇一笑,他知道对方动摇了,剩下的就只需要他推一把而已。

    “现在的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更何况我还算有信誉的人吧!”叶奇这样的说着,然后,还貌似好意的提醒了‘蜥蜴’一句:“我的声音是通过秘术传到你脑海中的,想必你的也是,那么‘恶念’他应该还不知道我们此刻的谈话,所以,如果你……”

    说到这,叶奇就没有在说下去;因为,‘蜥蜴’已经行动了。

    那把黑色无光的匕首再次的出现在了‘蜥蜴’的手中,而‘蜥蜴’整个人则在瞬间出现在了‘恶念’的身后,手中的匕首对准了‘恶念’的脖子,刺去

    割喉!

    PS第一更~定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