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豹突击队 正文 第五千五百零八章 此路不通
    小和尚急促的喊声中,万林身前狭窄的出口处,一条人影闪电一般从出口处钻出。万林几人一眼就看到,剃刀将小和尚抱在身前,速度极快地从出口中冲出,几乎是紧贴着被扔出的老乞丐的身影。

    剃刀这小子右手的手枪紧紧顶在小和尚的胸口,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这小子窜出就看到,前面楼顶护栏下几个人影正举枪向自己瞄来!

    这小子反应飞快, 他立即止住前冲的脚步,斜着向出口侧面冲去,他嘴中同时大声吼道:“放下枪!不然我弄死这小子!”他右手的手枪也猛地扬起,在瞬间对准了小和尚脑袋上的太阳穴。

    就在这时,一阵阵急促的警笛声突然从寂静的小区中响起,一辆辆警车呼啸着冲进这片已经被废弃的小区,随即带着一阵阵急促的刹车声停下。大批全副武装的特警跟着就从警车中跳下,他们分散着向小楼周围的一排排老旧的平房跑去。

    一个个提着长长狙击步枪的狙击手,跟着就动作敏捷的蹿上小楼周围的平房房顶和周围的垃圾堆,一个个狙击手趴在高处,扬起黑洞洞的枪口向楼顶瞄来,他们的右手跟着就飞快地扬起,迅速拉动了狙击步枪上的枪栓。

    小楼周围的空地上,也同时出现了一个个武警队员和警察。转眼间,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战士,已经密密麻麻的分散在小楼周围,一支支黑洞洞的枪口在瞬间,就已经全都向楼顶和小区角落瞄去。

    剃刀随着被扔出的老乞丐冲出出口,跟着就看到前面楼顶护栏下,几个人影单膝跪地,手中的突击步枪正向他瞄来,他一边将枪口对准小和尚的脑袋,一边斜着向侧面冲出。

    可他刚向侧面冲出,就看到侧面一条人影,正双手握着手枪向他脑袋瞄来,全身上下感觉不到一点生机。

    剃刀看到眼前的人影,眼神中猛地闪出一道惊愕的神色.此人就好像一个已经与周围景物结合在一起的幽灵一般,手中黑洞洞的枪口无声无息的瞄准着他的脑袋。

    这让这小子大吃已经,他扬起的左脚猛地一蹬前面楼顶,搂着小和尚闪电一般向后退去。他是真没想到,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居然还有一人无声无息的站在他侧面,简直如幽灵一般,而他冲出出口后居然没有任何察觉。

    这个静静站在出口一侧的人影,让剃刀个对危险极为敏感的间谍确实大吃一惊!他心中明白,如果不是自己手中劫持着人质,恐怕他在出口露头的瞬间,就已经被隐藏在出口侧面的人影一枪爆头!

    剃刀在后退中,大惊着将手中的小和尚向上举起,他搂着小和尚脖子的左手指缝间,跟着就闪出一抹寒光,右手的手枪跟着向侧面的人影扬起。

    剃刀这小子的应急反应极快,他举起小和尚挡住自己的身体要害、右手手枪跟着向前扬起。可就在这时,侧面的人影好像幽灵一般,突然从刚才站立的侧面楼顶消失,一股疾风呼啸着向剃刀身前...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

    刀身前击来!

    剃刀的眼中猛地闪出一道惊骇的神色,他左手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加速向侧面冲去。这小子手上的力道极大,被他紧紧箍住脖子的小和尚,已经在强烈的窒息中脸色通红!小和尚的两只手已经扬起,紧紧抓着剃刀扬起的手臂。

    就在剃刀冲向出口另一侧的瞬间,一条人影闪电般出现在侧面,一股强烈的掌风中,包崖的暴喝声已经响起:“兔崽子,此路不通,回去!”

    王大力、孔大壮和宇文雨分散在周围,几支突击步枪黑洞洞的枪口,依旧瞄准着这小子的脑袋,几人的眼中都冒着一股浓烈的杀气。

    包崖击出的凌厉掌风中,剃刀正向前扬起的右手中的手枪猛地向下垂去,这小子右脚使劲一蹬地面,身子跟着变向向侧后方退去,左手依旧紧紧掐着小和尚的脖子。

    剃刀这小子的动作极快,在转眼间已经避开包崖凌空击出的掌力,迅速退到出口处。就在他劫持着小和尚,要重新退回楼中的瞬间,两声暴喝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滚!”

    两道刚猛的掌风犹如一股狂风,突然从狭窄的出口内涌出,剃刀在猝不及防中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出,可他那只有力的左手,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他指缝间冒出的寒光,在小和尚细细的脖子上若隐若现。

    这小子在这危急时刻已经明白,对方并没有直接开枪要了他的狗命,就是因为手中这个人质让他们投鼠忌器,只要他手中还攥着身前这个小人质的脖子,对方就不敢轻易开枪。

    因此,这小子在一股股刚猛掌风的中,依旧紧紧搂着小和尚的脖子。此时此刻,他指缝间锋利的刀片,虽然在阳光中闪烁着一抹抹耀眼的寒光,可刀片并没有深深插进小和尚的脖子。

    他只是在快速的行动中,在小和尚的细细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道被锋利刀片划出的血痕,可他手上并没有加力,杀害被他挟持的小和尚。

    因为这小子在这随时会毙命的瞬间已经明白,自己手中这个送上门的小人质,就是他活命的唯一稻草,否则他在冲出楼顶出口的时候,已经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剃刀在出口涌出的刚猛掌力中,踉跄着向前面冲出几步,他跟着就看到,刚才那个幽灵般的身影已经站在他身前五米外,一条黑影正闪电般向楼边飞去。

    剃刀的眼中瞳孔猛地收缩成了针芒大小,他已经在这瞬间看出,刚才被他率先扔出的那个老乞丐,正从对方扬起的左手中飞出,直奔侧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壮汉飞去。

    剃刀前面的人影动作极快,左手大力甩出依旧昏迷的乞丐,他右手紧握的手枪,依旧笔直的瞄准着他剃刀的脑袋!

    就在这瞬间,两个人影闪电一般从剃刀身后的出口处扑出,风刀和张娃的身影随着向前踉跄的剃刀,扑出出口外,就顺势在楼顶向前翻滚了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