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性奴珊:珊
    第8章:性奴珊珊

    司机老赵这一段时间都非常小心,每天出车和收车的时间非常有规律。<最快更新请到.coM>好在华英市的出租车不少,老赵就算跟平时有些不同,圈子里的人也不会多关注。平时比较近的几个人,也不一定看出他这样的规律跟以前有多少不同。

    开出租车都会有一个亲近的圈子,几个人在生意上相互帮忙,发生什么偶然事件,或者客人要闹事都会相互帮衬。有时候,有朋友叫车自己空不了,便叫朋友帮跑一趟,或者自己遇上好几个客人,一车装不了,也会叫朋友来帮忙的。时间稍长,就有一个小圈子。

    老赵平时做事也勤快,帮忙肯卖力,特别是遇上客人要赖车钱,或喝醉了在床上闹,老赵从不退后,这一点让他身边的几个车友都很亲近他。这一段时间,老赵却是在躲着他们。老赵独身,了无牵挂,大家要是约着聚一聚,有时候会买了酒菜到老赵那里去闹一闹。下馆子当然更方便,但下馆子哪有自己买了菜自己做实惠?

    只是,自从将那个女人藏在家里后,老赵最担心的就是朋友们会到他家里去。比较窄小的房子前面有院子,院子虽不大,却最适合大家在这种不冷的天气里围坐喝酒吃肉。每当这种聚集,老赵自己不用操刀,坐在院子里打点小牌,自有人喜爱下厨做菜。司机们喝酒都不太在行,毕竟平时不敢喝酒,要开车。休息下来,喝酒也有度,不会完全放开醉如烂泥。吃饱喝足后,也不用老赵多费神将人送回去<a href="http:///sodu85431/" target="_blank">傲妃,风华无双</a>。

    以前,老赵总是喜欢这样聚集的。

    虽说会极力回避朋友们,但又不能表现得太特殊,要不让朋友们觉得自己不对劲,可能会特意到他家里来。家太小,就那么两间,来人来客不可能不进里间去。如今,里间关着叫珊珊的女人。

    过这么一些时候,老赵和女人珊珊之间也有了些默契,虽说在家里还是用铁链子将珊珊的腿锁住了,不让她有任何离开的机会,但两人在里间不像你死我活的对手。老赵晚上也能够安心在珊珊身边睡,不怕她用脚链捆住自己的脖子。

    老赵一直担心的,除了朋友们会不会到自己家里聚集聚餐之外,也担心珊珊这个女人突然失踪,会不会引起她家里的人搜找报警?老赵关注着市电视台的新闻,也报纸,看有没有这方面的内容。警方要是出动,平时就该更加小心。

    这个女人要是给外面的人看到,她会不会将这一切都闹出去?自己先**她,再将她禁锢在家里,如今算起来也快一个月了。一直都平安无事,让老赵放心一些。天气渐热,更适合在院子里吃喝,让老赵又多一份担心。大家要是提议到自己家里聚餐,有什么理由来推托?

    出租车司机还有另一个优势,那就是消息来源比较多,或者说,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之间,谁听到什么消息,用不了多久几乎所有的人都会传遍了。

    市里来了省厅对之前的案子进行调查,老赵说听说了的,消息来源不知是谁。但相信这样的事情,那天他将珊珊带回来后,第二天就听到了平江县常务副县长李昌德在别墅给人杀死的消息,随后,又传开了李昌德是偷人女人才给杀了的,凶手已经投案。

    老赵第一次见到珊珊,觉得她不对劲,但他也不多问,有些事情不知道心里就安,知道了反而对自己没什么好处。随后,市里显得紧张,而平江县那边传来的一些消息也说明在华英市这边不轻松,特别是华英市这边霸河高科的手下在市里到处搜找,出租车司机自然能够从种种迹象里看到一些问题,朋友之间相互提醒,免得让自己朋友给那些人惹上。

    老赵这将近一个月来,都不能自在,但随着时间的推进,对这些担心渐渐地有些麻木,适应了会好很多。而他跟珊珊之间的仇视对立也在一天天的相处中变得淡。

    珊珊最初的屈服是担心老赵将她杀了,老赵确实也有这样的心思,杀了后自己没有必要担心什么,将尸体运到山间丢进坑洞里,才不相信会给人发现。老赵之前虽不杀过人,但消息来源多,这方面的事情听得不少,真真假假之间,让老赵的心气也壮不少,真要将珊珊这个女人杀了,也不会太在意。

    不过,这段时间过来,老赵适应了家里有一个这样的挂牵,担心至于,每一天回家到这盒饭给珊珊,然后关牢了门,做到里间看珊珊吃饭。珊珊白天在家,也极少穿衣服的。天气稍冷,会披一件在身上。脚上有铁链子,想穿裤子是不可能的,但套上裙还是能够保暖。

    老赵每次回家要做到第一件事,就是将里间的马桶提出来,倒到厕所去,清洗。自己要在里间坐着看珊珊吃饭,吃过饭后还会给她弄一盆水洗身子。有时候,也会将她放到外间来,用桶子提水来冲洗。不过,绝对不会放她出门,不是怕她高声叫喊,而是担心让人见了会好奇过来探看。自己白天不在家里,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时间段,也是自己不可控制的时间段。

    要是自己不出车,车友们会到家里来探看的,要另租房子住要花的钱多,很不划算,再说也难找到像这里跟其他人都隔离较远的地方。

    人口密集的地方,在家里关着这样一个女人,会更容易泄露迹象的。说不定会将警察给招上门来,那是自己找死路走。如今的条件虽说不好,老赵却已经习惯,即使将马桶整天放在里间,臭气不轻,但还有什么比自己的安全更大?

    今天运气还不差,老赵几乎没有空着车,到下午晚饭时间,一趟的收入更平时差不多了。老赵问一声车友有没有最新消息,车友在吃饭,也有心思跟他聊天,两人说了一阵收入和天气,倒是没有刺激的话题<a href="http:///sodu28014/" target="_blank">末日咆哮txt全本</a>。老赵借口有人叫车挂了电话,担心聊到聚一聚的话题。

    随即,老赵买了盒饭,今天还特意地加一个炒菜,算是对家里那个女人的一份关心。老赵对这女人也是越来越有感觉,这种感觉又让他觉得不安,新要是软下来,放开那女人。她会不会跑出去举报自己?有时候又觉得女人对他也有很大改变,这种改变让他对她有更多的信任,而这样的信任使得他对整天都禁锢着女人在里面薰臭有些不忍。

    很矛盾,甚至有些心焦了。

    开车回来,天还没黑。对老赵说来也是难得的早。以往,他都会在晚上十点以后才回家。午夜之后,老赵不肯出车的,在华英市并不安全。夜里出租车经常会给搜掉他们一天的收入。而晚班也会有另一批人跑车,老赵这种白天跑车的也会自觉,不去跟他们争抢生意。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体力也要保养,白天黑夜跑车,人也受不了。

    但相比今天,确实很早了。老赵甚至想到了自己的借口,开车到院子停下,周围在夜色降临之下显得很安静。

    回来早,老赵顺手带一瓶酒回来,当然不会带烈酒,万一自己喝醉了,可要防着那女人。一瓶红酒不会让自己喝醉,能够造出一点气氛。

    停车后下来,提着东西漫不经心似的,实际上是在观察周围,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常。这种事情做多次后,也变得熟悉而自然了,外人如果见到老赵这样,不过是一位他说这种做事散漫不经心的性子。

    建筑为没有什么不对劲,老赵才到门口开了门。里面的门也是关着的,隔音效果很好。这种隔音不仅让里面的声音传不进去,也会让外面的声音不能往里传。里面的女人在开里间的门之前,很难听到他回来的声音,这样才会更安全。

    里间有一台小电视,留在对电的管理不算太紧,女人真要有心自杀,他也不会在乎。死在里面大不了花半天时间将她丢掉,房子都不用另租,才不管是不是有人死在里面。开着电视,不让女人太无聊而胡思乱想,也才安全。

    栓好门,将里间的门锁开了,昏暗的灯光时间稍长就适应。老赵见珊珊站在床边,上身套一件褂子,裙子还系在腰间。也在看着他,是在猜想他怎么会回来那么早吧。两人见面并不说话,有这样一段时间的相处,之间的关系确实说不清是怎么回事了。

    珊珊回来后在几天时间里便平静下来,知道在这里黑帮的人想找到自己不容易,警方肯定也会以为自己逃走了。如此,在这里安生几年,或许也是对那个死在游泳池里的男人一种赎罪。说自己害死他,自己确实在不知情的前提下给他喝哪种饮料的。要说都跟自己无关,显然也是不对,没有自己或许有另外的女人来做,可偏偏就是自己给他饮料喝,又陪他在游泳池里弄,才直接导致他的死亡。

    自己如今没有给杀了,藏在这里偷生,虽说也是受苦,但要是出去。也必须要远远逃走,会过时没有的日子真无法预料。没有了钱,要生存下去,只能做那种生意。跟如今又有多少差别?珊珊心里也复杂,既想着能够出去过正常的生活,又知道出去就是逃亡。

    这一年来在外面厮混,也对华英市的地下势力有较深刻的认知,知道这些人对人命不在意,只要是对他们有妨碍的,肯定是选择杀了毁尸灭迹。听说过不少这样的事,自己落到这地步,牵扯进这样的案子,当然知道自己是必死的结局。

    虽说老赵回来早不同于往日,但珊珊也不说什么,看着老赵。见他手里拿着饭盒还有一瓶红酒,不用细看,珊珊也知道这样的酒是假酒。说假酒也有两种,一种是用酒精对色素和香精,这一类,都是卖给对红酒都不了解,盲目跟风的人;另一种则是葡萄酒,但是国内生产的,却贴了国外的假标签冒充进口红酒,售价是几百倍或上千倍。

    自制的葡萄酒成本不高,但进口的酒确实几百元甚至几千几万的,其实都是一样,只不过是贴着的标签不同而已。珊珊之前出入过这些场所,也曾让客人帮他买这种酒,客人走后会有数额不错的返利。

    看着红酒,珊珊也不计较酒是真假,平时那些高档场所的酒都是那样子,更不指望老赵能够买到什么好酒<a href="http:///sodu90627/" target="_blank">变异生物系统txt全集</a>。不过,他能够买酒店,也说明今天的情况不同。说,“今天是你生日吗?”

    “哦,不是。”老赵说。

    珊珊见老赵神色有些躲着她,就笑了笑,又说,“今天回来早多了,跑车跑得好吧。”

    “今天运气好,早点收车了。”老赵平时回来,也很少跟女人说话,女人总是等他放下饭盒后,把马桶提走就开始吃饭,等洗好码桶将水弄进来饭盒差不多吃掉了。之后,两人会各自做一些事,之后,老赵将珊珊推倒压上去,弄一回,弄爽了倒头便睡。

    今天的话多一些,而珊珊先问他是不是生日,再问他是不是跑车顺利,也感觉到女人对他的关心。老赵觉得今天回来对头了,女人关注自己,今后会不会将两人之间的那种敌视都改变了?有不少给拐卖的女人,还不就是像这女人一样,时间稍长后,就安心嫁了。

    放下东西,老赵折身去将屋角的马桶提出去,进出之间,那门都关的很牢实,不会大意或遗忘,不会让声音有传出去的任何机会。珊珊看着老赵出去,关上门,心里很平静。

    过一阵,老赵再次进来,见珊珊没有先吃饭。将那进来的碗、筷和杯子递给她,说,“今天收车早一点,我们喝一杯酒。”

    “好,只要你开心就好。开车很辛苦,也枯燥……”

    “习惯了,要过日子,开车再苦,也比那些做苦力的要强。”老赵随口说,平时跟车友们说这些,大家对自己的职业也有深刻的认识。

    “那也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珊珊声音很好听,有点软,让老赵浑身发热起来。走到小桌边,看着女人,她那迷人的脸绽放着笑,老赵感觉得到她是喜欢的,说,“先吃饭,你该饿了吧。”

    珊珊也坐下来,桌子很小,光线很暗。摆在桌上的饭菜其实很简单,或许是老赵平时自己吃饭也简单,在外面买了炒菜回来也很简单。珊珊见老赵将盒子打开,比平时要多两样菜,知道他是有心了的。

    单调的生活,只要有任何一点不同都会让她感觉得到,这一个月来,跟外界的联系就是从电视的新闻上进行了解,另外就是从老赵每天回来后的表情、情绪。老赵很少跟她说外面的事情,哪怕是白天开车遇到的人或事,大多数做完事情就睡了。

    今天这个时间点比平时吃饭的时间点要早很多,珊珊说,“还好,今天有酒,我来陪你喝吧。不过,我酒量不好,只能喝一点点。”

    “怕喝醉啊。”

    “嗯,喝醉了,你就占便宜了呢……”

    这话对老赵说来毫无意义,在这间房子里,老赵从来都不在意珊珊是不是愿意,只要他高兴了,压上去就弄的,不存在什么趁机占便宜。但说出来给老赵听着却完全是另一种感受,老赵浑身都轻了很多。

    吃饭过程也简单,没有多少浪漫、更没有情调,即便有了红酒,或许珊珊和老赵感觉到多出不少情趣来,在外人看来却没有值得称道的。

    吃过饭,老赵弄水进来。珊珊便将自己洗了,老赵喝了点酒,没有离开,站在珊珊身旁,看着她将身上的褂子脱下,又将裙子从下往上褪。白皙而细腻的肌肤,特别是小腹、小腹下那撮黑毛,让他看着心跳加剧起来。

    裙子还没完全褪掉,将珊珊的头遮住,老赵伸手将珊珊的腰搂住,另一只手按在小腹上。按住了,往下摸,珊珊说,“不急,等我洗一洗,好不好?洗好了让你弄个够……”

    老赵却不知道,外面已经有一个探头毫无声息地探进来,将这一切都录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