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第14节 )(1/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众生。

    一年之约,终变百年相邀。生死所依,山水相逢。

    韩修出院后在家中静养,十七办完了事就早早返家,事无巨细地照顾。陪他看书静坐,阅报喝茶。偶尔尝试煲汤给他饮,韩修不动声色放下碗筷:“我还是更中意食你煮的面。”

    “难吃就直说嘛……”

    “难吃。”

    十七倒不生气,笑眯眯地把汤倒了,让人重做。十七极少外出,如此这般,韩修倒有些不适应。那天让Daniel找了人在家里摆了一桌麻将,三缺一等着十七。十七那天一进门就看见这热烈气氛,本想赶人走,但想韩修都默许,反而显她事多。便也坐下来跟他们玩,倒是她频频看表惹得Daniel有意见:“你赶时间啊?”“没啊。”十七有些言辞闪烁,估摸着也是与韩修有关。韩修临睡前下楼来观看战局,站在十七身后,按住她的手替她摸了张牌。

    韩修不看牌张,直接翻开撩在桌上。

    “自摸。”

    韩修摸了一张七万,十七听牌五八万。几个马仔面面相觑,韩修似笑非笑。Daniel突然拍了下后脑勺说:“你们几个愣屁啊,给钱啊。大佬自摸啊。”

    Daniel觉得这麻将是不能再打,便邀十七轧车。十七一开始连靶都打不中,更别说赢钱。新手瘾大,入夜就召一班人马聚在山下。久而久之,熟能生巧,名声传开去。经常天亮返家,与韩修同桌食早餐。时光入海流,突然六年便过去。

    这天仍是照旧与人轧车,却出事故。马仔们六神无主,便给韩修打电话。三言两语说不清,翻来覆去就一句十七姐出事了。韩修几乎是全程超速,刹车停在他们身边时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颠三倒四给韩修指了路,汽车绝尘而去。

    另外一辆车撞上山崖,十七他们刹车及时,不过惊吓而已。

    车灯照得人睁不开眼,待十七适应光线,韩修已然站在面前。

    “我没有受伤啦……”

    韩修不听,认真地试探。十七觉得每一块被他触碰的骨骸都在发热,但动作明明轻得感觉不到。直到确认十七完好无损,才抬起眼看十七。

    “不准再来轧车。”

    “今天是意外嘛。”

    韩修站起身,高大静寂的背影与山风共在。

    “夏明拾,我不接受任何与你有关的意外。”

    “上车。”

    两人回到家,一言不发,各自沉默回房。十七猜韩修总不会就这么简单算了,果然没几天,韩修让她去台湾。知道她有认床病之后,韩修已经很多年都不让她外出远门。知道那天虚惊一场,心底却有些埋怨韩修小题大做,私底下与Daniel抱怨。

    Daniel说:“哎,那我找大龙他们陪你打麻将杀时间咯。”

    “好啊,我都好久未见他们。”

    晚上开船。

    十七上船前回望了一眼,港岛夜晚璀璨如繁星。维港波光粼粼,映了众生相。

    那人应是已入了深眠,不知道会是怎样沉梦。

    而那梦,不如说与各位听——

    香港从不下雪,但那条长街竟是布满白雪。而她与他,也终于长街尽头即白头。

    世间有缘之人,大多都能美梦成真。

    海浪打在礁石上的声音越发激昂,风浪逐渐大了起来,远处天边风云变幻。

    台湾已遥遥在望。

    在开始的地方,说再见。

    

    撒糖番外

    韩家这几年势头渐微,最令人艳羡的军火线从地下黑市公开拍卖,被那位十七一锤定音——其实也可以叫韩太太。但人们总不习惯那么称呼她,久而久之,就算韩家家主已经把她的名字列入宗祠名谱,人们还是惯常称呼叫声姐。年纪不大,这是尊称。做这行的讲究多,什么是爷,什么是哥,什么是仔。一行行列下来,站错位就是没规矩。说是拍卖那天韩家家主就坐在下边角落里,拍出惊天高价也没什么表情,唯是十七朝他走过去时微微弯了一下嘴角。韩家大半赌场铺头都换成钞票存在海外户头里,至于那些不干不净的热钱,洗不白的都捐慈善换名声。江湖传闻韩家这是要跑路,但偏偏那位又安安生生在半山上住着。清洁工见过他晨跑,完全击破坊间关于他半瘫没法下山的传言。

    韩家门庭若市的场景不复以往,花园里的青石板仍似往日一般透亮通滑,青苔从两边冒上来,一派繁茂意胜之势。温辰前阵子去台湾,带回来一堆时下流行的小说,不顾韩先生对着封面上硕大的总裁二字皱起的眉头,欢欢喜喜地拎着行李回家去。但韩修偏偏还把书摞在客厅里,夕阳西下的时景就横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看,时不时弯弯嘴角。衬着夕阳无限好的光景,妥帖得人心里都透着亮。

    十七有点无奈,这人为了看小说几次晚睡,还会抱着书把脸
特别提示:部分小说只能在APP阅读,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安装APP!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