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73章币兽城
    李七夜带着武冰凝、凌夕墨离开了渡口,欲去其他的地方。

    凌夕墨跟在李七夜身后,几次张口,最终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

    朱襄女武神,万统界的不世天才,多少人所倾慕的女神,也是她心目中的偶像。

    曾几何时,在凌夕墨的心目中朱襄女武神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离她是那么的遥远,可望不可及,然而现在朱襄女武神却离自己如此的近,这宛如做梦一般,是那么的不真实,但,这的的确确的存在,朱襄女武神就近在咫尺。

    “丫头,看来你决心不小呀。”李七夜笑了笑,对武冰凝说道。

    武冰凝此时此刻不由望了一下远处,神态迷茫了一下,但随之目光一凝,整个人又显得干练,没有了那一分的迟疑。

    “人生,总需要自己作主的时候,不管成不成功,总比随波逐流好。”武冰凝徐徐地说道。

    “也是,有时候选择就意味着痛苦。”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时跨出了这一步,只有时间才能让你自己去明白是对还是错。”

    武冰凝轻轻地叹息一声,不愿意再说什么,她抬起头来,看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我们老祖并不相信你会十二式。”

    “我不需要别人去相信。”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错过了,那是他们的损失,又与我何关。如果你相信,那就足矣。”

    武冰凝心里面不由叹息了一声,对于自己道统的安排,她努力去取争过,努力去改变过,可惜他们朱襄武庭的掌权老祖并不相信她的话,最后是武冰凝她自己作了决定。

    “无所谓了。”武冰凝一甩秀女,显得潇脱,笑着说道:“既然我是投靠你了,那你就准备好了,你可是拐走我们朱襄武庭的传人,这是大罪,要与我朱襄武庭为敌,到时候会有源源不断的强者围剿你!”

    “我还怕敌人多吗?”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对斩一双,来一百灭一百,来一万屠一万……”

    武冰凝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她没有说什么,轻轻地叹息一声。

    “看在你的情面上,我不灭你们朱襄武庭便是。”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武冰凝不由苦笑了一下,她还能说什么,他们朱襄武庭的实力在万统界可入前三,别人连与他们朱襄武庭为敌都不敢,然而现在李七夜随口便说就是要灭他们朱襄武庭。

    换作别人,一定会认为李七夜大言不惭,但是武冰凝心里面很清楚,李七夜是一个说得到做得到的人。

    凌夕墨跟在他们的身后,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话,对于她而言,现在她能接触到的东西,都是她以前不能接触到的。

    “咚、咚、咚……”就在李七夜带着武冰凝、凌夕墨继续前行的时候,突然之间听到了一阵沉重的声音回荡于天地之间,这“咚、咚、咚”的声音就好像是鼓声一样。

    听到这“咚、咚、咚”的声音之时,李七夜停下了脚步,听着这“咚、咚、咚”的声音。

    “怎么了?”见李七夜停了下来,凌夕墨都不由怔了一下。

    “币兽城。”李七夜目光远眺,望着遥远的地方,似乎他的目光已经跨越了一切。

    “看来我们要先去一趟币兽城了,了结了一些事情,才能带你去找剑坟了。”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徐徐地说道。

    凌夕墨点了点头,她也作不了主,毕竟凭她自己的力量想得到剑坟,只怕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只有李七夜听到了这“咚、咚、咚”的声音,在金钱落地的很多人都听到了这“咚、咚、咚”一般的鼓声,这“咚、咚、咚”如鼓声一般的声音回荡于金钱落地,这使得金钱落地各处的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听,这是什么声音。”有修士不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侧耳倾听。

    “币兽城。”听到了这样的声音,老一辈强者一下子听出了这是什么声音。

    “走,我们去看看。”在这个时候,有不少的修士强者都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往“咚、咚、咚”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币兽城开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有关于币兽城的消息也一下子传了出去。

    “币兽城开了?”一听到这样的话,不少人纷纷放下手中的事情,都立即前往。

    “币兽城,那是什么地方?”很多晚辈都没有听过币兽城,不由十分好奇地问道。

    有长辈说道:“那是一个十分特别的地方,如果真的有机缘进去,说不定真的是能得到了不得的机缘呢。”

    一时之间,不少人纷纷往币兽城的方向而去,不知道币兽城在哪里的人,要么是跟着大队前行,要么是顺着“咚、咚、咚”所传出来的方向而去。

    当最早抵达币兽城的人,远远就看到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岳,这座山岳之高,无法用尺寸来量衡它,它直插入天宇,宛如是抵达了天宇最深处一般。

    在这座巨岳的山脚下有一座巨大无比的古城,只不过这座巨大无比的古城只有一小部分是露出山体之外的,其他的全部都嵌镶入山体之中,远远看去,只是露出了城门和一部分城墙而已,在山体之上,依然能看到一些古老的屋檐。

    币兽城的砖瓦都是一片灰白,不知道是建于何年代,它已经是古老到不能再古老了。

    当大家都抵达的时候,本是紧紧封闭的石门已经找开了,往里面望去,只见是黑漆漆的一片,显得特别的空旷,似乎是巨兽张开的大嘴。

    就这样打开的城门,让人感觉穿过城门,便可以直入这座巨岳的最深处,甚至有可能直接抵达地下深处一样。

    在城门之上刻有两个古字,这两个古字刻在青岩之上,虽然字体已经有些模糊,但苍劲无比,似乎是出自于非凡人之手,但这两个字太古老了,古老到没有人能认得出这两个字是什么。

    在币兽城的城门之前,有平坦无比的大道,更准确来说,这是平坦的山沟,因为前面都是山峦起伏、山脉绵延。

    但是,从币兽城门前开始,就有平坦无比的山沟,而且是笔直无比,一直通往千里之外,一直抵达到了波涛汹涌的海边。

    似乎这里曾经是一条平坦无比的大道,可以让几十辆的马车并肩奔跑,但似乎是年月已久,它已经生长出了树木。

    “我们进去吗?”当不少人抵达了币兽城之外的时候,往城门已打开的币兽城望去,说道。

    “进去也没有用。”长辈摇了摇头,说道:“你也进不了真正的币兽城,想进入真正的币兽城,你必须等币兽。”

    “币兽?那是什么样的东西?”也有晚辈十分好奇。

    “到时你就知道了。”长辈不由顺着平坦的山沟往远处望去,目光直抵达远处的大海,但大海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币兽城里面有什么宝物呢?我们可是从迷仙殿赶过来呀。”有弟子也不由奇怪。

    门派长老看着币兽城,最终徐徐地说道:“有着不少的东西,比如说兽泉、道骨等等一些东西,最重要的是,有兽蛋!”

    “兽蛋?”听到这话,有弟子说道:“兽蛋很珍贵吗?”?“这就不好说了,看你运气,你运气好,就能得到了不起的兽蛋。”长老望着币兽城,徐徐地说道:“传言说,当年道解真帝曾经在币兽城抱出了一颗兽蛋,孵化出了一头狴犴,那头狴犴到现在还在伏牛道统,是伏牛道统的守护神兽,强大得一塌糊涂。”

    “何止是这样。”旁边有一位老祖说道:“有人说,道解真帝不仅仅是抱出了一颗兽卵,而且还得到了一块了不得的道骨,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被称尊称为道解真帝。”

    道解真帝,曾是万统界最了不起的真帝之一,他出身于狂庭,得到了一本《伏牛经》,最后成为了真帝。

    虽然说,道解真帝并没有在万统界创下道统,但他却激活了已经濒临死亡的伏牛道统,从此之后,他成了这个道统的新一代始祖。

    可以说,道解真帝曾经是万统界最强大的真帝,那怕他在当年并没有成为始祖。

    “币兽城呀,运气好,比在迷仙殿撞大运可靠多了。”有人不由喃喃地说道。

    币兽城,一旦能进去,如果你运气好的话,有可能得到一些你所想不到的东西,兽泉之水、道骨,特别是兽蛋,这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因为一旦运气好,能抱到一颗逆天的兽蛋,那就不一样了,未来你有可能培养出一头神兽来,那就真正的逆天无比了。

    就像道解真帝一样,当年就是从币兽城抱出了一颗了不得的兽蛋,最后孵化出了一头狴犴,成了伏牛道统的守护神兽,那是十分恐怖的存在。

    也正是因为如此,不少道统的老祖、大教的长老,都想在币兽城抱一颗了不得的兽蛋,如果真的能孵化出一颗神兽来,那么就真的是逆天了。

    ps:推出一个仙帝排行榜,请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