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使用手册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梦中梦172
0     琳的梦境。

    狐仙,一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妖怪。

    虽然许多人信誓旦旦说,曾经见过狐仙,曾经在女儿国待过。但是,没人知道狐仙在哪里,也没人知道狐仙是否还活着。

    公子哥曾经描述,狐仙完全是另一种层次的存在。但具体究竟是怎样的层次,不知道。

    琳琳和刀仔出发离开城镇,就是为了寻找狐仙。

    甚至,两人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开什么玩笑,这么多人花费这么多年,连狐仙的影子都没摸着。自己两人只是新手,甚至根本就没有出过远门,怎么可能找的到呐。

    如果不是狼妖的威胁,如果不是雯姐要举行婚礼霸占琳琳的小庙,估计两人不会去寻找虚无缥缈的什么狐仙。

    当初还跟车夫聊天,说争取两三个月就回去。估计车夫本身也没有在意,毕竟跑了这么多糖女儿国,估计他心里也认为,这一次只是去逛一圈然后就回去。

    想起车夫,就想起车夫还没有出生的小孩。原本以为可以赶回去,让车夫不会错过自己小孩的出生,但现在……

    估计车夫连一个全尸都没有留下吧。

    不敢想象,车夫妻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是怎样的状态。

    刀仔收起散乱的思绪:“你说,是我们自己进来的?”

    狐仙:“是的,袁长文当初设定,狐狸精站在女儿国遗址的地盘上,踩着人类和妖怪的鲜血,大声喊出女儿国不存在。就可以,找到我。”

    这是什么见鬼的设定?

    刀仔:“袁长文设定?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

    狐仙点头:“我以为他这样设定,是为了让某位找到人和妖怪共处的方向,用一滴人类和妖怪的鲜血,涂抹在地面上,弄一个法阵什么的。没想到,却是一片厮杀。”

    为什么要这样设定呢?

    如果是为了方便人们找到狐仙,那么就不会弄成这么麻烦。

    但反过来,如果不让人找到狐仙,那么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设定。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好玩吗?

    这种看似困难,却留下某个玄机或者突破口的设定,跟游戏有什么区别。

    狐仙:“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设定,但这么多年,我仔细想了想,估计袁长文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什么叫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仙界?

    魔界?

    刀仔:“你如何判断的?”

    狐仙:“我在这里可以看见这个世界的任何角落,不管是皇宫还是雪山之巅,甚至,我可以通过某个人来显现场景。比如,袁长文。”

    远处那幕布画面再次变化,雪山下,小溪旁,袁长文正在那里弹奏古怪的乐器。

    刀仔:“这是在哪里?”

    幕布画面突然升高,就像视野腾空,从更高处看向地面。

    这种视野很少见,刀仔从来没有见过。

    从高空俯瞰,不是钟塔那种高度,而是老鹰飞翔的高度。

    景色完全变了,只看见雪山的白,还有些许云层,连小溪都看不见。

    根本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

    刀仔所熟知的辨识方式,全部没用。

    狐仙:“他在海的另一端。”

    视野继续升高,露出大海,露出大海两端的陆地。

    这……这是什么?

    高空看向地面的景色吗?

    刀仔:“我们在哪里?”

    狐仙:“如果你想说女儿国的遗址……我们在这里。”

    一块黄色的岩石出现在空中,在幕布画面上。在那大海的左端陆地腹部左右的位置。

    另一块,黑色的岩石紧跟着出现在空中,在那大海的右端陆地上。

    狐仙:“袁长文在这里。”

    刀仔沉默。

    虽然不知道大海那边的情况,但有人去过大海那边,关于另一片大陆的传闻,一直都有。

    并不是所有的修炼人士都会想要斩妖除魔,也有凭借修炼实力走南闯北,去看看那没见过的风景。

    大海那边有一片大陆,这已经不是传言,只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那片大陆究竟是什么模样而已。

    袁长文之前出现的时候,琳琳和刀仔还在牢房。

    现在才过了多久,他在大海的另一端?

    女儿国遗址的位置,距离大海,至少有三个月的马车行程。就算实力高强,也不至于一天就能到达海边吧。更何况,穿越大海,去往另一端的大陆。

    狐仙:“就像现在这样,我有时候能够看见袁长文,在这个世界不同的角落玩耍或者办事。有时候,却没法找到他的踪迹。所以,我猜测,那个没法找到他总计的时刻,他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

    这个推理有点牵强。

    完全有可能,是袁长文故意掩盖了自己的踪迹。反正这玩意就是袁长文弄的,想来故意让这玩意一段时间可以看见自己的身影,一段时间看不见,这应该是很容易的事情。

    故意营造一种,自己不在这个世界的误导。

    不过,

    仔细想想袁长文的实力,不仅仅是打斗的实力,还有弄出这里弄出这些幻境的实力,仿佛袁长文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反而成了最合理的解释。

    刀仔:“你刚才说,他办事?你没声音,你怎么知道他在跟别人聊天,还是办事呢?”

    狐仙:“因为对方会跪下,会磕头,会哭泣求饶等等。”

    刀仔想起很早之前,第一次遇见袁长文的时候,那个老阿婆的感激。似乎满脸眼泪,毫不犹豫答应袁长文的要求。

    好像是什么弄个雕像供奉三年……交易!

    刀仔:“你跟袁长文进行了怎样的交易?你在这里,就是因为跟袁长文进行了交易,对吧?”

    狐仙笑着点头:“是的,袁长文答应我,营造一个人类和妖怪不再互相残杀的世界。而条件就是,我必须待在这里。当然,袁长文很好心的,弄出这个幻境,让我不至于无聊。”

    刀仔:“这,应该算是囚禁吧?”

    狐仙笑了笑:“从某种情况来看,可以算是囚禁。”

    “你不是狐仙吗?不是另外一种层次的存在吗?怎么还会被囚禁?”

    琳琳突然插话。

    刀仔:“袁长文比你更厉害?”

    狐仙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是另外一种层次的存在,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层次。我虽然被称之为狐仙,但并不是真的来自仙界,也不是修炼成仙却没有飞升之类的。那个层次你们都知道,返先天。

    你说袁长文比我厉害,如果是战斗实力来讲,袁长文确实比我厉害,而且还厉害很多。甚至,这个世界估计能杀掉袁长文的,不超过一手之数。”

    琳琳想起,返先天,修行的目标。

    似乎,自己也在同样的修行之中。

    刀仔:“那么,关于你是狐仙的这种说法,只是人们的臆测?”

    狐仙的笑容有些害羞:“也谈不上臆测,是我让他们这样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