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95章 工作需要
0     魔钺笑道,“其实,现在仔细琢磨阿姨的推理,似乎也不无道理。??火然?文  w?w?w?.?ra?n?wena`com她说那女人不是大厦里的上班族,我觉得很有道理。如果她真是大厦里上班的职员,她死了这半天,尸体都已经冷硬了,她的同事居然不出来找她,也真是奇怪了。”

    路飞点头,“嗯哼,所以说呢,别说清洁工阿姨没有推理细胞,其实阿姨的分析也句句在理。好了,我现在接着往下说,阿姨笑道,小王,你现在终于上道了。你的思路得跟上我的思路才行。好了,我刚才已经给你说得明明白白的。这个女人很显然不是大厦里上班的职员。小个子惊道,哟,那就更奇怪了。假如她不是大厦里上班的职员,那她怎么会死在这里呢?阿姨,你可千万别说她是在死后被人挪到这栋大厦里来的。阿姨摇头,不不不,她当然不是死后被人挪到这里来的,据我的推测,她应该是用自己的双脚走到这栋大厦里来,上了电梯,来到咱们现在这个楼层,然后被人杀死在这里的。小个子皱眉,嗯?那就更奇葩了。她自己走到这栋大厦里来的?这我就更加的搞不懂了。她不是早就死了,又怎么能走到这栋大厦里来呢?难不成她的尸体自己会走路吗?那她岂不成了一具会挪动的尸体了?小个子说到这里,自己都感觉难以置信,不觉大笑起来,哦,我明白了。她的尸体之所以会挪动,是因为她的尸体被人用法术给操控了,我可是听说有一种法术,叫做驭尸术,听说用驭尸术操纵的尸体是可以自己挪动的。所以说,这女人的尸体能自己走到这栋大厦里来,一点也不奇怪。小个子自以为自己的分析很圆满,说完之后,居然举起双手,为自己鼓掌,阿姨,怎么样?我的分析精不精彩呀?阿姨笑道,小王,照你的分析,你意思是说这女人是在别处被人杀死之后,然后又被人用法术操控了尸体,才走到这里来的。小个子点头,对的。事实就是这么回事。阿姨,你看,她的尸体都已经凉了,而且变硬了。所以她一定是被人在别处杀死,挪到这里来的。阿姨使劲摇头,不!你说得根本不对。我跟你说吧,她绝对是活着走到这栋大厦里来的,而且她的被害地点就是这层楼洗手间的某一个厕格。小个子不置可否地笑笑,好吧,看来,你并不同意我的看法。那么现在,就请你按照自己的思路,推理一下整个案发过程吧。阿姨咳咳两声,好的,我现在就推理一下整个案发经过。我刚才也说过,这个女人是用自己的双脚走到这里来的。她是活着走进来的,并非像你所说的那样,是死后被人给挪到这里来的。小个子冷笑,阿姨,好吧,我现在就先按照你的假设,她是活着走到这里来的。可是现在问题来了,这个女人看她的年纪,很年轻,她指定是个上班族。而且现在又是上班时间,那她在上班时间,为啥不去自己公司所在的大厦,反而跑到这栋大厦里来了呢?对了,我记得你刚才说这个女人显然不是这栋大厦里的上班族。由此看来,你的分析是自相矛盾啊。阿姨笑道,小王啊,我的分析完全正确,一点都不矛盾。我跟你说。你现在之所以认为我的分析自相矛盾,是因为你的思维具有极限性。小个子冷笑,哦,好好好,我思维局限性,那么现在,我问你,这个女人为啥在上班时间不去自己的单位,反而跑到咱们这栋大厦里来呢?阿姨笑道,原因很简单,我刚才说了,她不是这栋大厦里的上班族,她之所以跑到这栋大厦里来,那是因为工需要。小个子大吃一惊,哟,阿姨,你的这种说法,我可就听不懂了。这个女人上班时间不去自己的单位,反而跑到咱们这栋大厦里来,还美其名曰工需要?这让我怎么理解?阿姨笑道,小王啊,你的脑子咋转不过来呢?小个子苦笑,阿姨,是你自己说得太奇怪了,不是我脑子转不过来,这个女人上班时间跑到不是自己单位所在的大厦里来,你以为她是那种做特殊职业的应召女郎吗?咳咳,那个,说到应召女郎,应该是满身脂粉香的,几乎每一个应召女郎身上都有着浓重的香水味。然而这个女人身上根本没有香气,甚至连一丁点香气都没有。其实,小个子还想说,这个女人身上不但没有香气,还有一股子霉气味和樟脑球的味道。不知怎的,这话居然卡在喉咙里,没有说出来,此刻,小个子心里也有鬼,因为他之前在尸体身上乱摸一气,占够了便宜。能够把女尸身上的气味描述得如此清晰,那指定是得跟女尸近距离接触所致。小个子此刻不说得那么细致,也是担心阿姨会就着他的描述往下琢磨。毕竟,玩弄尸体不是啥光彩的事,这种事,如果被阿姨给看破,也是很丢脸的。而且阿姨跟他也算是半个熟人了。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随便待在楼道里抽烟或者趴在窗台上看街景的时候,都会跟阿姨偶遇。如果被阿姨知道,这人就丢大了。此时,小个子肚里的小九九,阿姨上哪里知道去,阿姨正沉浸在自己的推理当中,得意地笑道,小王啊,这就是你的个人理解问题了。你要知道,那些从事正当职业的女性跟应召女郎是没法比的。职场女性是凭借自己所学的知识和出色的工能力来取得上司和同事们的认可,从而稳固自己在公司中的地位。因为职场女性凭的是自己的工能力立足,她们并不需要用自己的外表去诱惑男人,所以职场女人身上通常没有任何香气,因为她们不需要用化妆品和香水来为自己增添魅力。像那种搞得浓妆艳抹,香气扑鼻的应召女郎是跟职场中的女性无法相比的。小个子冷笑,阿姨,看来你对职场女性相当的不了解啊。不过呢,也难怪了。你之前是在纺织厂里上班,现在是在物业公司做清洁工。”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