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常霸道 正文 第两千三十三章
0     小二见欧阳和月他们不搭话,他说道,“我们今天的份儿实际上已经卖完了,看起来老板娘心情不错特意为你们加的,不要可是亏了。别处真的吃不到。”

    “那就来上两份儿呗!”

    欧阳何月看着老板娘说道,“老板娘的手艺可不是谁都能吃的到啊,我们可是幸运。”

    “这位姑娘可是识货的人。”

    那小二拍着马屁说道。

    欧阳何月一笑,冲着小二说道,“再来两壶烧酒,要好的。”

    说完他们就上楼了。

    他们上楼之后,几个穿着不一般的男子,也都入住了这家客栈,就在他们的客房不远的房间里。

    热水什么的欧阳何月一点儿都不关心,一路上因为有叶子在,她伤心难过的情绪都压抑在心底,此时,好不容易有了独处的时间,她将自己泡在浴缸里,就好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

    眼泪突然就滑落,滚入这水中。

    她的离开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他甚至连来告别都没有。

    她苦笑了一下,泪水又滚落几滴。

    好久了,她都不知道哭是什么感觉,此时泪水滑落,就好像是击落了她所有的坚强的防线,她的盔甲被击破,她痛彻心扉。

    水汽蒸腾,房间里氤氲地气氛,却没有丝毫的浪漫。

    窗子外面雨声嘈杂,滴落在外面的杂物上,滴答,滴答,滴答……

    她难过的将头埋进臂弯,身体开始止不住的抽搐起来,她想他,想他,不想离开他。

    她翻山越岭,不畏艰险的来见他,难道就是为了离开他吗?当然不是,她想要和他厮守一生一世,可是他却对她的付出毫不在乎。

    他竟然毫不在乎她的感觉。

    她的离开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吗?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很多东西都是一时起兴。

    漆黑的夜里,大雨如注,黑色的影子仿佛幽灵一般,瞟向了这个客栈。

    只是在无声无息间,从客栈里同样飘出了几个影子,黑色的影子交织在一起,唯一能够在大雨中分辨的,也只能够使兵器交接的时候,电石火花。

    外面已经是厮杀成一片,可是室内,却是一片温暖。

    雷声雨声遮掩了外面的一切声音,室内,听到的也只是外面狂风大,电闪雷鸣,至于交战,那是不存在的。

    最后一具尸体从客栈的二楼窗台坠落,而那边正是欧阳何月的房间,她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抱着肩膀哭泣。

    泪水滑落,滚入水中,她愤怒的拍打着水花,“你这个骗子,负心汉。”

    终于她骂出了口,心底仿佛被抽走了什么,空落落的,是的负心汉。

    她深爱的男人是个负心汉。

    “你个混蛋!”

    她大骂着,拍打着木桶里的水。

    “咔嚓”

    一道十分明亮的闪电划过,一道巨响也划破天空。

    窗外黑色的影子随着这电闪雷鸣,重重的摔倒地上,鲜血直流,可是却也被这激流的水冲刷的看不见。

    两股势力交织在一起,最后一方团灭,尸体也被很快的处理干净,地上的血渍被这雷雨冲刷。

    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欧阳红月从木桶里出来,擦干了身体,她换好衣服,躺进了被窝。

    “苏南歌,我们到底要不要回去了,回去之后,还要不要在一起.”

    她喃喃地自言自语的说着。

    “男人啊,都是大猪蹄子,不是要女人漂亮,就是要女人有钱。”

    “你他妈是多没用啊,什么都要靠女人来撑场面吗?你他妈是多么的自卑啊,就不能够做一次男人,让女人因为你而改变吗?”

    看似平静的她,走过桌子的时候,却顺手捞起一个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

    “女人啊,宁可你在宝马车里苦,可千万别在自行车上笑。”

    她喃喃自语道,“你想的美,你以为你在自行车上就可以笑啦,说不定你哭的更厉害,那又何苦呢,都是哭,不如哭的有面子一些。”

    “小月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她话语刚落,就听到外面叶子的声音,这女人竟然没睡。

    “进来吧。”

    欧阳何月自认为自己虽然刚哭过,可是应该是看不出来的,她的眼睛应该不红了

    她裹着被子,背朝外,“你这么晚了不睡干什么。”

    开了门之后,她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跳上床了。

    “小月姐姐我睡不着。”叶子抱着枕头进了欧阳何月的房间,“我想跟你睡。”

    她说着已经坐在欧阳何月的床尾了,欧阳何月没应声。

    “小月姐姐,你说什么是喜欢啊。是不是就是对一个人舍不得啊。”

    叶子的眼神充满了失落,仿佛是一个被表白拒绝的少女。

    “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是见不到他就想他,还是见到他却又非要和他斗嘴呢。”|

    听到这里,欧阳何月不用猜也知道,这丫头八成是喜欢上宫里头什么人了,也难怪在宫中那么久,是人都有自己的感情需求,怎么可能不会喜欢人呢,不会喜欢人才是不正常的,喜欢人是正常的啊。

    “说吧,你喜欢上谁了?”

    欧阳何月一下子来了兴致,她索性一骨碌爬了起来。

    自己的爱情就这么好回事儿了,但是别人的,她一定要尽他的能力,让它们圆满啊。

    “主子!”

    叶子抱着枕头有些不好意思,她将下巴搭在枕头上,“主子,喜欢一个人什么感觉啊,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

    “我就是现在见不到他吧,就觉得有点儿想他,可是仔细想想吧,和他见面肯定又会和他吵架,因为他实在是太烦人了。”

    叶子自在言自语道,

    看着她那个天真的模样,欧阳何月忍不住笑了,这丫头这个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用猜都知道啊,肯定是恋爱了。听她这么说连猜都不用猜了,恋爱了。

    “你说那个人是谁,我帮你参谋一下啊。”

    欧阳何月坏笑着,伸手戳了叶子一把,“说,这点儿忙你姐姐我还是能够帮得上的,别的可不敢说。”

    “我不要”

    叶子不好意思的说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