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67章 好处大大的
    砰!

    第二次的攻击也是命中到了洲堂本的身上!

    硬着头皮也得上,也得上啊,一点办法都没有的样子啊。

    就这样,第三次也来了!

    你说气人不气人!

    明明是看着对方到来就想躲避来着。

    真的是当对方的攻击到来了以后,哪里是你想要是躲避就是可以躲避的?

    想太多可是非常非常的不合适呀!

    砰,砰!

    这一次一次不留余地的这么一种感觉,让人简直就是十足的那是没有自信心了都!

    这么的没有自信心下去,这怎么办是好?

    得是要想办法解决了问题啊。

    “我看出来了,你这是故意的让着他啊,不跟你玩耍了!”

    说完,这州本道就跑了!

    情况不对那就赶忙是逃离,此刻此时还是有机会逃离,一会会要是整到了没有机会逃离那就更为的是抓狂了好么。

    所以,此刻这州本道一丝丝的含糊都没有的就从现场逃之夭夭了。

    时间流逝!

    这洲堂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走的话那是怕对方偷袭,不走的话这么的一直的杠上开花下去对方也是会偷袭也是会杀了你的。这简直就是人生之中最为是艰难的一刻啊,就算是接下来的人生之中都不会是出现如此一般是艰难的一刻来,妈蛋,这简直就是刺激着人真的是好抓狂的这么一种样子啊

    。

    怎么办是好呢!

    不能是好好地谈一谈了么?

    “走吧!”

    “啊?”洲堂本看着对方,这,这就让自己走了?这是个什么情况?一定是有阴谋对不对?当自己这么的无条件的相信了对方以后,这后背一对着对方对方就会是朝着自己的后背

    展开偷袭,是不是这么的一种设定?

    嗯嗯,很有可能啊!

    所以一定是不能上当,对方让你走你就走么?就不走!

    坚定不移的不走!

    就是这么的一直的不走下去看对方是可以玩耍出来什么花花肠子来,哼!

    然后呢,这叶落走了!

    管你走不走呢!只是告诉你你可以滚蛋了,然后他就离开了这里。

    孙梅梅联系上了叶落。

    在这么的一个烧烤摊位之上。

    孙梅梅跟叶落会面到了一起。

    孙梅梅的双眸盯着叶落看着。

    “干啥呀!”

    “我是给你争取到了一个名额!”

    “什么名额?”

    “升级的名额!”

    “升级还有名额?”

    “是的,是有的!”

    这大家族之中都是有着这么的一套让人强制性升级的方式的。

    孙梅梅这个家族也是有的,古法升级。

    然后呢,这名额都是有限的。

    孙梅梅也是力排众议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下给对方争取到了这么的一个名额。

    随后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起来,价格叶落给带了回来,随后给送了进来。

    这是认为开采出来的秘境,看似那是不小,其实也不会是太大就是了。

    这里所凝聚的可都是真气,最为纯粹的真气。

    &n...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

    nbsp;   这真气一旦是爆发了起来就会是朝着人的身上冲刷而来,这么的强制性的升级就有可能是出现意外。

    那种忍不住疼的人,那是百分之百就是要完犊子要完蛋。

    而,叶落混到了今时今日,那可是靠着一颗决心走天下的。所以在这一点之上孙梅梅还是非常非常相信他的。

    此刻,这位处在了叶落旁边的男子就这么的盯着叶落看着,嗤之以鼻,十分之嫌弃!

    “几个意思呢?”

    叶落看着对方问道。

    “你叫什么?”

    对方看着叶落问道。

    “叶落!”

    “所以你也不是孙家的人,对吧?”

    “女婿算么?”

    “不算!”

    “不是说一个女婿半个儿子么?”

    “你的意思你可以变成我的一半是么?”

    “那你首先是要切开,让我看看是不是能变成你的一半!”

    叶落耸耸肩。

    谈到嘴遁!

    叶落从来是不怕任何人!

    对方嘚瑟是对方的事情,但是,嘚瑟到了他的头上来了,那就是找死的事情。

    既然对方这么的不含糊的要将找死给进行到底,那么,就算是这么的送对方一程又有什么关系呢?是不是这么一种情况?正经的就没想过是要让对方好过,怎么地吧!

    对方的双眸,虎视眈眈的盯着这该死的叶落看着!

    脑瓜子那是绝非一般般的疼!

    因为叶落的关系这心情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不好!

    啊,这是一种很焦躁随时都是恨不得就是要炸毛的感觉啊。

    对方百分之百的确定就是因为叶落啊。

    要开始了!

    “大家都准备好,接受洗礼吧!”

    声音就像是从大家的耳孔之中钻了进来一样,瞬间的功夫就是让大家的处境简直就是非常非常的是糟糕的这么一种感觉。

    这样子强大的压迫力一席卷而来,大家这是被压迫在了其中,大家顿时就是有着这么的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后,在这样子的压迫之中,大家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办是好了都!

    时间流逝!

    这叶落就这么的被压迫者到了十品。

    升级了!

    这是升级的第一个人。

    大家因为这叶落的生机,顿时就是觉得这压力真的是好大啊。

    这么的一个外人那都可以进来升级,而他们呢?那可是孙家的精锐,是精锐啊!

    作为精锐没升级外人倒是升级了,这是个什么样子的一种情况啊。

    麻辣隔壁了,这个人是进来打脸的吧?

    早要是知道对方可以升级就应该是想办法的扰乱对方的精神搅和搅和对方的这么一种节奏啊,不是对方不能升级,而是对方不能当第一个升级的人啊。

    就这样,叶落巩固着自己的十品等级。

    就这样,叶落感觉自己跟大多数的十品一战都是有着战胜的可能,并且机率那是巨大的。

    也就是遇到了那种十品巅峰的会是吃力这么的一点点就是了。

    从此刻的这么一种情况之上来看,这感觉真的是不会是太好的这么一种样子。

    停止了吸收。所有的真气已经是无法而顺利的进入到了这叶落的身体之中,他还准备是一鼓作气的升级到巅峰无敌,结果,这是想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