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9章 追妻
    第1399章  追妻

    “不准给!”电话里,唐安年强烈反对:“小歌儿,听二哥的话,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R国你没有看上的,二哥可以给你介绍国外的。”

    连城烨那个男人太狗了,一声不吭就把他家小歌儿给拐了!

    “唐安年,你再敢吱一声,就给我睡客厅去!”时千诺躺在床上,抬起脚抵在他的胸膛,阻止他压下来。

    唐安年:“……”

    “别听你哥瞎说。”时千诺说道。

    思索片刻。

    时千诺说:“遵循你自己的内心。在你们的协议婚姻到期之前,你跟连城先生相处,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就当是给彼此一个机会,连城先生是很优秀的一个男人,平时并无不良嗜好,你可以试试。”

    她很了解唐安歌。

    唐安歌性格独立有主见,打电话来问她,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只是想有个人支持,让她坚定内心的迟疑。

    “他骗我……”唐安歌轻声道。

    “连城先生骗了你,舅舅便让他的谎言成真,这算是对他的惩罚了。你要是还气不过,回头就撩他,使劲儿地撩,让他隔靴挠痒。”时千诺调皮地建议道。

    “谢谢你,千诺!”

    唐安歌心情开朗了不少。

    看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唐安年夺过时千诺的手机。

    “晚安,小歌儿。”

    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给我。”时千诺把手伸到他面前。

    “不要玩手机了,熬夜不好,媳妇儿。”唐安年把手机放到旁边的柜子上。

    时千诺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熬夜不好?

    随便欺负她就是半宿,求饶的时候,怎么不说熬夜不好了?

    “我打个电话。”时千诺解释。

    “哦。”

    唐安年把手机还给她。

    时千诺翻找通讯录,拨号。

    那边很快就接了。

    “时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连城烨语气平淡地问。

    “想告诉连城先生一个好消息。”

    “嗯?”

    “刚才安歌问我意见,要不要给你一个机会,我努力替你争取到了这个追妻的机会。”

    连城烨一愣,紧接着语气有些激动:“改天请你吃饭答谢!”

    “连城先生,你跟安歌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领证结婚了。大多数女孩子都期待从浪漫美好的谈恋爱到结婚,我想安歌也不例外,你如果真想跟安歌在一起,最好在协议婚姻合约到期之前,用行动打动她,让她心甘情愿,且满怀期待憧憬跟你走下去。”时千诺故作严肃地忠告。

    “我知道了,谢谢你时小姐。”连城烨再度感激她。

    “我只是希望我的好朋友开心幸福。”

    “……”

    时千诺才将手机放好,就被某个男人紧紧抱住。

    “你为什么要指点连城烨追小歌儿?”唐安年轻咬一口她白嫩的脖子泄愤。

    “我刚才说了,我只是希望安歌开心幸福。”时千诺呼吸有些紊乱,心跳加速:“难道你不希望?”

    “小歌儿现在就很幸福。”

    唐安年想到那个男人腹黑地拐骗他家单纯的小歌儿,就气得想打人!

    时千诺轻笑问:“我们在一起之前,你也生活得很幸福,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时千诺,你敢帮外人说话,欠收拾了。”唐安年的薄唇强势地封住她的嘴巴,大掌扯开她的睡衣……

    第1399章  追妻

    “不准给!”电话里,唐安年强烈反对:“小歌儿,听二哥的话,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的是!R国你没有看上的,二哥可以给你介绍国外的。”

    连城烨那个男人太狗了,一声不吭就把他家小歌儿给拐了!

    “唐安年,你再敢吱一声,就给我睡客厅去!”时千诺躺在床上,抬起脚抵在他的胸膛,阻止他压下来。

    唐安年:“……”

    “别听你哥瞎说。”时千诺说道。

    思索片刻。

    时千诺说:“遵循你自己的内心。在你们的协议婚姻到期之前,你跟连城先生相处,怎么舒服就怎么来,就当是给彼此一个机会,连城先生是很优秀的一个男人,平时并无不良嗜好,你可以试试。”

    她很了解唐安歌。

    唐安歌性格独立有主见,打电话来问她,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只是想有个人支持,让她坚定内心的迟疑。

    “他骗我……”唐安歌轻声道。

    “连城先生骗了你,舅舅便让他的谎言成真,这算是对他的惩罚了。你要是还气不过,回头就撩他,使劲儿地撩,让他隔靴挠痒。”时千诺调皮地建议道。

    “谢谢你,千诺!”

    唐安歌心情开朗了不少。

    看两人说得差不多了,唐安年夺过时千诺的手机。

    “晚安,小歌儿。”

    说罢,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给我。”时千诺把手伸到他面前。

    “不要玩手机了,熬夜不好,媳妇儿。”唐安年把手机放到旁边的柜子上。

    时千诺忍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

    熬夜不好?

    随便欺负她就是半宿,求饶的时候,怎么不说熬夜不好了?

    “我打个电话。”时千诺解释。

    “哦。”

    唐安年把手机还给她。

    时千诺翻找通讯录,拨号。

    那边很快就接了。

    “时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事?”连城烨语气平淡地问。

    “想告诉连城先生一个好消息。”

    “嗯?”

    “刚才安歌问我意见,要不要给你一个机会,我努力替你争取到了这个追妻的机会。”

    连城烨一愣,紧接着语气有些激动:“改天请你吃饭答谢!”

    “连城先生,你跟安歌没有任何感情基础就领证结婚了。大多数女孩子都期待从浪漫美好的谈恋爱到结婚,我想安歌也不例外,你如果真想跟安歌在一起,最好在协议婚姻合约到期之前,用行动打动她,让她心甘情愿,且满怀期待憧憬跟你走下去。”时千诺故作严肃地忠告。

    “我知道了,谢谢你时小姐。”连城烨再度感激她。

    “我只是希望我的好朋友开心幸福。”

    “……”

    时千诺才将手机放好,就被某个男人紧紧抱住。

    “你为什么要指点连城烨追小歌儿?”唐安年轻咬一口她白嫩的脖子泄愤。

    “我刚才说了,我只是希望安歌开心幸福。”时千诺呼吸有些紊乱,心跳加速:“难道你不希望?”

    “小歌儿现在就很幸福。”

    唐安年想到那个男人腹黑地拐骗他家单纯的小歌儿,就气得想打人!

    时千诺轻笑问:“我们在一起之前,你也生活得很幸福,那你为什么还要跟我在一起?”

    “时千诺,你敢帮外人说话,欠收拾了。”唐安年的薄唇强势地封住她的嘴巴,大掌扯开她的睡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