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狱江湖 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静魔出(5)
0     但是让血魔、铁魔和余北血都未想到,林屹是故意受了铁面神君一脚。铁面神君一脚踢在林屹腹部时候,林屹已将体内近一半内力移至腹腔护体。

    林屹的一半内力护腹,可非同一般。

    尽管受了铁面神君一脚气血翻滚,但是伤的并不重。

    林屹连吐几口血,也是自己用内力逼出的。

    林屹自然有他的用意。

    铁面神君一招得手,兴奋的发出一声咆哮,趁机急攻林屹。

    林屹应付着铁面神君急攻,突然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瞬间,林屹脑海顿时变得澄净。

    他的手脚虽然还在飞快出招应付着铁面神君的猛攻,却似不是由他意识支配出招,而是一种本能反应。

    他双耳轻轻颤动着,排除过滤着一切杂声。

    包括铁面神君的咆哮之声,还有双方对招之声,都过滤掉。

    林屹在聆听捕捉一种近乎无声的声音。

    于是林屹听到了细微特别的声音。

    这声音如隐藏在黑暗夜风中的一片叶,飞快从他身后飘来。

    诡异!

    奇快!

    林屹脸上掠过一丝笑。

    他的眼睛蓦地睁开。

    目光精光四射。

    也在就这刹那间,林屹双掌连续对在铁面神君猛攻的双掌上,他身体朝前一倾,右腿朝后飞出一脚。

    “嘭”地一声。

    林屹那一脚对在身后击来的一掌上。

    对方身形被林屹脚力震的颤抖,林屹的脚也被对方掌力震的发麻。

    如鬼魅般悄无声息的身形,又如此强的掌力,林屹立刻明白,背后的人武功,不亚于铁面神君!

    当然是不血魔,血魔现在立在峰顶。

    自然也不是北魔,北魔现在在晋州和妙雪周旋。

    果然,还有最神秘的血魔奴!

    现在,现身了!

    身后的人也发出一声难听的魔叫声。

    此刻林屹双掌应付着铁面神君双掌,右脚踢在身上后那人掌上。林屹左腿立地,如金鸡独立。

    应对之招,林屹早就想好。

    在这电石火花间,林屹左脚而起,用力在地上一跺。

    顷刻,石地发出爆响声,脚下石地也断裂开。无数石块从地上升腾而起。石块击向铁面神君,也击向身后的人,也击打着林屹。

    三人顷刻间被无数碎石块吞没了。

    林屹身形也在刹那间飞速旋转,人也朝空中窜起。

    林屹最先从那些碎石中飞出。

    林屹刚飞出,两条身形,陆续从飞舞的碎石中飞出。

    林屹也终于看清了偷袭他的神秘人。

    这人戴着一副红色铁面。他身形瘦小,却穿着一件宽大袍子。一只衣袍袖子和袍子下摆没了,那是因为被这人撕下吃掉了。

    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惨白发亮。

    这人正是神秘的静魔。

    当初望归来暗中给林屹传递消息,说血魔身边可能还有一个极其神秘的人物。就连望归来都未见过。也是余大仙有一次说漏嘴被望归来听了。

    陆相第一次被刺杀,事后告诉林屹,铁面神君和一个极其厉害的血魔奴行刺他。

    由于血魔奴有几个,或许是李十五,或许是蛇剑。

    林屹开始也未多想。

    这次陆相被投入囚魔狱,林屹又详细问起那晚情形。

    根据陆相的描绘,不是蛇剑。身形瘦小,倒有些像李十五。林屹说李十五身上有一股难臭味。陆相说那人入室,他并未闻到任何一点异味。

    这让林屹疑窦丛生了。

    难道,真还有一个从未露面的可怕血魔奴吗?

    如果真有,为何血魔一直不让这个血魔奴出来。

    越是神秘,才越让人防不胜防,才越让人感到可怕。

    也越让人寝食难安。

    这就如一颗不知隐藏在哪里,何时会爆炸的炸弹一样。

    所以林屹必须得弄清楚。

    但是林屹一时又无好的法子。

    先前铁面神君用激将法激林屹一战,血魔又发誓绝不掺和,并跑到峰顶让林屹安心打。林屹就意识到这是陷阱。

    林屹也真是艺高人胆大。

    他干脆将计就计,准备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所以林屹开始打的极小心,他避免自己受伤。他只是为引神秘敌人现身。但是他打了一百来招,仍未有异常。

    林屹也耗不起了。

    干脆林屹铤而走险,受了铁面神君一脚,假装伤重。

    果然,最为神秘的血魔奴现身了。

    林屹从乱石中飞出,铁面神君和静魔再想拦截已难了。

    铁面神君诧异不已,林屹好像事先就知静魔要出,所以应对一气呵成而且巧妙之极分毫不差。如经过深思熟虑一般。

    现在,林屹从乱石中飞出,再想纠缠他就难了。

    而且林屹哪像受重伤的样子。

    人更精神抖擞了。

    速度反而更快了。

    铁面神君突然恍悟,林屹是故意装作力衰,也是故意受他一脚步。他们反着了林屹的道了。

    林屹飞出,立刻和二人拉开距离。

    他在那些耸立的怪石上不断飞掠变化位置,铁面神君和静魔尽管身形都极快不停追逐着林屹,但是却难截住林屹。

    最后林屹立在一块数丈高的大石上。静魔捕捉不到林屹,发出气怒魔叫,正想飞过去,被铁面神君阻止。

    铁面神君知道,未待静魔过去,林屹便又换位置了。

    于是静魔落在对面大石上。

    铁面神君也落在一块石上。

    三人呈三角而立。

    铁面神君道:“林屹,说好打为何跑!”

    林屹淡声道:“还有脸说。你不是说单打独斗吗?怎么突然蹦出个如此可怕的人来?”

    铁面神君道:“他不知情擅自而出,现在我让他退下,我们继续打。”

    林屹道:“铁面神君,果然你头脑真是和当年相差太远了。这种鬼话,你说我会信吗?一开始,你就未真想和我单打独斗,你们用心险恶,就是让我再毫无防备之下被这怪物偷袭。幸好,我从未相信过你们。所以多了个心眼。”

    铁面神君顿时无言以对。

    林屹又朝山峰上立的血魔道:“血祖,原来天下最不要脸的就是你!也不要装模作样了,下来吧!”

    林屹声音字字清晰回响在血魔耳畔。

    血魔气得魔面抽搐狰狞,但是他一时又不知如何反驳林屹。

    本想让静魔出奇制胜重创林屹,没想到林屹一直小心提防着。

    原来林屹就是为引这个最神秘的血魔奴现身。

    现了身,所以人就知道静魔存在了。

    也就不那么可怕了。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