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异形主宰 正文 第2707章 大佬全来了
0     <>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

    这个道理,云海以前在“地球”上时就已经明白了。

    在他开始进入宇宙星河,接触到了更多生物、更多文明以后,却是更加清楚地认知了这个道理。

    就像今天的战争,“血蜂一族”死死地克制了“黑曜族”,而“异形文明”又反过来克制了“血蜂一族”。

    还有云海面前此时正在上演的激烈的大战,“毒蛟”可能会克制更多的存在,但是做为“异植”的“青泽”却不在这个行列,又或者受到的影响很小。

    如果“毒蛟”的对手换成“鳄猊”,看它不敢接近“毒蛟”喷吐出的结界似的黑雾范围,云海估计它肯定会被“鳄猊”吃的死死的。

    不过如果换成自己,云海相信“毒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并不是说“毒蛟”不够强大,事实上它强壮的身躯和同样强悍的防御,肉搏起来也是很猛的。

    只是“毒蛟”太过倚重自己特殊的能力了,它的毒雾攻击明显不只是会侵蚀对手的身躯,同样也会影响它们的灵魂意识。

    要是对手可以赦免它这种毒雾攻击,那么“毒蛟”的攻击力就有些牵强了。

    就像现在,“毒蛟”几乎就是被“青泽”一面倒地暴捶。

    如果不是它的鳞甲防御力足够强悍,可能早就被“青泽”不停挥动的藤蔓抽爆了。

    即便是这样,此时的“毒蛟”却已经是伤痕累累。

    “青泽”的藤蔓抽击,每一次挥动都发出慑人心魄的“呜呜”声,甚至带动着虚空都在震颤。

    每一次藤蔓抽击,都能在“毒蛟”身上带起一片血花,甚至抽飞数块闪烁着幽光的鳞片。

    虽然“毒蛟”不停地喷吐着毒雾,甚至血盆大口不停地从“青泽”身上咬下一根又一根藤蔓,但相比“青泽”身上不停长出的藤蔓,“毒蛟”的伤势恢复速度就差的太远了。

    估计再持续下去,“毒蛟”不跑的话肯定会被“青泽”打残打死,云海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另外两只异兽更显惨烈的战斗当中。

    通过先前它们的交流,云海就知道了和“毒蛟”有些相似的“玄阴”与“鳄猊”就是一对老冤家。

    “毒蛟”和“青泽”看上去只是在激烈地交手,而“玄阴”和“鳄猊”几乎就是在拼命。

    它们的战斗,极端的血腥且原始。

    它们有没有特殊的攻击手段,云海不知道。

    或许有,或许没有。

    又或者说已经打过了无数次,它们都已经清楚了对方所有的手段,确定了只有这样的方式才有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击杀对方。

    就如同两只原始的凶兽,两只强大的异兽将自己身躯的每一个部位利用到了极限。

    激烈的碰撞,飞溅的血肉碎片,两只异兽的战斗极其的野蛮、惨烈。

    就在云海看的正痛快的时候,他突然捕捉到了,“毒蛟”身上出现了一丝精神力波动。

    显然,它刚刚向某个存在发出了精神信息。

    只是瞬间,云海就马上知道了答案。

    天边,又出现了一个身躯,几乎就是瞬间到达了战场。

    伴随着这个身躯的出现,更多的身影从不同的方向出现,迅速地汇聚过来。

    仅仅只是瞬间,原本只有三只“异兽”外加一个“异植”所在的战场,足足多了数百个身影。

    数百个身影,并不是代表着数百个文明或者势力。

    因为在这些刚刚到达的异兽当中,更多的都是群体性的异兽文明。

    像“毒蛟”、“玄阴”这些单体类的异兽文明,数量却很少。

    “狡狻,你什么时候跟玄阴成一伙的了?”

    就在云海观察那些单体类的异兽时,一个精神信息在场中扩散开来。

    说话的,是一只庞大的单体类的异兽。

    它的身躯是场中所有异兽当中最庞大的,几乎就像是一座山一样。

    庞大的黑色角质化身躯上,布满了微微蠕动的鼓包,隐约可见鼓包蠕动中露出的金属一样的尖刺。

    它的头颅就像是鲨鱼一样,巨吻当中布满了交错的锐齿。

    前肢很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它的后肢却很粗壮,拖在腹下就跟天柱一样。

    在它的身后,鱼尾一样的尾鳍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着七彩流光。

    很难想象这样庞大且体型怪异的异兽,它是怎么攻击的,但云海绝对相信它的实力。

    “刺棘,你又跟青泽成一伙的了?”

    回应巨兽的是一个体型相比很小的异兽,而云海也知道它就是“狡狻”,而这只异兽也是他需要重点关注的存在。

    “炎蝠”是谁,它又有多厉害,云海不知道。

    既然连“独角兽墨骥”都不敢过多地表述或者议论,云海可以想象它的实力。

    他只是知道,“裂吻”和“炎蝠”很不对付,甚至可能还有仇恨。

    不过都是“弗瑞格联盟”的成员,而且还是联盟高层,它们哪怕再有深仇大恨,也要考虑大局不可能翻脸。

    于是,被“炎蝠”送来“奥格星”的“狡狻”,以及被“裂吻”送来的自己,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两个“大能”交锋的棋子,这一点也无可厚非。

    至少云海看来这是正常的,在扯起“裂吻”的皮做大衣“狐假虎威”的同时,承担这件大衣带来的恶果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呵呵,你也知道,我向来习惯了孤独,又能跟谁是一伙的。”

    “不过突熊跟我谈得来,它很少向我提出什么要求,所以它一旦开口,我就很难拒绝了。”

    庞然大物也就是“刺棘”看上去很好说话,却是呵呵笑着回应了“狡狻”。

    同时,飘在它身边的一只异兽也笑了。

    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突熊”就是一只熊。

    云海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这只跟地球上的“黑熊”很相似的异兽,名字中确实有一个“熊”字。

    “冰螭,你来又是为了什么?”

    “狡狻”冷笑一声,目光又看向了另外一只异兽。

    那不是一个单体性的异兽,“雪豹”似的异兽身后,还有很多跟它体型相似却又小很多的异兽存在着。

    “你狡狻都来了,我怎么可能不来!”

    跟“墨骥”给的情报一样,这只明显就是“雪山冰螭”的异兽看着“狡狻”冷笑回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