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逍遥邪医 正文 第四千九百二十四章 蛮荒丛林
    就在人们不断张望,寻找林辰和腾渊的身影时,斗神台上的空间扭曲,林辰和腾渊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

    两人看起来都颇有几分狼狈。

    “你很强,要远比之前的朱震更加强大。”

    林辰眼中,带着忌惮,同时也带着兴奋。

    他的身体化作漆黑的火焰,身上气息节节攀升。

    星焱魔体!

    若不动用秘法的话,根本没有丝毫取胜的可能。

    “你同样要比我预料的更强,不是朱震能够相比。不过,这一战最终的结局依旧不会有所改变,你不会是我的对手!”

    腾渊笑着开口,仍旧无比自信。

    斗神台四周围观的人们,都很兴奋,唯独朱震,一张脸发黑,心道你们两个比试,老是把老子扯进来干嘛,听起来,好像谁都能踩我一脚似的!

    “九极重燃,第一击!”

    林辰心中低语,再次冲向对方,爆发出让人瞠目的速度,刹那间到腾渊前方,轩辕枪朝他的胸膛刺去,枪还未到,便有一股迫人的威势,将腾渊笼罩!

    腾渊心中一凛,身后空间崩塌,一道道深蓝水流掠出,到了他身前,缠绕在一起,化作一面深蓝的水流墙壁。

    “流水神川!”

    林辰的一枪,砸在深蓝的水流墙壁之上。

    轰——!

    轩辕枪落在那墙壁上时,水流涌动的速度变得更加惊人,疯狂卸去林辰这一枪的力道,墙壁犹如橡皮,被轩辕枪砸得凹陷进去,却是并没有被撕碎。

    僵持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林辰被反震的力量,打飞出去。

    倒飞出去的林辰,就像是撞在另一面橡皮墙壁上,在停下来的瞬间,就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再次朝腾渊冲去。

    “九极重燃,第二击!”

    轰——!

    轩辕枪再次撞在水流墙壁之上,这一回,水流墙壁被这轩辕枪打得炸开。

    墙壁后方的腾渊,面上露出一丝惊愕。

    他显然很惊讶林辰这第二击的力量,不过反应也是无比迅速,在轩辕枪到他面前的瞬间,他手中长枪刺出,伴随空间炸裂声,枪尖碰撞,两人同时朝后方飞去。

    林辰在朝后方倒飞出去的瞬间,身体化作雷电消散。

    “怎么回事?分明是同样的手段,为什么他第二次出手的威能,却差不多是第一次的两倍?其中有什么不同之处?”

    腾渊心中惊疑不定,有些不理解,先前的一幕是什么情况。

    还不等他想出个缘由,身后就再次响起空间炸裂的声响。

    轰隆隆——!

    腾渊四周的空间崩塌,出现一道道深蓝的水流,汇聚在一起,化作一个急速转动的圆柱体,将腾渊护在中间位置。

    第一时间施展防御手段之后,腾渊这才转过身来。

    只是,他刚一转身,就看到漆黑的长枪,朝自己眉心刺来!

    这一回,他的防御手段,竟是连片刻的拖延都没有办到,在一瞬间,就被林辰的攻势撕成粉碎。

    “死灵瞬身!”

    &n...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

    />     腾渊低喝,就在轩辕枪要刺入他眉心时,他的身体化作灰雾,最终轩辕枪顺利刺入他的眉心,但他的身体已经化作灰雾,直接炸开,消散得无影无踪。

    旋即,腾渊的身影,出现在几十米外。

    他惊怒交加的望着林辰,被林辰接连的力量爆发,弄得搞不清楚状况,若是对方的力量不断这么翻倍下去,那还怎么打?

    他脸色看起来有几分苍白。

    显然刚才虽然借助秘法,躲过林辰的一击,但这秘法的施展,会给他的肉身和灵魂同时带来损伤,并不能算是完美躲过林辰的一击!“死亡法则方面的秘法?有意思!到目前为止,你已经动用四种法则,分别是土之法则、水之法则、雷之法则和死亡法则,我有点好奇,你掌握5种法则,剩下的一种,又

    是什么?”

    林辰颇感好奇的问道。

    “木之法则!”

    腾渊沉声回应。

    他的体表,涌现青色的光华,随着青色光华流转,他脸色恢复如常,气息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甚至继续攀升,变得比之刚才更加惊人!

    “能够瞬间恢复伤势,还能提升战力的秘法?这种秘法,短时间内,应该没办法施展第二次?”

    林辰略感惊讶的开口,似乎并没有要等待对方回答的意思,说话的同时,已经再次冲向对方。

    斗神台周遭的人们,望着台上的战斗,以及双方施展的各种手段,看得津津有味。

    “腾渊施展的秘法中,这能恢复伤势,而且还能提升战力的,无疑最惊人。不过,林辰的秘法也不弱啊!我如果没感应错的话,他刚才的几次出手,威能几乎都是翻倍。”

    “你当然没感应错。这是荒天神体所带来的特殊手段——九极重燃。每次都会爆发出原先两倍的力量!”

    “对!我也认出来了,正是九极重燃。说起来,荒天神体最可怕之处,便是这门手段了。”

    ……

    “荒天神体”本就极为有名,镇魔军的人,即便未曾修炼过,基本也都会有所耳闻。

    很快的,便有人认出林辰所施展的手段。

    斗神台上的腾渊,当觉察到林辰迫切的进行又一次出手时,也终于意识到,对方所施展的是什么手段。

    “九极重燃!据说这门手段,每次出手的间隔,都不能过长,不然的话,上一次出手所积蓄的力量,便无法再次进行爆发。

    这门手段虽然惊人,却有一个最大的弱点!那就是力量的积蓄,需要一个过程,没办法一开始便爆发出极限力量。

    所以,面对这门手段时,需要做的是直接施展最强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分出胜负,不给对方爆发出极限力量的机会!”

    腾渊露出一丝笑意,倒不是他认为,对方将这门手段的力量爆发到极限,自己就必败无疑。

    问题是,既然已经知道弱点,何必还要拖大?

    用最谨慎的心态,去与对方交手,那才是对对手的真正尊重!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逼得施展最强手段!”

    腾渊的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深蓝水流,脚下出现褐色的大地,一颗颗树苗从地里长出,眨眼间变成参天巨树。斗神台上,顷刻间,竟是犹如变成一座古老的丛林,弥漫出一股蛮荒古老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