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少 正文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闹剧
0     “这.......”跪在下面的人,面面相觑。

    王家的人已经死绝了,王家的事儿,跟他们没多大关系,但是郑家就不一样了,在朝为官的,先前人家风光的时候,肯定是要跟人家搞好关系的,书信往来,人情往来,利益往来肯定是少不了的,现如今郑家一朝出事儿,事情都没抖搂出来,他们肯定是要倒霉的。

    要说郑家出事儿,给他们一个痛快,他们也就不会这么费尽心机了,但是主要就是来俊臣不让郑家痛痛快快的死啊,他为了自己的前程,肯定是要人尽其用,将郑家的人知道的,全都给挖出来,然后将利于他升官的事儿,全都挖出来,送到陛下面前。

    这当中可是涉及很多隐秘啊。

    来俊臣也没有想要与他们为伍的意思,这就让他们心惊胆战了。

    既然不能将来俊臣拉拢过来,那就弄死他或者是把他拉下来就好了,别让他坏了他们的事儿,让一大堆人倒霉。

    “你们跪在宣政殿外一天,朕为何不闻不问?难不成,你们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李承乾质问道:“朕不想问,就是想着,诸位爱卿,平日里没少为朝廷的事儿,为天下百姓的事儿操心,即便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朕觉得,诸位爱卿也是一时糊涂,想要你们自己幡然醒悟,朕这些日子一直在宣政殿里坐着,一下朝,就在等着,朕想着,能不能等着诸位爱卿,发现自己的错误,承认自己的错误,朕不介意给诸位爱卿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毕竟,谁都会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但是,诸位爱卿是如何做的呢?跪在宣政殿外,想要用这种手段来逼迫朕,你们这是在逼宫吗?这就是为人臣做出来的事情?”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朕也不会再指望着你们能理解朕,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机会,朕已经给过你们了,你们在这儿跪了一整天,五个多时辰,你们心中,一点儿悔过的意思都没有,既然没有的话,你们的事儿,也该让人好好查查了,等查出来,或许你们心里就能明白过来了吧?”

    李承乾话音刚刚落下,底下跪着的这七个人纷纷叩首。

    “臣,知错了,还请陛下恕罪。”

    “来人,把他们带走吧。”李承乾说道。

    “是!”旁边的侍卫应声,随后顿了顿,问道:“陛下,带他们去哪儿啊?”

    “送去大理寺吧。”李承乾说道。

    “是。”侍卫应声道。

    送去大理寺的话,也就不用像在来俊臣手底下那般,受那么多罪了。

    李承乾对于他们,还是手下留情的。

    “至于别的人,明日早朝的时候再说吧。”李承乾说道。

    一场闹剧,谁都没想到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尾。

    这七个人,在外头跪了一天,滴水未进,到最后还被送去了大理寺,自找苦头。

    李承乾在宣政殿的侧殿之中歇下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而临安,做完了事情之后,则是守在了殿外,休息下了。

    太阳依旧升起,早朝也依旧像以往一样开始,只是今天的朝堂上一下子,少了七个人。

    从钱庄案发到现在考试,朝堂上的面孔,换的实在是勤快。

    “诸位臣工,早朝始,有事早奏~~”临安上前一步朗声喊道。

    朝堂上的气氛比较僵,明眼人一看,朝堂上又少人了,加上他们也都听到了昨天的消息,去跪在宣政殿外的人,要么进了太医院,要么进了大理寺。

    进了太医院的人算是走运了,后来虽然身体恢复了,但是陛下好像没有要追究的意思,至于进了大理寺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早朝开始前,在含元殿外等候的时候,他们倒是想问狄仁杰,但是狄仁杰也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们。

    人是大晚上的送到大理寺的,送来了之后,侍卫直接把人给送到牢房里去了,狄仁杰也没有审,所以他也不知道。

    但是狄仁杰知道他们去“逼宫”了,以为他们是触怒了陛下,陛下一气之下,把他们扔到大理寺来,让他们清醒清醒,但是今天早朝听百官聊天,狄仁杰觉得,显然不会是这么简单。

    含元殿之中,有一个大大的火盆,里面已经烧起了木炭。

    这天气,也不算冷,怎么会烧起火盆呢?

    群臣都在疑惑这殿中的火盆,以往都是没有的,就算是冬天,也不会生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怎么?都没有事情要奏禀吗?”李承乾问道。

    底下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

    “既然如此的话,那朕倒是有件事儿,要跟诸位爱卿分享一下。”李承乾说道:“诸位爱卿也知道,昨天在宣政殿外,发生了一件让朕觉得不是很愉快的事儿,现在,这里是哪儿?”

    李承乾站了起来,指着自己的脚下说道:“这里是含元殿,含元殿是做什么用的?是朕与诸位爱卿议事用的地方,事情,可以在朝堂上说,可以上奏折,送到宣政殿,朕会批阅,会给你们回复,但是,有人跪在宣政殿外?这是想做什么?想要胁迫朕吗?”

    “陛下,臣以为,御史台的诸位大人,虽说行为不妥帖,但是毕竟是朝中大臣,直接被送去大理寺,难免有些.......严重了。”

    底下的朝臣站了出来。

    “是啊陛下,事情闹得如此大,朝廷有失体面。”

    “是朕让他们失体面的吗?还是说,是朕让他们跪在宣政殿外的?”李承乾问道:“这么说来,一切都是朕的错吗?”

    “臣不敢,臣并非是这个意思。”

    “不过,朕也没有打算处置他们,如今朝中也是用人之际,朕容忍他们在宣政殿外跪一天,若是想要处置他们的话,也不会等他们跪这么久了。”李承乾说道:“跪殿逼宫的事儿,就到此为止了,朕不追究,至于那些人,所涉及到的别的事儿,朕也不打算追究了,临安!”

    “奴婢在。”临安应声道。

    ”东西拿上来吧。”李承乾说道。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