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乙字卷 第九十五节 惊雷(第四更求月票!) )(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子腾在接到门房送来的冯紫英拜帖时,就忍不住悠悠一叹。

    对此子,他是极看好的。

    冯唐打什么主意,岂能瞒得过他?

    他的确有意要考虑让冯唐下一步出任五军营大将,这是京营中仅次于自己的武将位置,关乎生死。

    冯唐想下船,想避祸,哪有那等好事?

    这么些年来,没有大家的扶持,没有太上皇的信任,你冯家连四王八公十二侯都算不上的一介末流武勋,居然能出三个总兵?

    没看看八公十二侯里混得连宅子都得要卖的也不少,心里没数?

    当然冯秦冯汉战死疆场了,但是吃武饭的,哪个有避免得了这一出?

    王子腾也知道冯家是对太上皇有怨气的。

    冯秦战死,冯汉病殁,结果两房却没有留下子嗣,这恐怕是冯家最大的遗憾,冯汉的云川伯无人袭爵,居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冯家肯定是意见颇大的。

    纵然冯秦没有子嗣,但是冯家却没有绝后,冯唐还有一子,最不济也还可以考虑从远支那边去物色合适人选来承接香火袭爵。

    只是这等事宜都需要朝廷批准,但当时太上皇有些忽略了,加上冯唐又继任了大同总兵就觉算是补偿了,只是冯家未必如此想。

    冯紫英的表现王子腾是一直看在眼里,尤其是这个家伙在获得了乔应甲的推荐进青檀书院时,王子腾就意识到这个小家伙潜力不可小觑。

    乔应甲这等清贵御史是不可能拿自己的名声去做人情的,只能说明此子的确当得起他的推荐。

    而冯紫英在青檀书院里的表现也证明了自己的判断,特别是对此子在书院表现越多,他就越觉得不能放过此子,不能放过冯家,冯唐想要脱身那更是不可能。

    此子既然颇得乔永泰、乔应甲和官应震的欣赏,俨然有齐永泰和官应震衣钵传人的架势,那说明这个家伙正在逐渐被士林文官群体所接受,而其他武勋想要做到这一步,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一旦此子考中举人甚至进士的话,这个家伙未来在朝廷中只怕就会有不可小觑的影响力,即便是现在都已经小有名声了。

    正因为如此,他就越发想要和这个小家伙会一会。

    相比之下,冯唐的事情反而是小事了。

    “老爷,冯家郎君来了。”

    “请他进来。”王子腾定了定神,和这个家伙这一次会面,也许会给自己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他有一种直觉。

    王家的会客室很素淡,完全没有一般武勋世家那种威武豪奢的气息,简简单单的一对官帽椅,外加一顺溜交椅。

    青石板斑驳陆离,甚至有些起伏,看得出来很有些年成了,但依然保持着原状,而斜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不知道是哪位大家的字迹,颜体。

    “静以修身,俭以养德”,这是诸葛亮的《诫子篇》中的话,不知道王子腾居然喜欢这句话,但看看他的儿子德行,好像这更像是反讽吧?冯紫英不无恶意的想着。

    “参见伯父。”恭敬的深鞠躬,抱拳拱手一礼。

    “坐吧,紫英,我以为你年前就该来我这里了呢。”王子腾悠悠的道:“没想到你还能稳得住,难得。”

    冯紫英一怔,随即哑然失笑,“王公若是有此意,只需传一声,小侄,敢不前来?”

    “呵呵,孺子可教。”王子腾不置可否,“今日一来,怕是有以教我?”

    一句话又把冯紫英吓了一大跳,原本坐下又赶紧起来谢罪,“伯父为何如此说,岂不折煞小侄?”

    “你胆子比谁都大,还怕这区区一句话?”王子腾斜睨着这小子:“临清民变你都能从乱民中脱身而出,还把林如海之女和贾雨村以及薛家人都救了出来,这番本事,还能怕我一句话?”

    冯紫英知道这是对方借势敲打自己了。

    要说也没错,人家是京营节度使,是兵部右侍郎,四王八公十二侯里边,便是四王都要让他三分,真正武勋群体代言人,冯家也算是武勋一脉,要论起来多少也还是受惠过,自己去了贾家,却不去王家,有些说不过去。

    东平郡王、南安郡王以及西宁郡王现在也不过是些吃俸禄的虚衔角色,在太上皇那里怕是根本没有多少影响力了,也就只有北静郡王水溶可能还能在太上皇面前说得起话来,但都无法与真正手握重权的王子腾比。

    现在的王家是真正金陵老四家之首,甚至远远把其他三家甩下无数个身位,彻底膛乎其后。

    正因为如此,冯紫英清楚自己可以去贾家,和贾家保持密切联系都没关系,因为贾家早就是花架子了,纸老虎都算不上,但是如果和王子腾关系变得密切起来,那就很难说永隆帝那边有什么负效应了。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永隆帝似乎也没有放弃拉拢王子腾的意图,大概在永隆帝看来,这也应该是最稳妥之举。


特别提示: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聚小说"APP,下载一个APP享受多个网站看书!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赶快下载试试吧!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