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壬字卷 第九十四节 抢先一步 )(1/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贺虎臣在出城的时候终于收到了一封来自冯紫英的信件。这个时候受到冯紫英的信件,让贺虎臣心中顿时踏实了许多。信很长,内容也十分丰富,让贺虎臣反复看了几遍之后才算是真正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个时候被忠惠王迫不及待地安排出城去抢占巩华城。皇帝的遇刺昏迷,宣大总督牛继宗的反叛可能带来的战争威胁,还有宣府军与蓟镇军争抢时间来控制京师城内外的重大意义,冯紫英都毫无隐瞒遮掩地在信中告知了贺虎臣。这个时候贺虎臣才明白原来是冯紫英给忠惠王的建议要动用京营,特别是五军营,而自己这一部肯定会首当其冲,冯紫英自然也是把这一步计算在其中的。五军营出动了八千人,这是迄今为止刚刚组建不到一万五千人的五军营的接近六成兵力了,这也是贺虎臣给忠惠王的建议,而当时忠惠王甚至是希望出动一万二千人。在贺虎臣看来,太多没有战斗力和战斗经验的京营出京没有太大意义,甚至可能起到拖累作用,行军缓慢,军心不稳,士气不高,少有风吹草动说不定就崩了,这只是累赘。。与其那样,不如就以自己这一部五千人为主力,配属一部战斗力较强合作较多的军队,足矣。如果这八千人抵挡不住宣府军的一击,那么再添三五千人也一样做不到。忠惠王最后接受了贺虎臣的建议,八千人,就看这一战能否守住巩华城。贺虎臣把信中的内容反复咀嚼,也意识到了这一战对于自己的重要性。如果能够在这一战中抗住宣府军的进宫,那么自己的威名就算是彻底在五军营甚至新京营中打响了,未来晋升其他位置就不在话下,甚至觊觎京营三大营主将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贺虎臣倒是不太在乎这个,他更在乎的是这五千人马,准确的时候三千基干力量加上后期配属两千兵马在经历了自己这几个月的苦心训练之后,其是否能够如愿以偿的达到预想中的威力和效果。冯紫英教授给他的西班牙大方阵、莫里斯横队以及线列齐射战术贺虎臣都专门组织了一帮军官进行了研究琢磨,选择最适合己方的战术。最终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西班牙大方阵适合兵力极其雄厚的情况下,他只有一部五千人的情况下,是不适合的。莫里斯横队说起来是最合适的,通过十队轮番射击,保持火力输出, 然后通过中间的长矛手来进行辅助保护作用, 但这也有问题, 那就是面对敌军优势骑兵冲击时,对于阵型变换要求十分高,长矛兵要迅速从中部转向外围实现对火铳兵的保护, 这就需要时间,而且很容易打乱火铳兵阵型, 导致火力输出受到很大影响。线列齐射战术无疑是最先进的, 但是它的要求更高, 因为它的阵型更单薄,这是建立在火铳兵要具备一定近战能力的基础之上, 否则一旦骑兵突破,那就是一场灾难。目前贺虎臣部已经完成了二千四百名普通火铳兵,也就是火绳枪的装备, 另外三百支重型鹰嘴铳(木斯克提Mket)也也已经装备到位。鉴于鹰嘴铳太过于沉重, 还需要枪架支撑, 每一名鹰嘴铳手都需要配备一名辅助兵。辅助兵的用处一是帮助架设枪架, 二是帮助辅助完成一系列装药装弹填塞过程,提高效率, 三是在铳手出现受伤或阵亡时,也能临时顶替,同时也算是为预备铳手准备, 积累经验,等到新的重型火铳配属到位时, 就可以立即将这批辅助铳手推上一线作为正式铳手。在获得了二千名补充兵之后,贺虎臣将其分配为一千五百名长矛手, 这支力量相对来说更为简单,因为大多都是老兵出身, 有过持矛作战经验,另外五百名中三百人安排为火炮兵,三十尊虎蹲炮可以形成一个打击集群,另外二百人作为辅助兵,主要用于后勤运输和保障使用。这也是冯紫英给他的建议,要建立起一支有别于原来那种传统老式的新型部队,那么后勤保障和运输能力必须要得到大幅度提升, 一直专门的后勤保障力量尤为重要。不过这都是后话了,要真正按照冯紫英那种设想来组建,非一朝一夕之功,而贺虎臣不过是一员参将, 现在也没有资格来对军制作出如此大的改动。从京城一出城,贺虎臣便命令所部加快行军速度。皇上和兵部对新京营的器重程度不言而喻,在骡马的配备上就可以看出一般,上千头骡马和大量马车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军队所需的军械物资全数驮负,行进速度大大加快。从京师一出,一路向西,穿过清河店,就能遥望巩华城了。清河店是京师城西面最后一处集镇,但大军如果逼近这里,已经基本上无险可守了。这一年来的训练贺虎臣从未撂下,使得自己所部在行军能力和士气军心上都和以往京营截然不同,按照冯紫英的说法,就是要按照边军的标准来进行打造,再不能以原来那种养尊处优的京营模式来对待,否则三屯营之败还会不断重演。冯紫英甚至还和贺虎臣、杨肇基提及过,等到京营组建完成,应该要考虑和边军进行轮流戍边,以战代训,来维系京营的战斗力,防止战斗力的退化。对于这一点贺虎臣也大为赞同,在他看来,老京营就是这样几十年不打仗渐渐退化下去,最终称沦为一堆废物。一百多里地的连续行军,对于贺虎臣部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考验,好在有足够的骡马和车辆,即便是如此,这一场行军仍然有超过千人拖在了后边,但让贺虎臣满意的是三千基干力量都基本上按照自己的要求保持了队形,未曾掉队。当然速度不可能很快,路上仍然需要不断调整和休息,但总算是在贺虎臣的预定时间内,赶到了巩华城。巩华城驻军只有一个千户,而且也早就得到了来自蓟镇和兵部的通报,正是焦灼不安之际,贺虎臣部的赶到,让这帮人终于放下了心。和贺虎臣部一起出京来巩华城的还有赵克明部,这也是贺虎臣较为看得起的一部,但是他们基本上还是按照老式京营模式组建,长矛、刀盾、骑兵,其行军速度和能力也无法和贺虎臣部相提并论。贺虎臣部先头部队踏入巩华城时,他们还在巩华城以东三十里开外,足见两部差距。贺虎臣没来过巩华城,但是这等城寨情况都差不多,只有两道城门,榆河在前方不到两里地斜挨着巩华城而过。贺虎臣不敢怠慢,一边让自己士卒赶紧进城布防和安顿下来,这一路行军,大家都疲惫不堪,但是他却不敢休息。招来千户询问了半晌,对整个巩华城周边情况做了一个了解。这条官道就是从从龙虎台过来,大概在前方三十里还有一处镇甸叫红桥,而红桥距离龙虎台不到四十里地,这也就是这一路过来的主要隘口了。如果说宣府军过来,估计早已经控制住了龙虎台,现在北面的昌平与南面的白羊口和镇边城都难以幸免,这两翼的安全宣府军肯定要保证,这是为将者最基本的素质。询问了今日宣府军的斥候有无过来,但这个千户却一无所知,但也承认这段时间经常有骑马军汉从野地中掠过,也有一些陌生人来打探情况,如无意外这都是宣府军的斥候探马。在了解到榆河现在因为前段时间秋雨,河中水涨了许多,若是要从红桥那边过来,必须要经过前方的石桥,否则就只能从红桥就得要过河,但是红桥过河,河南全是野地,行军极为不利,一般情况下大军是不可能走野地,那会极大的限制行军速度。“石桥有多宽,多长?”贺虎臣一边问,一边立即派出斥候,向红桥方向撒出去,看看宣府军已经到了何处。“大约三丈左右宽,这是延庆那边过来毕竟官道,长大概就在十来丈左右吧。”榆河不算宽,但是这会子正式深秋季节,涨水使得水面宽了不少。斥候虽然派了出去,但是贺虎臣还是隐隐有些不安,但是此时天色已暗,士卒们都已经疲惫不堪,都盼着早些安歇休息。按照宣府军的来势速度和所获情报,宣府军在控制了龙虎台之后向两侧稳固局面,即便是他们也继续向东,估计也最多到红桥一线,距离巩华城这边应该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三十里地对于骑兵来说却又不算什么。贺虎臣想了一想,还是咬着牙关下达命令,命令一百鹰嘴铳手和三百火铳兵配合五百长矛兵迅速赶往前面榆河石桥,如果说这千户所言不差,那榆河涨水,这石桥就能成为一个阻截宣府军的关键所在,起码也能给宣府军带来不小的麻烦。皇上和兵部对新京营的器重程度不言而喻,在骡马的配备上就可以看出一般,上千
特别提示: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聚小说"APP,下载一个APP享受多个网站看书!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赶快下载试试吧!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