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壬字卷 第一百零三节 迎头痛击 )(1/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桥北岸调整部署,准备发起新的一轮进攻时,桥南岸也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备战阶段。虎蹲炮全数被拉上了桥头西边的高地,五十门虎蹲炮呈阶梯式的布置,黑压压地指向桥北头,士卒们也都开始调整炮位,以期能在第一轮的射击中就打出好的效果。相较于虎蹲炮的密集布置,占据了高地的关键部位,鹰嘴铳手们就显得要灵活许多,三五成群的按照各自最方便的位置进行布设。与此同时两处堆土高台也在迅速垒砌起来,分别位于东西两侧,高台面积不大,但是仍然可以容纳七八名火铳手,按照贺虎臣的建议,最优秀的鹰嘴铳手可以在这里采取不计时间的射击,以期最大限度的杀伤那些躲藏在营车背后的敌人。考虑到宣府军可能会用营车车阵来发起进攻,贺虎臣命令士卒现在桥头以及接近桥南的桥面上堆砌了泥土和石块,这样可以起到阻拦作用,营车要通过就不得不把派人来铲除泥土推开石块,而这可能不得不让他们暴露在桥南的火铳手面前。另外贺虎臣又让士卒们在桥南头沿着桥头十步处又垒砌了一圈泥障,一旦敌人营车冲出桥面,那么还有这样一圈泥障可以阻挡,防止对方趁势冲击,打乱己方阵脚。实际上贺虎臣并不太担心石桥这一段,在他看来,无论宣府军怎么凶猛精锐,但是桥面的狭窄决定了他们投入的兵力难以实现最大化最优化。。如果两侧加正面都需要用营车遮护,那么中间能够容纳士卒的空间就相当有限了。哪怕是整个桥面塞满营车来掩护士卒,贺虎臣估计士卒也很难超过两百人,而两百人推着营车冲过桥头,只要失去营车的遮护,迎接他们便是一轮接一轮的金属弹丸风暴。贺虎臣担心的是宣府军可能会通过船渡和用民船架设浮桥来从其他河段突破过来,他手中兵力有限,不可能将整个榆河河段守起来,只能让赵克明部的三百骑兵沿着河岸巡逻,发现敌军渡河和架设浮桥的迹象就提前报告并予以处置。但贺虎臣也很清楚即便如此,能够控制的距离也很有限, 稍稍再向东西两端延伸更远一些, 他就无能为力了。所以他不敢将赵克明部拉出来, 他要防着一旦己方没有能及时控制住河岸,那么被对方来一个偷营,把后路抄了, 那就真的是灾难了。现在起码巩华城在,如果情况不利, 那么也可以稳步退回巩华城, 依托巩华城阻击对方, 以赢得时间。子时刚过,贺虎臣就发现了对面有了动静。两边的火把高举, 让榆河两岸都能看上一个大概,不敢说一览无余,但是借助已经垒砌起来的高台, 贺虎臣能够看到桥北头五十步之外开始有营车集结, 粗略一看起码在五十辆上下。营车主要是用于大部队辎重运输, 包括粮食草料、营帐木料等杂物, 这在每一支大规模出征的军队中都不少见,同时它也是作为车兵不可或缺的屏障。一旦在行进过程中, 或者说打仗需要,这种营车四周可以迅速插上专用栅栏,然后填塞入粮包沙袋, 成为最好的掩护屏障。这种营车在步军对付敌军游骑和大规模骑兵冲锋时有着极为重要作用,同样对付火铳兵也是一样。木盾近距离抵挡不住火铳的射击, 但是填塞了粮包沙袋的营车却毫无问题,唯一的缺陷就是营车行进缓慢, 变阵更是不易,固定作为营垒最合适, 但是行进推动就容易出现脱节和转换困难的弊病。不过在宣府军这边看来,只要营车夹着军士从石桥上强行冲过,趁势掩杀,在近距离的范围之内就可以实施突破,一举破敌。郭云贵有些无聊地策马绕到了旁边,十步之外李达明正在集结他选出来的精锐,而他部被大帅安排为预备队, 其实没太大意义。李达明部三千人,不过折损了六百人而已,再抽出几百精锐也不在话下,看李达明的架势是被对方吓破了胆, 对于列队的士卒们不断地叮嘱着什么,似乎是要他们放慢速度确保安全,除了营车,还让士卒们都带上了盾牌。郭云贵有些轻蔑地撇撇嘴,大帅很看得起李达明,郭云贵知道,也好,让这厮去碰碰壁,吃吃苦头,第一次败阵还能说不了解敌情,轻敌所致,那第二次,你要什么大帅就给了什么,如果还灰头土脸回来,大帅保不准就要翻脸了。当然,郭云贵也不认为李达明这一次进攻还会出多大的茬子。毕竟营车竖起了栅栏,填塞了沙袋,即便是寻常士卒站立,也不会被火铳击中,火铳又不像弓箭还能抛射,而且三面都是营车遮护,中间的夹缝能藏身士卒的空间不大,就算是抛射也很难达到多少效果,石桥就那么宽,容纳几辆营车已经十分困难了。营车的作用就是一路推过去,冲到桥南头,形成壁垒,然后让大队军士迅速冲过石桥,展开突破。桥面上也被对面敌人设置了障碍,要清理就得要拿人命去填,郭云贵看到了最前面的数十名士卒都已经披上了板甲,然后还握持盾牌,只有这样才能抵挡得住火铳的袭击,他们将充当敢死队,负责清理桥面的阻碍。郭云贵伸了一个懒腰,看着自己身后也在集结成阵的士卒,虽然不认为能用得上,但是也要防范于未然,一旦李达明部突破到桥北展开不顺,那么自己这一部精锐也就要跟上,这也是立功的好时机,郭云贵不认为抵达桥北,还有谁能阻挡自己的精锐。正准备吩咐一下自己身后这帮崽子们,郭云贵突然听见一声轰然巨响,准确的说不是一声巨响,而似乎更像是在一息之间的多次巨响叠加爆发出来的一种声音,还没有来得及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感觉劈头盖脸的一阵剧痛将他直接打落马下。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要晕过去,但是好歹也是在战场上拼杀多年的宿将,郭云贵强忍着疼痛,用左手撑起身体。他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右臂肯定是断了,不知道是被什么击中了,整个右上臂血肉模糊,旁边的亲兵早已倒在地上一声不吭,郭云贵借着火光一看,半边脸都被打得没有了,露出可怖的骨头和筋肉连在一起的惨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郭云贵有些发蒙,爬起来向四周大量,自己身后的五百精锐横七竖八躺了一地,而侥幸未被击中的都吓得四处躲闪,不知道这份从天而降的打击究竟从何而来。同样,正在训话的李达明部一样遭遇了这从天而降的厄运,不过他们这一部情况比自己这一部似乎要好一些,只有一角被击中了,估摸着有五六十人伤亡。“是火炮?!”郭云贵猛然反应过来,难道对方有西夷大炮?他骇然的回过神来,除了大炮什么东西能打这么远?跨河而击,不,不,不是西夷大炮,若是西夷大炮击中自己岂会只是一支胳膊断了,只怕全身都化为齑粉了,是虎蹲炮。在郭云贵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边李达明一样也意识到了危险。整个桥北头,哀鸿遍野,到处是躺倒一片的残肢败体,实际上这种打击死亡者只占到了三成不到,均是被击中头面、内脏要害,而绝大部分则是被击中了非要害部位,比如四肢、肩背这些部位,但是这样带来的损失更大。几乎所有被击中者都是骨断筋裂,要不就是内脏受创,根本不再具有战斗力,反而需要人照顾,而他们的痛苦哀嚎更是极大的打击了己方的士气,甚至连队形都无法在集结,更别说组织进攻了。对方有火炮,是虎蹲炮,这种从手指到大枣大小的碎石被火药充分爆发了动能,可以轻而易举的击破寻常人的五脏六腑和骨骼,即便是披上棉甲札甲,一样已挡不住这种冲击。数十门虎蹲炮在一息之间陆续爆发,倾泻了上千枚石子在桥北头这一片集结区域,可以说再次打了宣府军一个措手不及,彻底打乱了宣府军的进攻步骤。慌乱间,所有士卒都只能下意识的往后逃跑,敌军能跨河而击,再呆在原地,这不是等着挨第二炮么?整个桥北头乱成一片,也有人向营车背后躲去,但是因为黑夜中一时间也不知道酒精这一击从何而来,只知道是从天而降,大家都只能躲到营车下边,匍匐在地,这样才是最安全的躲避方式。李达明运气不错,他并没有被这一波打击所波及,但是刚刚布置完毕的进攻却彻底没戏了,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士卒们全都逃散了,要组织起来需要时间,而悬在头顶那凶猛一击随时还可能袭来,这却如何是好?李达明部三千人,不过折损了六百人而已,再抽出几百精锐也不在话下,看李达明的架势是被对方吓破了胆, 对于列队的士
特别提示:部分小说只能在APP阅读,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安装APP!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