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8章:青山派
    第1668章:青山派

    “快,前面就是帝都啦…”

    大家望着前面,出现一座高楼林立的城池,便是东陆帝国的帝都!

    帝都的建筑风格大为不同,有高入云端的建筑,恢弘而大气,以东方古建筑和现代建筑完美融合,甚至都能看到现代科技的东西!

    这不得不讲紫云星,并非只是修道者的世界!

    在西方,有着超乎想象的科技,比起地球所在的科技超强不知多少倍,甚至西方科技,打造出来的强者都能够与修道者道台境界尊者匹敌!

    虽然科技给各族带来了许多便利,但始终无法代替紫云星上的原始符道力量,因为修道者才是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秩序者!

    当然,许多西方科技还是流入了紫东大陆来,就连帝都建筑也都用上了科技,甚至有些专门研究科技和符道的专家,想要把科技,符道两者结合,因此也给东路帝国打造了一支强大的科技军队,代表了人族士兵!

    言归正传,帝都的建筑,结合了东方独有风格,也结合了西方科技那种高楼大厦,还有各种交通工具,可以看到飞行器在高楼之间穿梭着,有人族,也有异妖族,甚至有别的星域来的外星者,可以说帝都是一个包容大城市。

    距离帝都千里之外的虞山,秘境世界的开启,东陆帝国的统治者人皇下令,召集整个紫东大陆上,各大宗门流派的年轻一代青年,前来参加这次秘境探索历练,主要目的,是要历练年轻一代人,为帝国挑选一批年轻强者!

    因此现在,距离帝都上空,一艘艘宝船停靠,在空中排着队伍,正在等待帝都的城门检查。

    整个帝都,被一个超强阵法保护着,只能得到城门许可才能通过进入帝都。

    作为二流宗门的玄道宫,只能排在后头,而排在前面的都是那些一流的宗门大派,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宇宙法则!

    “是青山派的宝船!”

    这时,后面跟上一艘宝船,和玄道宫的宝船大小相差无几,甲板上同样站着一帮青年男女,有三位身穿青色道袍的长老护送。

    “是郭老鬼那个老东西带队!”

    五长老玉华眉头一皱,看着青山派宝船上,那位个子不高,一双三角眼透出阴狠劲,正是青山派的大长老,人送郭老鬼。

    其他两位长老,分别是青山派三长老于鹏,还有七长老马炳海。

    “云敬师兄快看,段子雄!”

    娄元德看到了跟在郭老鬼身边,那个身穿马甲,身形魁梧,一双手臂堪比大腿,爆炸性的肌肉看起来,就像吃僵尸粉撸铁的健身肌肉怪兽一般,给人一种压迫感。

    此人名叫段子雄,是青山派号称第一青年强者,他和大师兄云敬一样,早已经突破了五境进入化道境界,对于他是几重天,还不得而知。

    进入了化道境界,可以隐藏自身修为,对此同级别的,是无法洞察彼此境界,除非是高三层的强者,才可以洞察弱者境界。

    跟随段子雄身边的,还有青山派其他青年强者,而他们这次带来的年轻一代中,也是均为破五境的弟子,比玄道宫还多出了十个弟子。

    这下让大长老洞玄子,和五长老玉华脸色有些不好了,没想到青山派会带这么多年轻弟子过来,而在人数...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

    而在人数上就压倒玄道宫了。

    “嘎嘎,原来是玄道宫的洞玄子啊。”

    郭老鬼阴鸷三角望着玄道宫宝船上的洞玄子,和云敬等弟子们,阴阳怪气笑道:“怎么就带这点人过来?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哈哈哈…”

    此话一出,郭老鬼身边的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放声肆无忌惮笑了起来,引起了周围其他门派的弟子们目光,但大家见到是青山派和玄道宫,便不以为然了。

    因为各大门派的人,基本上都清楚,玄道宫和青山派可是死对头!

    曾经在争夺一件出世珍稀宝物时,当时的青山派的掌教,和玄道宫的宫主,双方激战九天十夜,双方门下的弟子们,也是互相厮杀,死伤无数。

    因此双方结下深仇,到现在这两派的弟子们,只要是在某种场合上见面,基本上都是互相怒对,或许出手厮杀。

    所以在出发前,宫主玄乙对大长老洞玄子嘱咐,让大家小心青山派的人!

    “人多了不起啊。”

    不爽的叶芊芊,冲着青山派宝船上的人叫喊了起来。旁边的易于山,也斜眼冷笑:“莫要以多欺少,有我们大师兄云敬,一人足可击杀你们。”

    “狂妄!”

    段子雄高大身躯站了出来,一脸横肉,铜铃大双眼圆瞪,指着玄道宫宝船上的云敬,哼道:“云敬,出来与我一战,我灭了你们!”

    柔美气质的云敬,那双细长丹凤眼透出精光,他平静霸气道:“凑陪到底!”

    “等等…”

    洞玄子立刻拽住了云敬,那边的郭老鬼也拽住了段子雄,劝止说道:“不急,等到了秘境中,有你们大展身手的时候,没必要在此闹事,而让帝都护卫处罚,那就麻烦了。”

    段子雄点头,指着云敬嚣张挑衅道:“云敬,等到了秘境,爷爷会让你臣服。”

    “喂,大个子,你嚣张什么劲啊,莫说我大师兄在此,我师弟江辰,就可杀你!”这时叶芊芊站出来,她摆出一副傲娇样子,指着站在旁边,不起眼的江辰,对青山派宝船上的人挑衅叫道。

    “他是谁啊?”

    段子雄,张闻天等弟子们看着江辰,满脸疑惑。

    郭老鬼和于鹏他们笑了笑,根本不把玄道宫这些年轻弟子放在眼里。

    而面无表情的江辰,自然是不知道玄道宫和青山派曾经那些恩怨了,被叶芊芊突然点名,他表示无奈。

    这时轮到玄道宫宝船接受帝都城门的护卫检查,没问题后,宝船才缓缓进入帝都,顿时眼前焕然一新,下面是繁华的城市街道,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展现在大家面前,各种新鲜事物,牢牢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哇,江师弟你快看那个,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叶芊芊这个吃货,看到下面街道上贩卖的各种事物,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惹得周幂等师姐们是满脸无奈。

    “好了,我们先去客栈安排住的地方,待会儿会让你们出去玩的。”

    玉华白叶芊芊她们一眼,洞玄子控制宝船缓缓朝着一栋高楼大厦去,正是帝都最为豪华的客栈,所有前来的各大门派的弟子,基本都居住在这个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