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第八百四十六章 身在暗处好行事 )(1/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创推开门,眼前一亮,感觉好像进了一个后世追星族的房间。屋子只有一间,摆设也很简单,只一床一桌一妆台,但却收拾得很干净。窗帘是粉红色的和被子,奶白色的褥子,碎花白地的床围子,给人以生机勃勃的印象。门口的脸盆架上,一条洁白的毛巾搭在盆边,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刚刚洗过。“嘿嘿,这娘们还很爱干净……。”床头上贴了好几张五颜六色的明星画报。有蝴蝶的、周璇的、阮玲玉的,还有一张竟然是阎玉珠的。床头小桌上放着一盒“好寿”保健品,这是林创家造的,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到,另外还有六瓶可口可乐,五瓶没有开封,一瓶已经打开,喝了大约有一半。林创没有进屋,只看了一眼,就把门关上。“看来,傅筱庵的死不是一个人作案,是联合作案,二姨太应该是最终执行者。”林创暗想。他没有丝毫犹豫,迅速走到大姨太房间门口,刚要推门进去,忽想到大姨太的性子那么娴静,感觉她不像二姨太那么跳脱,未必会跑到大门口去看热闹。也许她正在屋里呢。但她的房间进去必须看一眼,否则弄不清她在这个案子当中有没有沾包,影响后续自己的行动。找个什么借口呢?林创稍一踌躇就有了主意。他拿出一支烟夹在手上,“笃笃笃……”敲响了门。房门立即被打开了,大姨太愕然地站在门口,看着林创。大姨太太问道:“这位长官,您有事?”“幸亏做了两手准备。”林创暗道。“大姨太太,借个火。”林创举了举手里的烟。大姨太太警惕地看了林创一眼,把房门带过来,走到客厅长茶几前,从茶几底下拿出一盒火柴交给林创。林创讪讪地接过来点上,把火柴还给她。“借火这个借口有点弊脚啊。不过,这是在傅家,别说不知道火柴所在,就算知道,在没有主人的情况下,自己也不能乱翻——也能解释过去。”林创暗自安慰自己。在大姨太太打开房门那一刻,林创迅速往屋里瞥了一眼,除了看到盆架和盆架底下有一只暖瓶外,什么都没有看到。不过,只这一眼就足够了。“谢谢。”林创道谢。“长官客气了。”大姨太太回道。林创走出客厅,站在门口暗想:“大姨太太也是作案链条上的一环,只是不知道,她跟二姨太是同谋吗?另外,傅府里应该还有其他作案者,否则,这个链条不完整啊。”还要看一看所有人的房间才行,而且,还必须暗中偷看,不能让中野云子、石贡仙子和李士群看到。林创为难了,这可咋办啊?正在这时,见大门口处的吵闹声小了,李士群匆匆走了过来。“李副主任,咋样?”林创关切地问道。“走,上去说。”李士群沉着脸,脚下不停,往二楼走去,林创跟上。进了傅筱庵书房,李士群对中野云子道:“课长阁下,我师叔来了,坚持不让验尸,您看咋办?”中野云子翻脸无情,沉声道:“李副主任,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请课长阁下谅解,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李某也不能全然不顾。”李士群惭愧地说道。“行了,这个案子你不要管了,回去吧。”中野云子下了逐客令。“是。”李士群满脸羞惭地退了出去。林创看着李士群的背影暗笑:“你以为不管了就能让傅太太原谅你?弄不好会更恨你呢。”“林局长,这个案子你接着办吧。”中野云子转向林创道。“我?不行不行,我是铁路警察管不着这一段。”林创赶紧推辞。按说,林创为了保护凶手,应该很痛快地接下这个案子,但问题是,他接过来更难办。难办的不是案子本身,事实上,只要让他办,很快就会查清真相。难办的是把真相如何巧妙掩住,让真正的凶手顺利逃脱。他在暗处,还可以伺机暗助凶手,如果到了明处,既要把案子破了,给中野云子和傅家一个交代,还要暗助凶手,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不想接。“林局长,你号称神探嘛,这个案子能难得住你?别说该不该你管的事了,现在我授权你来办,这不名正言顺了?”中野云子笑道。“行了,云子小姐,又是戴高帽又是激将的,我可不是小孩,收起你那一套吧。”林创翻了一下白眼,一副油盐不浸的样子。“林局长,傅市长不是一般人,这个案子必须破,而且还要快。我敢说,现在虽然官方没有给出消息,但肯定瞒不住,就算我们想暂时瞒几天,敌人也会很快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中野云子道。“是啊,那又怎样?”“那又怎样?你别装傻啊,咱们必须尽快破案!最好今天晚上就把案破了,把凶手抓住,这样我们才会主动。”“你,还有仙子小姐,都是谍报专家,破就是了,非要让我破干什么?给我拉仇恨啊。”“拉仇恨?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吗?我不想得罪军统,也不想得罪傅家人,你让我主持破案,这两家乐意吗?军统咱不说了,跟我算是有仇,得罪就得罪了,傅家呢?傅太太不想让我们验尸,逼走了李副主任,我要坚持验尸,也不好是不是?人家傅市长尸骨未寒,就不尊重家属意愿,让外界怎么看我?”“你的意思,尸必须验?”“当然了,这是李副主任主持,要我,早就验尸了,哪有到现在还搞不清死亡原因的?”“林局长,我和仙子小姐不行,破案不是专长,如果给我们一些时间,或许我们会把这个案子破了,可现在时间不等人啊。你就别推辞了,要不,让犬养机关长给你打电话下命令?”“云子小姐,你这样很不好啊,好歹也算是特高课课长呢,怎么跟小孩一样,出了事就找家大人?”林创翻了一下白眼说道。他这番话把中野云子也气得真翻白眼:“姓林的……”“李副主任,咋样?”林创关切地问道。“走,上去说。”李士群沉着脸,脚下不停,往二楼走去,林创跟上。进了傅筱庵书房,李士群对中野云子道:“课长阁下,我师叔来了,坚持不让验尸,您看咋办?”中野云子翻脸无情,沉声道:“李副主任,你真是太令人失望了。”“请课长阁下谅解,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李某也不能全然不顾。”李士群惭愧地说道。“行了,这个案子你不要管了,回去吧。”中野云子下了逐客令。“是。”李士群满脸羞惭地退了出去。林创看着李士群的背影暗笑:“你以为不管了就能让傅太太原谅你?弄不好会更恨你呢。”“林局长,这个案子你接着办吧。”中野云子转向林创道。“我?不行不行,我是铁路警察管不着这一段。”林创赶紧推辞。按说,林创为了保护凶手,应该很痛快地接下这个案子,但问题是,他接过来更难办。难办的不是案子本身,事实上,只要让他办,很快就会查清真相。难办的是把真相如何巧妙掩住,让真正的凶手顺利逃脱。他在暗处,还可以伺机暗助凶手,如果到了明处,既要把案子破了,给中野云子和傅家一个交代,还要暗助凶手,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他不想接。“林局长,你号称神探嘛,这个案子能难得住你?别说该不该你管的事了,现在我授权你来办,这不名正言顺了?”中野云子笑道。“行了,云子小姐,又是戴高帽又是激将的,我可不是小孩,收起你那一套吧。”林创翻了一下白眼,一副油盐不浸的样子。“林局长,傅市长不是一般人,这个案子必须破,而且还要快。我敢说,现在虽然官方没有给出消息,但肯定瞒不住,就算我们想暂时瞒几天,敌人也会很快把这个消息公布出来,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中野云子道。“是啊,那又怎样?”“那又怎样?你别装傻啊,咱们必须尽快破案!最好今天晚上就把案破了,把凶手抓住,这样我们才会主动。”“你,还有仙子小姐,都是谍报专家,破就是了,非要让我破干什么?给我拉仇恨啊。”“拉仇恨?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不明摆着吗?我不想得罪军统,也不想得罪傅家人,你让我主持破案,这两家乐意吗?军统咱不说了,跟我算是有仇,得罪就得罪了,傅家呢?傅太太不想让我们验尸,逼走了李副主任,我要坚持验尸,也不好是不是?人家傅市长尸骨未寒,就不尊重家属意愿,让外界怎么看我?”“你的意思,尸必须验?”“当然了,这是李副主任主持,要我,早就验尸了,哪有到现在还搞不清死亡原因的?”“林局长,我和仙子小姐不行,破案不是专长,如果给我们一些时间,或许我们会把这个案子破了,可
特别提示:本站已加入笔趣阁的"聚小说"APP,下载一个APP享受多个网站看书!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赶快下载试试吧!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