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千一十二章 难道就杀不得吗?
    第五千一十二章 难道就杀不得吗?

    东方祭见到门口走进来的林辰,脸上怒容消散,变成歉意。

    这让林辰松口气,看来那怒气冲冲的模样,针对的并非自己,不过这一脸歉意的表情又是什么意思?

    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东方前辈的事情,而是反了过来?

    “不知道前辈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

    林辰走到东方祭面前,疑惑的询问道。

    东方祭道:“上次罗布草原的事情,现在已经调查出结果。”

    竟然真的是要和自己说关于罗布草原那边的事情?

    林辰好奇地望着对方,等待东方祭继续说下去。

    “我们跟随神王强者,调查之后发现,在罗布草原的地底深处,有一个单向的空间裂口。

    简单点说,可以通过那空间裂口,从另一时空来到这边,却是无法从这边,前往那边!强行进入,空间裂口便会崩毁。”东方祭说道。

    林辰瞳孔收缩:“难不成,前辈你所说的另一时空,指的是界外邪魔的领地?”

    “没错!那空间裂口,也正是界外邪魔弄出来的。还无法确定,他们是用怎么样的方式,打开那条通道。

    现如今,那空间裂口已经被摧毁,但在被我们摧毁之前,早就有不少界外邪魔,通过那空间裂口,来到中土大陆!”东方祭说道。

    林辰心道,也就是说,如今的中土大陆,潜藏着一些强大的界外邪魔,即便是自己这等存在,在大陆上行走,也不能说就没有危险。

    不过,这倒也算不上是最坏的情况。

    好在那空间裂口,被及时发现,如今更是已经被摧毁,如此一来,只是少数界外邪魔来到中土大陆。

    只要他们不是没脑子,就必然会躲藏在暗中,胆敢冒头,被镇魔军盯上,必然会被消灭。

    如此一来,便不至于出现自己所担心的那种生灵涂炭,整个中土大陆变成战争区域的惨烈景象!

    “其实,这件事情我本没有打算要告诉你,叫你过来,主要是说另一件事情。但那件事情,又与此事有关!”

    东方祭说到这儿,脸上浮现几分歉意。

    林辰有了不好的预感:“前辈指的是什么?”

    东方祭道:“前几日,红樱那家伙揪出一名界外邪魔,双方大打出手。那界外邪魔心生怯意,边打便逃。

    你应该也能猜出,虚空真神交手的动静,是多么恐怖。他们所过之处,基本都化作废墟!而你的龙国,还有地球城,恰好便在他们经过的路线上。”

    林辰的一张脸,变得铁青!

    也就是说,自己才离开没多久,龙国,特别是地球城,已经化作废墟?

    要知道,叶伊人和苏漫她们,可是花了多年时间和无数精力,才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

    最重要的是,地球城那边还留守着不少人,会不会已经出事?

    还有便是龙国的普通百姓,死伤情况,只怕难以计数。

    真神强者交手,寻常人稍微被波及,便是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

    粉身碎骨,魂飞魄散,没有活命的可能!

    东方祭伸手拍了拍林辰肩膀,叹息道:

    “那家伙虽然造成巨大的破坏,但最终,他将界外邪魔斩杀,算是立功。我已经去找过他麻烦,然而这件事情,根本没办法拿来做文章!他——”

    林辰打断他的话:“前辈,我只问一句,从龙国经过,是他故意的,还是偶然?”

    东方祭沉默两秒,道:“他自己说是偶然。”

    “他自己说?前辈你认为不是偶然?”林辰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也就是说,红樱真神那个家伙,为了报复自己,找自己麻烦,和界外邪魔大打出手的同时,故意引导对方,从龙国经过?

    对他来说,这只是顺手为之。

    甚至于,对他来说,即便龙国所有人全部丢了小命,压根不值一提。

    若是他知道,自己因此而愤怒,估计更不会在意,只会冷笑着不当回事。

    “十有八九,就是故意的。那界外邪魔的实力,要比他弱不少,他如果想速战速决,根本不用追杀那么远的距离。

    虽然他说,是因为忌惮对方会不会有什么隐藏手段,所以一开始没有动用各种底牌。但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故意为之!”

    东方祭歉意道:“他和我看彼此不对眼,而你又算是我的人。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他不会这么找你麻烦。”

    林辰摇头,眼神阴翳:“之前腾蛇的事情,再加上我将他的两个弟子踩在脚下,他早就对我不满。就算没有前辈你,他一样会找我麻烦。”

    东方祭见他这幅想要杀人的神情,叮嘱道:

    “你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你跑去找他麻烦,表现出半点杀机,那么只会让他称心如意。

    他会顺手杀了你,到时候还反而给你安一个以下犯上的罪名!”

    林辰没有接话,阴沉着脸,眼中寒芒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之后,东方祭一番叮嘱,让林辰千万要沉得住气,不能去找红樱真神麻烦,那纯粹就是跳进对方挖好的坑里,自取灭亡。

    “你和他的差距太大,这件事情,不要想着复仇。放心,以后若有机会,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些代价。”

    东方祭安慰林辰。

    林辰点了点头,但依旧没开口说什么,他从来都不需要别人去为自己报仇。

    片刻之后,林辰从这边离开。

    回到原先的城池,与家人团聚后,林辰将众人全部叫了过来,看向叶伊人歉意道:

    “这次的旅行,只能提前中断,我终究还是食言。现在,我们马上返回龙国!”

    见他这表情,众人哪里还不明白,绝对是出什么事了。

    林辰想到这些年来,叶伊人和苏漫他们,为了让龙国再次发展起来,所做的一切,心脏有些抽疼,实在不知道怎么告诉她们,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

    “红樱真神!若是不让你付出代价,我林辰誓不为人。虚空真神又如何,难道就杀不得吗?”

    林辰心中发下誓言,终究没有直接说出龙国那边所发生的事情,心中存着一丝侥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