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3章 伤人的话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

    第二天,剧组工作开展。

    霍之南跟着虞天薇在拍摄现场,跟她一样的助理编剧不止一个。其中有个叫邵佳的和她是一组,邵佳比霍之南还要小一点,是个毕业季的大学生。

    两个人负责完成分给她们的分镜剧本,合作的很好,虞天薇检查过,挺满意。

    邵佳挺谦虚:“我都是听之南姐的。”

    霍之南也不占便宜,“我们商量着来的。”

    虞天薇倒是发现了霍之南的天赋,悄悄跟她说,“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写剧本?”怕她听不懂,补充了一句。“原创剧本。”

    不是给她打下手这种。

    “我?”霍之南愣了下,“我行吗?”

    不怪霍之南自我怀疑,这种事她想都没想过,“可是,我没有经验的,这些都是你指导才能完成……”

    虞天薇笑了,“你要是想,我可以收你当徒弟啊。”

    “真的?”霍之南眼睛亮了,马上改口,“老师!”

    “哈哈。”虞天薇大笑,戳戳霍之南的脸蛋,“好,乖。这次你先跟着好好学,其他的,我再教你。”

    “是!”霍之南开心的笑了。

    午休的时候,霍之南没看到邵佳,她去哪儿了?原本约好了要一起商量分镜的。霍之南给她打电话,她也没接,只好算了。结果,等到午休结束,邵佳还是没出现。

    然而,温秋明却来了。

    他人在片场门口,给霍之南打的电话。

    霍之南吃惊不小,“秋明?你怎么来了!”

    事先也没有打个招呼。

    温秋明浅浅笑着,“我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你,怎么样,方便吗?”

    “呃,方便。”

    霍之南能说不方便吗?想也知道,温秋明哪里是什么的路过,分明就是特意来看她的。她都躲到剧组来了,温秋明还是锲而不舍,霍之南心烦又不安。

    匆忙赶到片场门口,温秋明朝她挥手微笑,“南南。”

    霍之南迎上前,“还让你跑一趟,我这工作呢。”

    话语里,暗示着她并不高兴看到他过来。温秋明眼神暗了暗,还是保持着微笑,“对不起,我打扰你工作了。”

    “不是。”霍之南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没有必要这么费心。”

    温秋明但笑不语,像是听不懂这话的意思。“不费心,我就是来看看你,看到你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霍之南想说,那看到了,可以走了?但这样伤人的话,她又实在说不出口。为难之际,一抬眼看到了邵佳。

    邵佳是要进来,可是,有个男的拉着不让她走,两个人貌似吵的挺凶。他们是情侣?霍之南正要走,毕竟情侣的事情,外人不好插手。

    可是,就在她转身之际,却看到那男的扬起手,给了邵佳一巴掌!

    “!”霍之南一怔,这还了得?动手打人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霍之南没有多想,立即走过去,邵佳被这一巴掌打的连连后退,霍之南忙扶住她,“你没事吧?”

    邵佳红了眼眶,摇头。

    “怎么没事?”霍之南看到她立时红的脸颊,狠狠瞪向那男人,“你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下这么狠的手?你还是个男人吗?”那男人眸色狠戾,毫不客气的吼道,“你他妈谁啊?这是我们的事,你管的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