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零六十章 和事佬
    第两千零六十章 和事佬

    傅羌想到了什么:“你该不会有办法了吧?”

    林阳冲他神秘的笑笑:“两天后,雪虎宗要押送一批草药,从精炼宗的后山路过,到时候,你带上人手,直接去打劫。”

    傅羌明白了他的意思,答应下来。

    两天后的午夜,果然有一队车马来到了雪虎宗后山,浩浩荡荡。

    傅羌直接带人冲进人群大杀特杀,雪虎宗的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落荒而逃,傅羌这边没怎么费力,就得到了几十车的草药。

    不过,这些草药他们一时半刻也用不上,第二天就转手卖了出去,得了几十万两银子。

    姜斩得到消息后,整个人都要气疯了,把桌上的茶杯茶碗摔的粉碎。

    草药是小,丢面子是大,精炼宗的人明目张胆的打劫,分明是不把他们雪虎宗放在眼里。

    “你可看清楚了,对方真是精炼宗的人?”

    前来禀报的弟子被吓得够呛,赶紧说道:“是,傅羌亲口对我说,让我回来禀报宗主,若宗主有意见,只管去精炼宗找林阳。”

    “岂有此理!”

    姜斩红着一双眼睛,恨不得将林阳碎尸万段。

    若在以前,江狂戟活着的时候,姜斩肯定不会把林阳放在眼里,遇到这样的事情,马上就能带人过去讨说法。

    可现在不行,今时不同往日了,江狂戟已死,雪虎宗孤掌难鸣,林阳回来之后,又在大肆招兵买马,扩充实力,精炼宗越发实力壮大,就算姜斩这次被欺负了,也不敢贸然行动。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

    于是他马上动身,前往青龙宗。

    “你说说,林阳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劫我的草药?尹宗主,这事你必须帮我。”

    听姜斩说了这么半天,尹天却一直打着哈哈,也不多说什么,像个和事佬,这让暴脾气的姜斩有些不满。

    “尹宗主,你倒是说句话啊。”

    尹天想了想,把手里的茶杯放下,说道:“其实,姜宗主大可不必这样动怒,上次的事情,精炼宗受到重创,林阳自己也受了重伤,势必怀恨在心,不过,他顾忌你的实力,不敢正面跟你发生冲突。”

    姜斩顿时火冒三丈:“他怎么不敢?我那几十车的药草可都让他抢走了!”

    尹天还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只是偷袭而已,他现在的实力,不足以跟你抗衡。”

    姜斩不太明白他的态度,问道:“难不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当然。”尹天笑眯眯的道。

    对于这个回答,姜斩自然不满意:“尹宗主,你这是什么意思?”

    似乎想到了一个可能,又说道:“你该不会跟林阳是一伙的吧?”

    尹天笑道:“姜宗主误会了,我跟林阳从来只有点头之交,说起来,还是跟姜宗主亲些,自然会帮着你了。”

    他拍了拍姜斩的肩膀,给他出了个主意。

    “其实姜宗主大可不必跟他争一时的意气,时间还长,以后有的是办法和机会报复他,你说呢?”

    这个提议,说了跟没说一样,姜斩原本是来找帮手的,现在跟尹天话不投机,反而生了一肚子闷气,只好就此作罢,起身告辞。

    另一边,精炼宗的新弟子训练进行的如火如荼。

    林阳每天都去校场带领新弟子,紫凝苏柔和温湘三人也日日都去,林阳却也没有关注,仿佛从来不认识她们一样。

    然而,这天上午,温湘没有出现,林阳却是第一个发现的。

    他不紧不慢的走到紫凝和苏柔面前,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无故旷课者,直接赶出精炼宗。”

    ...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

    “温湘昨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知道出什么事了。”

    “是啊,说是去了西市,但一直没回来。”

    两个姑娘明显很担心,也很着急。

    林阳眉头轻皱,没再说什么,交代傅羌先带他们训练,自己直接离开校场,直奔西市。

    现在正是西市生意最好的时间段,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林阳直接去了温湘经常逛的那家铺子,问道:“掌柜的,昨天有没有一个姑娘来过?”

    接着又把温湘的长相身高等特征跟掌柜的描述了一遍。

    “你是说温湘姑娘啊,她昨天来这里买了首饰,说是有事情要回老家一趟。”

    又对着林阳打量一番,笑道:“公子是温姑娘的朋友吧?本店新到了些首饰,要不要帮温姑娘带些回去?”

    此时林阳哪儿顾得上这些,礼貌婉拒了,马上离开了店铺。

    掌柜的说,温湘要回老家,可林阳知道,她一直待在精炼宗,哪儿有什么老家?唯一的去处,只怕就是那座古城堡了。

    于是他马上朝着古城堡的方向进发。

    古城堡这边,跟他离开时没什么不同,但周遭的灵气似乎更稀薄了些,像是发生过什么事情。

    林阳担心,加快了脚步,直接进了城堡。

    这里地方很大,住的人却不多,他走了之后,便只有温如玉父女两个了。

    找遍了所有房间,都没有人,林阳想了想,直奔自己先前养伤的房间,推门一看,见床上躺着个熟悉的人影。

    林阳记得清楚,这张床是用上古灵石制作而成,具有养魂的功效,当时为了救他,温如玉废了好大的周章才弄到的。

    他慢慢的走进去,发现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如玉。

    林阳微微讶异,仔细看去,见温如玉脸色惨白,身上的皮肤变得干枯,裂成了一块一块的,乍一看去有些渗人。

    温如玉是整个大陆上最厉害的散修,按理说,能伤到他的人没几个,能把他伤的这么厉害的人,更是屈指可数。

    林阳没心思去思考到底是谁伤了温如玉,他恨温如玉入骨,早就想对他做点什么,出一出心中的恶气。

    可现在看到昏迷不醒的温如玉,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管怎么说,林阳重伤不省人事之时,是温如玉救了他,这份恩情,他不能不顾。

    犹豫片刻,他叹了口气,还是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入怀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几颗,塞进了温如玉的口中。

    这药是自己离开城堡时,温如玉给他的,说是能修复经脉,解百毒,如今也算是还给他了。

    服过丹药后,温如玉的脸色好转了些,看上去不像刚才那样吓人了。

    林阳本打算一走了之,但终究还是放心不下,重新回到床前,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放出一缕灵力进入温如玉的经脉中,探查他的伤势。

    经脉中灵力稀薄,邪气肆虐,甚至好几处经脉都被伤的不轻,连心跳都微弱的很。

    这还是服过丹药之后的状况,可想而知,他之前的情况如何了。

    林阳百思不得其解,正在这时,外头传来了一阵响动。

    他收回思绪,走过去开门,见一只妖兽正停在树上望着他。

    “林阳,你来了?”

    林阳皱了皱眉:“你是……苏叔叔?”

    这妖兽的形态和苏柔是一样的,林阳之前见过,自然认得出来。

    苏父点点头,轻身一跃,从树上跳到了他的面前。

    离得近了些,林阳这才看清楚,苏父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虽说恢复了七八成,但仍旧看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