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第一百零五章 此时此世第一枪 )(1/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距离最近的时候,双方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而在一次呼吸之后,一者已为飞灰,漫天落血雨。

    的确要说,姜望待蛛兰若很不一般。

    就像刚才,鹿七郎正等着与他生死相搏,气血满溢的他,乘胜追击,有很大胜出的可能。

    灵熙华更是被杀破了胆,孱弱如败犬,除之只不过一剑的事情。

    而他还是不惜多走许多路,毅然决然地杀奔蛛兰若。

    从一开始,蛛兰若就是他最想杀死的对手。

    这个首要的击杀次序,在他心里从未改变过。

    这份坚定,是超出了蛛兰若预计的。

    整场战斗进行到现在,对姜望造成了最大伤害的,显然是鹿七郎。

    姜望自不老泉中杀出来时,是术对灵熙华,神镇蛛兰若,剑指鹿七郎。

    这攻击的轻重分配,似乎也昭显他的杀伤意图,明显视鹿七郎为最大对手。

    可在视线的绞杀刚刚结束、神魂的斯杀还在进行时…此刻视野丢失,弦域还在,神魂厮杀未有更大波澜,身体仍然在战斗的惯性里。

    他却骤然敲响知闻钟,折身踏云而来!

    在如此近距离地看到那双赤金色眼眸时,蛛兰若才明白,刚刚才自死而生的姜望,在复原后的第一次出手,就完成了怎样漂亮的战术误导。

    这个男人恐怕在先前濒死的那一刻,都在思考着战斗!

    什么样的经历,才会锤炼出这样的杀星?

    可惜飞灰不能再言语,血雨也不能寄托神思,生死有时就在迟来的一念里。

    不老泉,知闻钟,持此二者,姜望自然横扫无敌。

    紧急跌落的灵熙华,已是全无战意,顺着山道便往山上跑。

    而边跑边惶急回看的他,只看到在漫天血雨下、溃散的弦域里,那纵剑远去的身影。

    一道青虹,一闪寒光。

    其人渺渺。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己方还有真妖降世,人族这个突然长了头发的和尚,在神霄世界仍是孤军。

    停在血雨淅淅沥沥的山道上,他一下子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跪了下来大口地喘息。

    此时他分不清打湿了身上的,是天上的血雨还是自己的鲜血,还是惊惧的泪!

    怎么才来?

    鹿七郎反应过来时,一切已然来不及。

    在知闻钟响之时,他咽下了根本赶不上的示警,整个被掀在半空、斩成了反弓状态的身躯,这一刻骤然回弹绷紧。

    挽弓西北射天狼。

    手持知闻钟,便是无敌吗?那羊愈召唤知闻钟时,我也曾想与之相斗!

    为应对姜望追击所准备的剑式,在这一刻舒展于长空掠成一道惊电,劈在了姜望和蛛兰若迎面的战场。

    但只赶上一缕飞灰,一道残影……

    一场天降的血雨。

    此时此刻气血全复、戴不老泉、握知闻钟的姜望,的确强到可怕。

    气血全复,意味着这是巅峰状态的姜望。

    随身携带不老泉,意味着这个姜望还拥有了极大的容错的可能…

    在极其擅长搏杀的姜望手里,它不仅仅是容错的可能,还会衍生出无数的机会。

    一如他以气血强压,以力破巧。一如他肆无忌惮地冲击封印,血染知闻钟。

    而

    手握知闻钟,则意味着在这样的

    姜望面前,你再不能犯错一次。因为所有的防御,都挡不住那可怕的三昧真火!

    骄,妖族失去了一个拥有无限可能的妖王。

    诸神是应当悲泣的。

    在这样的时刻里,整个神霄之地似乎也形成了某种哀伤的应和。

    天愈低,云愈重。

    那镇压万神海的金台,两个模糊的身影于这刻凝实了。

    一者簪斜云鬓,宫装威仪。

    一者长衫修身,面色清苦,与其说是洞彻世间真实的强者,倒更像个教书先生。


特别提示:部分小说只能在APP阅读,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安装APP!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