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80章逆鳞!
    第1980章逆鳞!

    万红衣的身材简直爆炸,东方白众多女人中,个顶个的绝美,风华绝代。

    但无一人可以媲美万红衣的身材。

    万中无一!

    “夫君,我想尝尝神界的美食。”万红衣媚眼如丝,两只手搂住东方白的脖子,大有撒娇的意思。

    “行,你喜欢吃什么,咱们点什么。”东方白有的是钱,可谓富裕。

    自己女人想吃,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夫君最好了,晚上可以让你……”万红衣小声嘀咕,也不知道具体说了什么。

    只觉得东方白眼前一亮,显得格外兴奋。

    这是人家小夫妻之间的事,不好打听。

    别瞎说什么门。

    两人随之下楼,坐在客栈中的一角。

    东方白无论在哪吃饭,很少选择显眼,中央的位置。

    一般不是在角落,就是不太引起注意的地方。

    其实坐在哪里,东方白都有一定的考量,在角落可以不动声色的观察所有人,没有死角。

    再则就是安全方面,角落后背一般都是墙,不存在被人偷袭。

    万红衣一顿点,足足八个菜,每个菜不是店里的拿手菜,就是稀有的珍品。

    比如最中间的这道清炖齐寿神龟,平常人很难吃到。

    齐寿神龟是二级神兽,接近三级,不仅深藏海中,防御力高的吓人。

    神武境也不一定奈何得了。

    同样,卖的也真贵。

    仅仅这一道菜就数百上品神石。

    幸好这是江流城最大的客栈,否则你想吃也吃不到。

    万红衣拿起筷子,尝尝这个,吃点那个,不停点头。

    东方白则是一壶美酒,不紧不慢的喝着。

    最近的旁边一桌有些糟乱,影响到了其他客人,但谈论的内容引起了东方白的注意。

    “明天就是开启之日了,心中有些小期待。”一人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就你?不是我吹,你去了别说汤,连尿都喝不上。”

    “看不起谁呢?草!”

    “实话实说而已,你知道打古墓主意的有多少人吗?不说一万,至少也有八千。”

    “其中有多少强者,预估计神王级别的都不在少数。”

    “不会吧?神王会参与这个?”

    “为什么不会?那古墓埋葬的可是神尊级别,神王参与有毛病吗?”那人笃定道。“神尊那是什么级别?”

    “神界前三境界,几乎挤入神界一流。”

    “神王低一个等级,其中宝物他们肯定垂涎。”

    “说的也是!”一人赞同道。

    “既然这样,咱们瞎凑什么热闹,干脆回去得了。”

    “回去干鸡毛,在家躺尸?来了都是碰碰运气,说不定能发财呢?这个东西很难说的。”

    此话对头,大部分人都抱着侥幸心理,或者做大梦的想法而来。

    天下掉大饼,万一砸在自己头上呢?

    实则,不过在痴人说梦,天下哪有那好事。

    说句难听的,就说话的这桌人,神王级别的强者,只要有一口气在便能随便将其搞死。

    真正有把握的人就那么几个。

    东方白边喝边听,消息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明天吗?

    本少也要参与一下!

    神尊的墓穴,啧啧啧,可能有不少宝贝。

    &n...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

    />     吃完饭喝完酒,东方白陪在万红衣身边。

    两人无事闲逛,看看这江流城,顺便去东郊瞅一瞅。

    大家都是奔着这个地方来的,心知肚明,即使大白天,依旧有不少人。

    东郊比城内还要人多,或站,或躺,或倚,三五成群,也有独行者。

    两人来到此处,抬眼望去一马平川,没有高山,没有流水,甚至连大树都很少。

    要说墓地的准确位置,应该没人知道,根本没有任何特征。

    光秃秃的,无法判断。

    “夫君,你看那边有人打起来了。”万红衣指了指一个方向。

    “不稀奇,随他们打吧。”东方白不在意道。

    “夫君,你仔细看呐,五个男人欺负一个小妹妹,况且那个小妹妹长得不错,模样,身材都够用,你不帮衬一把?”万红衣戏谑道。

    东方白翻了一个白眼,“你把本少看做什么人了。”

    “大色狼呗,夫君可是收女强手,一个又一个,我姐妹那么多都被你霍霍了,不是色狼又是什么。”万红衣掩嘴娇笑,皮的很。

    东方白无从反驳,也知道万红衣在开玩笑,不必较真。

    “走吧,咱回去!”

    “好。”万红衣点点头。

    就在两人将要离开之时,那边的打斗朝这边快速靠近。

    “噗通!”一声,女子摔在了东方白两人面前,嘴角带着血丝,发丝凌乱。

    一身黑衣破了两三个口子,伤口触目惊心。

    女子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乃是一名娇小少女,模样可人,稚嫩而不失美艳。

    “小娘皮你倒是跑啊,大爷们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反抗,真是不知死活。”一持刀男子哈哈一笑。

    少女一句话不说,一双眼眸死死盯着五人。

    东方白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前走。

    谁知其中一人大声喊道:“站住!”

    东方白停下脚步,抬头看去,“有事?”

    “身边的那位是你婆娘?”

    五人没安好心,不怀好意,一双双眼睛盯着万红衣上下打量。

    “是!”

    “小子,你好福气啊。”

    “一般!”

    “把你婆娘留下如何?”

    “哦?你在跟我说话?”东方白身上闪现一丝杀机。

    别人他管不着,也懒得多理会,但麻烦自动找上门,白大少岂会让人任意欺凌?

    “小子,你他么不是傻子吧?不在跟你说话,难道还有其他人?”

    “呵呵!”东方白冷笑,接着身形一闪冲了过去。

    龙有逆鳞,触之则死。

    东方白的女人,就是别人不可触碰的逆鳞。

    不许任何人动邪祟念头。

    “嗤!”一剑下去,说话之人便一动不动。

    随后缓缓倒了下去。

    “噗通!”

    死了!

    脖子上的伤痕尤为明显,还冒着滋滋血液。

    “你他么敢杀人,找死!”一瘦小男子呵声道,作势要动手。

    不过被他右手边的人急忙拉住。

    “别轻举妄动。”

    “拉着我做什么?老子要做了他。”

    “闭嘴!”旁边的人呵斥一声。

    心中则是骂骂咧咧,傻比啊。

    猪一样的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