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二十章埋在一楼的东西
    大厅一楼,杨间,王勇,李阳等人再对抗厉鬼的袭击,目前情况还算好,虽然有凶险,但都算是暂时化解了。

    唯一担心的是,不知道这种诅咒会持续多久。

    如果太久了的话,很多人会顶不住死于厉鬼复苏的。

    不过与此同时。

    一楼大厅的天井位置。

    叶真走在天井处,因为一脚踩空失陷了下去,他却并未消失,而是掉进了一个奇怪的灵异之地。

    这里和邮局的一楼一模一样。

    但是墙壁,地面,却都不是石头,木板,而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贴成的,这里就像是一个纸糊的世界一样,然而诡异的是每一张黑色的信纸上都有一个个鲜艳如血的名字,张磊,赵丰,秦开......

    这些名字对叶真而言非常的陌生,但是对有些信使而言却是有些熟悉。

    因为这全部都是死去信使的名字。

    黑色的信纸,红色如鲜血一般书写而成的名字,构建出了这么一个地方。

    这里充满着死亡和诡异,仿佛预示着整个邮局是由无数信使的生命搭建而成的,而叶真坠入此地,是否也证明着他的生命也将在这里终结,成为鬼邮局之下又一条无辜的生命。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敢突然袭击我叶某人,好,很好,今日就让这些鬼东西见识见识我叶某人的本事。”叶真此刻有些生气了。

    毕竟他走着走着人就没了,这说出去还是挺丢人的。

    所以叶真想尽快解决这里的麻烦然后脱离这里去和杨间汇合,如果不能在杨无敌面前展现绝世风采,那么这一趟的支援又有什么意义。

    二话不说。

    他伸手一点,鬼域扩散,试图撕裂眼前的一切。

    一张张写着红色名字的信纸此刻骤然被撕碎,而且裂痕一路延伸,仿佛要将这信纸构建出来的诡异之地给全部摧毁一样。

    然而这裂痕仅仅只是延伸出了四五米的距离就停了下来。

    裂痕又在迅速的恢复,痕迹在消失。

    不过裂痕恢复了,但是黑色信纸上那一个个红色的名字却模糊了,那红色的鲜血像是融化了一样,从信纸上面滴落了下来。

    “原来如此。”叶真见此若有所思。

    他大致明白了一些这鬼地方的情况,而且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轻易的脱离这里。

    但他不想这样做。

    既已受辱,当以厉鬼之血洗刷耻辱。

    叶真踩在黑色信纸铺成的地面上,四处看去,试图寻找灵异的源头。

    很快他找到了。

    在一面黑色信纸贴满的墙壁之下,一具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那尸体身上也都贴满黑色的信纸,宛如一具裹起来的木乃伊,但是更像是陈列在博物馆里的古尸,那一张张信纸四四方方的犹如一件名贵的金缕玉衣。

    偶尔间。

    尸体上的信纸剥落了下来,但紧接着又有新的信纸掉落下来黏贴在尸体上。

    周而复始,那尸体永远无法浮现真面目,只得一直沉睡在这里。

    但那死尸却不是真的已经沉睡了,依旧成为了灵异的源头。

    本来这地方是不会浮现出来的。

    但是因为邮局的管理者选定,黑色信件的撕碎,导致邮局全部方位的平衡被打破,所以这处灵异之地才出现在了一楼。

    这里信使无法踏足,因为踏足必死。

    每一张黑色的信纸上都写着信使的名字,那些名字甚至有李阳,有王勇,也有杨孝......不过奇怪的是却没有杨间。

    叶真并非信使,他是强行闯入邮局的外人,而且也没有开始送信任务,所以并未沾染邮局的诅咒。

    因此他在这里才能安然无恙。

    “就是那鬼东西么?”叶真盯上了那具尸体,他冷哼一声,大步走来,丝毫不惧。

    很快,

    他来到了那具尸体的旁边。

    伸手一抓。

    黑色的信纸从尸体上剥落了下来,然而随着他伸手一扬,飘落下来的信纸却在迅速的褪色,由黑褪变成了白色,白色的信纸上诡异的浮现出了一行行黑色的字迹,字迹上清晰的写着两个字:叶真。...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

    叶真。

    白纸黑字,具备强烈的诅咒。

    叶真突然不动了,他矗立在原地,身体迅速的冰冷,生命在消失,阴冷的气息在他身上弥漫。

    一瞬间,他仿佛变成了一具尸体。

    然而紧接着叶真身上的阴冷却又迅速消散,体温在恢复,生命特征又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秒,情况再次恶化,他又在死去.....这种情况循环反复,持续了五六次。

    最后,叶真方才大吼一声:“区区诅咒也想杀我叶某人?”

    所有带着诅咒的信纸掉落在了地上,很快消失了,仿佛失去了某种灵异力量的支撑直接就风化了。

    没有信纸的遮盖,一个残缺的口子出现在了眼前。

    尸体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那尸体惨白没有血色,像是流干了浑身的血液,不过皮肤依旧很有弹性,像是刚刚去死不久,另外通过一些特征可以判断出来,这应该是一具女尸,还是一具非常漂亮的女尸。

    “该打。”

    然如面对这尸体,叶真二话不说,一脚踩在尸体上,然后一拳砸下。

    尸体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附近的地面在龟裂,墙壁在崩塌。

    再一拳。

    天花板在摇晃,在裂开,甚至头顶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光亮,这里的灵异空间受到干扰,无法继续维持了。

    “果然就是你这鬼东西弄出来的。”叶真此刻在宣泄怒火,女尸被他砸的开始变形,扭曲。

    与此同时这个灵异空间也迅速的扭曲消失,最后灵异现象现实,一切又回到了邮局的一楼。

    叶真还站在天井的位置,但是那被黑色信纸遮盖的女尸还在,开始呈现在了其他人的眼前。

    “回来了么?”

    杨间鬼眼微动,看见了黑色信纸上突然浮现的叶真,显然这家伙没有事,安全折返回来了,不过他脚下似乎踩着一只厉鬼,已经扭曲变形了。

    等等。

    不对劲。

    蓦地。

    随着女尸体上覆盖的黑色信纸越来越少,那女尸的形象也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那是一具没有胳膊的女尸,胳膊像是被肢解了,残缺不全。

    除此之外,那女尸也没有脑袋。

    脑袋的位置竟是一张张黑色的信纸糊成的。

    等等,那女尸也没有双腿......

    “那是装在玻璃瓶里尸体的拼图之一?”杨间立马回忆起了。

    玻璃瓶里的女尸,分别有脑袋,手脚,但是缺少身体,还有缺少一条大腿,无法拼凑完全。

    如果这身体找全了的话,那么剩下的一条腿应该是在五楼的501房间里。

    “难怪之前没有人找全这女尸,原来尸体被埋在邮局的一楼,只有邮局失控的时候埋葬这尸体的灵异之地才会浮现出来。”杨间这下明白了。

    不过此刻叶真还在破坏尸体。

    尸体上出现了淤青,那是被叶真揍的,按照这种趋势的话,这尸体很快就会被揍烂,到时候很难再拼成一具完整的女尸。

    “叶真,暂时放过那尸体,我需要那具残缺的尸体,对我有用。”杨间立刻出声阻拦道。

    叶真猛地抬起头来:“什么?杨无敌,你好这一口?果然不愧是击败我的男人,如此的与众不同,好,既然你喜欢的话,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他拎起那具尸体向着杨间丢了过去。

    “......”杨间脸色一沉。

    尸体上还粘贴着很多的黑色信纸,信纸上写着一个个红色的名字,显得尤为诡异。

    不过尸体至始至终都没有异常。

    杨间不说话,只是观察了一下之后决定暂时搁置。

    “你可别小看这玩意,这东西很强的诅咒,可以让人瞬间死去。”

    叶真说道:“幸亏是遇到了我叶某人,换做是任何一个人的话都已经栽了。”

    “等等,我好像又听到了什么动静?好像有人在唱歌......”

    随后他竖起耳朵似乎听到了什么诡异的声音,当即二话不说就迈着大步顺着楼梯冲了上去,想要去会一会新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