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01章 下雨了吗?
    叶青进入房间后,并没有像刚才那样立即用银针拍在睡梦中的人的喉咙上,而是站到了房间中间,默默的说了一句:“不要怪我残忍,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是岛国人。”

    话音落下,他手掌一扬,两道寒光在黑暗中闪现,分别朝两个方向闪烁而去。

    是的,这个房间中住了两个人,两个普通的岛国男人,从房间中挂着衣服不难判断,这两个人应该是中野浩二的下人。

    随后,叶青没有再看一眼这两个人,而是走出了房间,又走到旁边房间门口。

    眼前这扇门是反锁了的,但这难不住叶青,轻轻一扭,门就开了。

    这个房间中住的是一个普通女人,叶青也没有任何的迟疑,直接用手指弹出了银针,让这个女人挂在了梦中,没有任何的痛苦。

    说真的,对平民下手,这还是叶青的第一次。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叶青如果放他们一马的话,他们就有可能立马向中野家示警。

    叶青可不想让中野家察觉到自己来了北道,所以他的行踪必须严格保密。

    虽然确定了中野家是仇家之一,但是叶青并不准备硬刚,毕竟中野家的实力不是他一个外来者所能对抗的,他要报仇,必须打中野家一个措手不及。

    即便他的背后有老爸,但中野家也有一个神忍。

    虽然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现在还不能确定,但叶青必须当成真的来考虑。

    而神忍和中阶大宗师实力相当,叶青也无法判断自家老爸是不是能对付得了神忍。

    虽然他的心里挺愿意相信自家老爸有对付神忍的实力,但叶青也不会失去理智,还是得客观的来对待,不会盲目的就安排自己老爸去对战神忍。

    毕竟实力相当,这样的对战会是什么样的结局,谁也无法预料。

    所以对叶青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外力将中野家的神忍给打残,自家老爸再去收割。

    外力怎么用,他现在还不知道,等一会儿从中野浩二审讯出中野家的情况后,再来考虑。

    在这种情况之下,所以说这栋别墅的消息必须封.锁。

    即便天亮后,中野家察觉到了这栋别墅出事了,那又如何呢?

    那时候,想必他也从中野浩二那里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了。

    更何况,中野家还不一定得到这里出事的消息。

    根据华梦茴提供的情况来看,中野浩二虽然怕死,但多少还有点能力,中野家为了让他积累更多独立面对问题,处理问题的能力,平常也不太过问的中野浩二的事情,中野浩二相对是自由的。

    所以这家伙以前也经常时不时的跑到别的地方度假,在中野家消失几天,也没有人会过问。

    没人过问,也就有可能不会发觉别墅出事。

    叶青也就有了时间来部署自己的计划。

    当然,中野家或许有人会在这期间给中野浩二打电话,不过这没有关系,只要他等会儿录到中野浩的声音,那他就可以炮制出假的语音来迷惑打电话的人。

    对自己这方面的技术,叶青是充满自信的。

    &nb...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

    bsp;  解决掉三个下人后,叶青缓缓的走上了二楼。

    别墅二楼的格局很简单,中间有一个大房间,这应该是中野浩二的房间,而在这个房间的另边又有两个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这肯定是他那两个贴身保镖的房间了。

    叶青没有迟疑,先推开了楼道边上的房间。

    门没锁,不过这挺正常,毕竟是保镖嘛,一旦出问题,自然第一时间冲出去的,门锁了的话,麻烦,耽搁时间。

    听到开门的声音,房间中的上忍在猛然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然而,当他刚坐起来,都还没有看到闯入者的样子,一枚寒光就没进了他的咽喉处。

    叶青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上忍,转身就退出了房间。

    在他刚刚退出去的时候,这个瞪着大白眼的上忍头突然垂了下来,坐在床上而亡。

    太轻松了。

    叶青摇了摇头,岛国的上忍还真是够不堪一击的。

    随后,叶青直接走到走廊尽头的最后一个房间前,如法炮制,用同样的方法解决了最后一个上忍后,他终于推开了中野浩二房间的门。

    这个房间很大,足足有两百平米吧?

    叶青“啪”的一声就将房间中的灯给打开了,然后走到房间中的沙发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抬头看向了房间中那张大床,床上睡了两个人,其中一个自然就是中野浩二了,在他的身上,还挂着一个女人。

    叶青瞥了一眼,有些熟悉,好像是岛国一个很有名气的大明星,具体叫什么,叶青想不起来。

    看着这光溜溜的身体,叶青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身材挺好的,有钱果然是能享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啊!

    当然,对这个女人,叶青也只是扫了一眼而已,嗯……就算女人再漂亮,身材再好,他也没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不是女人和中野浩二睡了,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岛国人。

    叶青打开了灯,也没有惊醒睡梦中的两人,这也是挺让他无语的。

    叶青站了起来,然后走向了旁边的洗漱间,片刻后,他就拎着一桶冰水走出来。

    没有意外,他直接将水淋在了床上这两人的身上。

    “嗖”的一声,两人同时从床上坐了来。

    中野浩二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一脸懵的问道:“下雨了吗?”

    “呵呵!”叶青不由的笑了起来,这家伙可是够可以的,在自己的别墅中,就算下雨,难淋在自己的身上吗?

    听到叶青的笑声,中野浩二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房间中居然多了一个人,他惊呼着问道:“你是谁?”

    “一个要你命的人呗!”叶青用岛国语回应道。

    这时,中野浩二冲着门外喊了起来:“花田君!”

    “你是在喊你的那些保镖吗?”叶青一脸戏谑的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中野浩二并没有理叶青,而是继续喊道:“白石君!”

    “别喊了!”叶青撇撇嘴,说道:“你的四个保镖,三个用人,都已经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