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503章 可利用
    “我认不认识他不重要。”叶青冷冷的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你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别的少问,惹怒了我,后果你是知道的。”

    “好的!”中野浩二急忙应道。

    “那你知不知道阪城中野家与这个董丽莹做的是什么生意?”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我二叔家在商业上主做精密仪器的,我想他们之间应该是这方面的生意吧?”中野浩二沉吟着说道。

    精密仪器有很多种,叶青首先想到的就是军事仪器。

    毕竟熊家那个基地是军事训练基地,所以叶青立马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打探阪城中野家所有工厂的情报,看是不是有生产军事食品的工厂。

    将手机放回兜里后,叶青看了一眼中野浩二,问道:“那阪城中野家是不是也像你们家一样,将物资运送到崎城的海域?”

    “有这种情况。”中野浩二应了一声,说道:“我听我们家负责运输物资的人说起过,他们时不时的会在崎城区域的海面上遇到二叔家的船只。”

    “嗯!”叶青点了点头后,又问道:“你也跟过船,对吧?”

    “跟过几次。”中野浩二点头应道。

    “那你们家船到了崎城海域后,停靠在哪个港口?”

    中野浩二想了想后,说道:“我去的几次都没有停靠在哪个港口,而是停在了海面上,然后由这个破天公司的人开很多快艇将物资转运走。”

    “那你知道这些快艇去了什么地方吗?”

    “不知道!”中野浩二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停靠的地方在一片海岛群之中,犬牙交错,所以这些快艇到了什么地方,我还真不知道。”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没有再问什么。

    这样的反应,让中野浩二有些心慌,他慌忙的说道:“我是真不知道啊,你得相信我。”

    叶青自然看得出来中野浩二没有在自己面前说谎,他沉吟着问道:“董丽莹让你给她引见那个金田浩二,你知道原因吗?”

    “我还真不知道。”中野浩二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女人虽然和我上了床,但我们之间可没有感情,所以她自然不会跟我说原因。”

    “那你猜一猜呗!”叶青努着嘴说道。

    中野浩二沉吟片刻后,说道:“刚才您一直在追问我们家向崎城海域运输物资的事情,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谁?”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金田川。”中野浩二应道。

    “什么身份?”

    “金田浩二的亲哥哥,崎城海岸警备队的队长。”中野浩二急忙说道。

    “你的意思是董丽莹让你引见她认识这个金田浩二,实际上是冲着金田川去的?”叶青沉吟着问道。

    “我觉得是。”中野浩二点头说道。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问道:“那你认为董丽莹冲着金田川去的话,又是什么目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

    >

    在叶青看来,虽然说中野浩二只是一个纨绔,但中野家的培养还是有些效果的,这家伙多少是有些能力的,而且对岛国的局势相当熟悉,所以让他去做些判断的话,或许对自己有所帮助。

    中野浩二想了好一会儿后,说道:“我们家的船向那个海域运输物资也有好多年了,而那片海域又是崎城海岸警卫队的管辖范围,如果说董丽莹和那些用快艇转运物资的家伙有关联的话,我想她早就已经买通了这个金田川,不然的话,那些在岛上的人早已经让崎城海岸警卫队给剿灭了。”

    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能分析出这一点,这家伙果然是有点能力。

    叶青沉吟着问道:“既然都直接买通了金田川,那董丽莹又何必再去搭上金田浩二这条线呢?”

    “所以她一定是有着别的目的。”中野浩二应声说道。

    “那你觉得是什么目的?”

    中野浩应声说道:“金田浩二在京都,只是一个负责轻工业方面的官员,而且还只是副手,所以说我并不认为他有什么价值值得董丽莹利用,而董丽莹非要去认识他,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了,那就是这个女人想要通过金田浩二控制金田家一些重要的人物,从而来要挟金国川。”

    “你不是说他已经被买通了吗?”叶青瞥了一眼中野浩二,说道:“既然被买通了,还有别要搞事情吗?”

    “有些人是很贪的。”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据我了解,金田川就是这样的人,我想一定是他向董丽莹那帮人漫天要价了,所以董丽莹才会想着控制金田川最重视的人,而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母亲。”

    “为什么是他的母亲?”叶青眯着眼睛问道。

    “因为我听金国浩二说起过,他哥哥最在乎的人就是他们的母亲。”中野浩二耸了耸肩,说道:“我也通过其它渠道听说过,金田川虽然贪,但却孝。”

    对于中野浩二的这些判断,叶青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心里也觉得中野浩分析的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所以他又拿出手机,给任道远发了消息,让任道远盯着金田家,观察金田家的附近是不是有什么异常。

    如果真如中野浩二判断的一样,那董丽莹很有可能是想绑架金田川的母亲。

    而这个金田川既然是一个孝子,那就可以利用这件事情了,嗯……如果能在董丽莹的人下手时,救下金田川的母亲,或许能让金田川提供熊家基地的具体位置来。

    叶青相信,作为崎城海岸警卫队的队长,金国川是一定知道这个基地的位置的。

    “对董丽莹的判断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吗?”叶青看着中野浩二问道。

    “我想不出别的了。”中野浩二摇头应道。

    “那谈谈别的吧!”叶青眯着眼睛说道。

    “您还想知道什么?”中野浩二问道。

    “谈谈你们中野家的历史!”叶青应了一声后,说道:“我听说你们家在二十多前派忍者潜入过大华,这件事情你知道吗?”

    中野浩二有些诧异,这件事情可是中野家的秘密,这家伙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