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狂龙》全部章节目录 第4829章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姜婉儿体内气血狂涌。

    一直以来,众人都只将姜婉儿当做是紫云剑主。

    因为姜婉儿以剑证道,斩杀剑道强者无数。

    这就导致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

    姜婉儿体内,身负古族姜家之血脉!

    “不,不要杀我,我们可是姐妹啊!”胡雪岚被紫云剑意压制的动弹不得,绝望之下向姜婉儿求饶。

    岁月消磨了胡雪岚的记忆,让她忘记了姜婉儿当年的恐怖。

    但在这一刻,紫云剑意让胡雪岚想起来一切。

    姜婉儿,曾与妖神仙子争锋!

    “亏你还跟随我那么多年,竟不知道我痛恨求饶的败者,你若站着领死,我或许会给你留一具全尸,但现在看你这幅样子,我发自内心的感到恶心。”

    “与我情同姐妹?就你也配?”

    咻!

    紫云剑爆斩而出,明明只是斩出一剑,可天地间到处都是恐怖的紫云剑气。

    远在数十万里之外的观战者,无一不被这道剑气震得飞退。

    就连强如冷心封,陈宣帝和玉雷子这等强者,也不得不各施手段,抵挡那骇人的杀机。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黄色身影从远处飞来。

    此人一手探出,天地时空瞬间扭转。

    姜婉儿的紫云剑气被破灭大半,胡雪岚几乎毫发未损。

    “是他!”霍笑疯一眼认出此人。

    此人正是雪岚城第一尊客卿长老,一个常年待在胡雪岚身边的神秘人——黄老邪!

    姜婉儿此时爆发而出的手段,连五品灵符师都要避之锋芒,可黄老邪一出手,竟能将大半威压压制,可见有多么恐怖。

    “难道这家伙是六品灵符师?”霍笑疯心神骇然。

    正当霍笑疯惊骇之时,黄老邪几乎以一己之力扭转局势。

    谁都想不到,这位神秘的客卿长老能恐怖到如此地步。

    胡雪岚看向黄老邪,眼神中充满希望,那是对生的渴望。

    “你终于出手了。”胡雪岚忍不住哭泣道。

    刚才身临死境的一刻,让胡雪岚无比绝望。

    黄老邪没有去看胡雪岚,只是在经过她身旁说道:“快走!慢一步,你我都要死!”

    “什么?”胡雪岚大惊,一时间没明白黄老邪的话。

    黄老邪如此强横的手段,还能有谁是他的对手?

    “胡耀天已经死了,他马上就会从麒麟古藏中出来!”黄老邪再次喝道。

    听到胡耀天的死讯,胡雪岚如遭雷击。

    胡耀天死了?

    这怎么可能!

    别人不知道,以为胡耀天只有造化境五重天的修为,可胡雪岚十分清楚,胡耀天已经是造化境六重天的强者,放眼整个放逐之地,都不可能存在对手。

    谁能将他斩杀?

    看到胡雪岚愣神,黄老邪也无瑕去管姜婉儿,只能一把抓住胡雪岚的手腕准备带她离开此地。

    可就在这时,黄老邪的双脚却被一股恐怖的力量死死的钉死在了原地。

    接着,所有人就看到一个湛蓝色的阵法逐渐展开,阵纹密布,一眼看去让人头晕目眩。

    这个...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

    sp;这个阵法的阵纹,让赵飞和杨沐芯感觉到一阵熟悉。

    “这是……大哥的时空截留大阵!”

    “盟主来了!”

    赵飞和杨沐芯话音刚落,天穹之上响起一道雷音般的爆喝。

    “盗我九转天衣,想这么轻松的离开,你真当我是空气么?”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赵飞,杨沐芯以及寒月宫众强者都露出了笑容。

    果不其然,一道伟岸无比的身影从葬仙峰的方向飞来。

    一步九万里,三步破虚空。

    七步立定。

    千丈神躯屹立天地。

    陆逸展露出三头六臂以及法天象地,此时的模样犹如一尊万古天神。

    先前还想进入麒龙古藏的大部分强者,立刻吓得跪倒在地。

    看到陆逸出现,黄老邪心脏凉了一半。

    “晚了,走不掉了。”

    黄老邪的一尊灵符傀儡,刚刚在麒龙古藏中目睹陆逸斩杀黄耀天的一幕,陆逸所展现的手段,让黄老邪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的心思。

    陆逸的出现,让整片天地都陷入寂静。

    霍笑疯看着陆逸的背影,欣喜若狂,“不愧是妖族太子!仅凭神威气势,就如此厉害!”

    姜婉儿此时也收敛了紫云剑意,先前的满脸冰霜,在看到陆逸时瞬间融化。

    这一刻,姜婉儿又从前世凶厉威猛的紫云剑主,变成了陆逸身边乖巧听话的姜婉儿。

    陆逸刚刚斩杀胡耀天的轩辕剑,还沾染着恐怖的杀气,甚至轩辕剑的剑身上,还有胡耀天的鲜血。

    “黄耀阳,你可知罪?”

    陆逸一声怒喝,让黄耀阳肝胆欲裂。

    在胡雪岚震惊无比的注视下,她最为倚重的这位客卿长老竟对着陆逸双膝跪下。

    “黄耀阳认罪,请尊上裁决。”

    看到黄老邪跪地认罪,陆逸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猜错了?真正的黄耀阳并未陨落?”陆逸心中暗道。

    从星河烛龙和九尾麒麟口中得知,黄耀阳是紫龙卫黄麒英后裔。

    黄麒英曾经是紫龙卫的一位猛将,后来成为了麒龙守墓人,听从妖神仙子的命令守卫陆逸的衣冠冢。

    按理来讲,黄耀阳是不可能违背祖训,冒着血脉被诅咒的风险去背叛陆逸的。

    陆逸起先想到,黄耀阳可能已经死了,占据他神躯血脉的另有其人。

    可此时黄耀阳跪地认罪,确实让陆逸疑惑了。

    想到这里,陆逸忽然瞬移到黄耀阳面前,一只手按在了黄耀阳的脑袋上。

    “奇怪,血脉诅咒竟然消失了!”陆逸无比震惊。

    要知道,施展血脉诅咒的可是当年叱咤万界的紫龙卫黄麒英,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将黄麒英施加的血脉诅咒抹除。

    因此,这让陆逸很疑惑。

    同时,还有一点让陆逸感觉到无比困惑。

    眼前的黄耀阳,虽然与之前遇到的黄老邪是同一个人,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气息,却与陆逸在城主府晚宴那天见到时,有微弱的不同。

    正当陆逸想要展开神念进一步探查黄耀阳记忆的时候,黄耀阳的精神识海中忽然爆发出一道寒意。    “太子殿下,久别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