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八章 龙彻再现
    “阿彻,你怎么会在这里?”

    蓝沁诧异的看着一身白衣的龙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彻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宠溺的看着她。

    “我来此办一些事。”

    刚要朝宫铭渊行礼,就被他拦了下来。“在外面这些礼数就免了吧。”

    龙彻直起身,拱手道:“隐域如今越来越乱了,多地都出现的魔族之人,龙彻办事不力,还请帝尊责罚。”

    宫铭渊和蓝沁同时皱眉凝思,片刻道:“阿彻,此事不怪你,该来的总会来。一别几月,发生了许多事,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遵。”

    他们并没有进入御虚圣殿,而是寻了一处山林之中,众人围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龙彻先将起了帝宫发生的事,以及他此行的目的,宫铭渊听完勃然大怒。

    “岂有此理!隐域如今已是危机重重,他们竟然还有心思起内乱,就不怕魔族趁虚而入,将他们一举灭之!”

    暗影、暗归、暗回立即起身,拱手道:“尊主息怒,属下愿前往……”

    “你们去哪!能做什么?”还不等他们把话说完,宫铭渊便开口喝道。

    “他们既然想跟魔域勾结,对魔族俯首称臣,那本尊就成全他们,他日收拾魔族的时连他们一道灭了。”

    他们与魔族一战,已经无法避免,就算魔皇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也无法改变什么,毕竟此战的主导者是凤乾。

    蓝沁撇着嘴,不开心的拽了拽他的衣袖,似在提醒他什么。

    其余人被他身上威严之气给镇住了,大气都不敢喘,拼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天舞白熊更是往蓝沁的身后缩了缩,变成一个小小的白团子,好似这样就看不到它了一般。

    自从有一次,它缠着蓝沁要灵力之箭,一不小心把她给扑倒了后,宫铭渊拿着诛神剑要劈了它。

    给它留下了不小的心里阴影,看到宫铭渊动怒就害怕,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个球,滚到一边去。

    宫铭渊低头看向蓝沁,身上的怒气瞬间就消散了,坐回到她身边,态度立马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沁儿,在此之前我们会去魔域,跟魔皇谈清楚的,别担心了,乖。”

    这语气,小宇儿听了都羡慕。

    明明他才是个孩子,却从来没听到爹爹用哄孩子的语气哄他。

    反而时常以这种语气哄娘亲,她都多大了,还需要哄么?

    小宇儿不开心了。

    “魔皇现在已经大权旁落,他的五个皇子也逐渐式微,甚至有的已经下落不明,你们去跟魔皇谈什么?”

    龙彻有些不解,难不成他们还想与魔皇合作,帮魔皇从掌大权吗?

    “此事说来话长,还记得我当初问过你的话吗?”

    龙彻微微一愣,一时也没想起来他说的到底是那句话。

    “阿彻,你还记得我当初让你查的魔后之事吗?”

    他这一提醒,龙彻这才想起来。“你是说……”

    一只小手悄无声息的来到某人的腰身处,狠狠的掐了一下。

    宫铭渊面不改色的拉过她的手,放在胸口,继续说道:“你刚才所说的魔皇,和几位魔皇之子,是沁儿的父亲与哥哥……”

    龙彻这才恍然大悟。

    “那你们是想帮魔皇从新掌权吗?”

    若是如此,他要回帝宫提前准备,以免被打个措手不及。

    “不止,文瑶和魔君凤乾勾结,意图颠覆六域,或许还有一些别的目的,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

    龙彻蹭一下就站了起来,满脸怒容道:“文瑶离开了焚天炼狱了?”

    这怎么可能!

    焚天炼狱还从未听说过,有人可以活着离开,以文瑶的实力,又怎么可能逃得出来?

    “恐怕不止是逃了出来,而且实力也跟以前大不相同。”

    她和文瑶或许就是注定的仇敌,不管何时相见,终会有殊死一战。

    蓝沁的话点醒了龙彻,有些话犹豫着,不知是否该说出。

    “阿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没有什么是我无法承受的。”

    蓝沁见他欲言又止,犹豫不决,便知道他知道些什么。

    有什么事能比她经历的三世之事,还要让人难以接受?

    “当初,阿煜将文瑶废去修为,施以腰斩之刑后,才丢入焚天炼狱的,如此境地是绝无可能从焚天炼狱活着出来的。”

    蓝沁低下头,心中思绪已乱,他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文瑶能从焚天炼狱出来,就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有一位很厉害之人在帮助她,不但助她从新修炼,还让她的半身之体存活了下来,并帮她谋划了一切。

    二是,焚天炼狱藏着什么秘密,一个足以毁灭六域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刚好被文瑶发现了,她借助于此,设计了这一切。

    不管是那一种,都对他们来说是一场空前的劫难。

    紫天一直静静的聆听着他们的话,突然开口道:“此时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焚天炼狱的恐怖难以想象,能在里面存活下来的人,必定毅力非凡……”

    此人又心狠手辣,再加上坚韧的毅力,一定会是一个很难对付的敌手。

    十大炼狱并非天道所建,而是在六域形成的同时孕育而生,就连他们也没有进去过。

    里面具体存在着什么无人知晓,也从未有人可以活着走出。

    但凡是进入炼狱之人,不要说入轮回,就是鬼域、魔域都不收,只能在炼狱中待到魂飞魄散为止。

    它也是跟随着天君,从影像看到过一星半点。

    “紫天,你能不能不要说泄气的话,你这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嘛。”

    明天修不服气道。

    就算文瑶再厉害,也终究邪门歪道,自古以来都是邪不胜正。

    还从未听说过邪道可以通过坚韧的毅力,将正道打败。

    “我只是实话实说,就冲你们现在的情况,想和她斗,简直就是无稽之谈。”

    文瑶可以在最厉害的炼狱百万年,这等心性,岂是他们这些养尊处优之人,所能感同身受的。

    “紫天,你是不是瞧不起我们!!!”

    廖宏站起身,指着它的鼻子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