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222、花的生长 )(1/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银甲骑士出门的时候,刚好和前来的黑聂远撞了个照面。两人不是熟识,但此刻却都互相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擦肩而过,黑聂远阔步走入大殿之内,入目便是格拉蒂丝那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身影。格拉蒂丝见到黑聂远后,嘴角露出一缕笑意, 道:“你知道这次叫你前来,是为了什么吗?”“不知道。”黑聂远的回答,和本体一样实事求是。但放在这样的场合,明显太过于僵硬。毕竟领导讲话,就算是一袭空话、屁话,也总得逢迎揣测一番才对。直言不知道,还是太不拿自己的前程当回事了。不过事实也差不多, 有了刚才那段奇诡的经历, 黑聂远心中便已经有了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注定不会在贝恩王城多做逗留了。初时想要依托格拉蒂丝这颗大树的想法,已然失去了意义。而且……深种在格拉蒂丝内心深处的人格种子,也不会让他因为这一句话,便和其他人一样惹上麻烦。那是自己亲手种下的事物,耗费极大的心力,黑聂远心中有数的。果然,当听到这个生硬的回答之后,格拉蒂丝虽然愣了一下,不过却并没有愠怒。她无奈的摇摇头,道:“不知道为何,你如此讲话,还真让我生不起气来。”黑聂远回道:“一切都是格拉蒂丝大人的垂爱而已。”格拉蒂丝嗤笑一声,道:“还得是你拿出了自己的价值,我对有价值的人,一向是抱有青睐的。不过我还是奉劝你,理应抱有一些的觉悟,不然我也不知道, 会不会哪一天对你失去了兴趣。现在想要将你埋葬的人可不少, 他们觉得是我任人唯亲,被你迷惑了判断,可笑吗?这也是我找你来的原因,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些事情,让某些人明白他们自己的地位。”“并不算很可笑,或许……您真是被我迷惑了呢?”黑聂远如此说道,而后在格拉蒂丝不解的目光中,继续道:“而且我此行来,是向您辞别的,格拉蒂丝大人,很感谢您这段时间的爱戴,但我不日便会远航,希望还有再见的那天。”“什么意思?”格拉蒂丝表情有些难看,道:“我耗费这么大精力,想将你提拔上位,成为我的助力……是你想离开就能离开的吗?你是想让我被你迷惑的说辞被坐实,让我丢脸, 还是觉得我不敢杀你。”人格种子还没有彻底发芽,所以格拉蒂丝对黑聂远,虽然有某种冥冥中的好感, 但却没有丧失自己的人格与判断。若是黑聂远做的太出格,凭借格拉蒂丝的性格,不杀他都说不过去。所以连格拉蒂丝自己都不知道,这个托尼斯塔克,到底哪来这么大的胆子。真觉得自己会什么事情都纵容他?感受到了上座那位的杀意,黑聂远却不为所动,依旧自顾自的说着胡话,恍若已经疯癫。“我会记得您的,也希望您记住我这张脸。”“虽然和本体之间的枷锁被解放,让我作为影子的能力也水涨船高的加强,但我依旧没有把握,能够完全让新的人格之花绽放,只能让它发芽,往好的那方面去生长。”“您有非同寻常的事物傍身护体,但心灵的防线依旧存在着漏洞,刚才,我可以帮助补足那一点漏洞。”“不过代价便是,人格之花将永远根植在那里。”“本体其实还是挺讨人喜欢的,虽然不能事无巨细的凋琢花的芯与瓣,但既然其生长的方向已经注定,想必您也会发由身心的,欣赏那张脸吧。”直到此刻,格拉蒂丝也丝毫并不觉得,是自己被黑聂远迷惑了。就像现在告诉你,你所坚守的,绝对不容更改的信念,其实是一只看不见的黑手,根植在你脑海里的。你也只会嗤之以鼻,当成一段笑话。哪怕那只看不见的黑手,直接走到幕前,大赤赤的告诉你,确实是被他迷惑了,并拿出证据来。你也只会陷入迷茫,而后的岁月里,依旧会按照既定的信念活下去,要么就只会陷入癫狂与沉沦,万劫不复。因为否定了自己的根本信念,就相当于否定了自我的全部,待人处事也失去了逻辑支撑。你不知道你面对别人时的态度,到底是不是根植在自己脑海里的人格之花,在发生着效用。面对有些低级的嘲讽,你本能的觉得令人发噱,不屑一顾,想要转头就走。但又会勐然警醒,反思最真实的自己,是不是应该对此感到羞恼,并向嘲讽者做出反击。是否是那朵人格之花,在操控自己,让自己胆小如鼠的不敢愠怒?但自己心中那对嘲讽者的不屑,又是如此真实,让人根本无法忽视。难道真要像疯狗一样的,去对他做出反击,才是真实的自己吗?你什么也无法确定,什么也都失去了信心,茫然又混乱。长此以往,陷入无尽的自我怀疑旋涡之中,便真的会成为失魂落魄的疯癫者。窥一斑而知全豹。如果一个人真的被根植了外来的人格之花,那么就算知晓了自己被算计,你也什么也做不了,无可奈何。哪怕因为痛苦和疯癫,想要去自我终结。也会情不自禁的思考,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的人格之花,故意操纵自己去自我了断的。这就是人的心灵,牵一发而动全身。哪怕告诉你的确被操控了,也只能顺应他的操控,难以自拔。所以格拉蒂丝并不会轻易的对自我产生怀疑,因为一旦开始有了这方面的怀疑,那自己所坚持和追求的一切,都会沦为泡影。更莫说,能够根植人格之花的人,还能塑造你偏激而坚韧的性格,让你偏激的认为,自己绝对不可能被操控了。但还保留着完整自我认知的格拉蒂丝,在听到黑聂远这一袭怪异的低语后,uu看书还是难免在心中,升起一缕不妙的情绪。她潜意识的就要去动用某些媒介,唤来殿外的护卫,但却蓦然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了。眸子一缩,向下方看去,便见到黑聂远刚才踩到了自己影子的边缘。她联想到了他的能力,心中震怒与惶恐的情绪无限蔓延。“托尼斯塔克!你……敢对我动手?!”“很抱歉,我的格拉蒂丝大人,虽然承蒙恩惠,但我在离开之前,还是得为他留下一点遗产,以尽我在王城的最后一点职责。”黑聂远歉然道:“很不幸,我选定了您,但尚且还焉知非福,或许这才将会是您这辈子最大的机遇,因为……您的自我还是将会完整保留的,一朵小小的,只针对我这张脸的花朵,并不影响您对世界和未来的无限期许。”格拉蒂丝咬牙切齿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胡话!再给你一次机会,放开我!我还可以既往不咎,不然……”“抱歉。”黑聂远打断道:“我能够感知到您真实的心,知道这只是虚与委蛇的说辞,您已经打定主意,要抹杀我的存在了。不过待会儿您应该就不会这么想了,您会忘却这几分钟的记忆,并答应我远走高飞的辞别……不是想看我这张脸,到底长什么样子吗,现在就呈现给您看。”黑聂远缓缓揭下自己的面具,直面格拉蒂丝的眸子,道:“请深深记住,绝对欣赏,向崇敬与憧憬的方向生长……”热门推荐:银甲骑士出门的时候,刚好和前来的黑聂远撞了个照面。两人不是熟识,但此刻却都互相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擦肩而过,黑聂远阔步走入大殿之内,入目便是格拉蒂丝那一如既往高高在上的身影。格拉蒂丝见到黑聂远后,嘴角露出一缕笑意, 道:“你知道这次叫你前来,是为了什么吗?”“不知道。”黑聂远的回答,和本体一样实事求是。但放在这样的场合,明显太过于僵硬。毕竟领导讲话,就算是一袭空话、屁话,也总得逢迎揣测一番才对。直言不知道,还是太不拿自己的前程当回事了。不过事实也差不多, 有了刚才那段奇诡的经历, 黑聂远心中便已经有了不得不离开的理由, 注定不会在贝恩王城多做逗留了。初时想要依托格拉蒂丝这颗大树的想法,已然失去了意义。而且……深种在格拉蒂丝内心深处的人格种子,也不会让他因为这一句话,便和其他人一样惹上麻烦。那是自己亲手种下的事物,耗费极大的心力,黑聂远心中有数的。果然,当听到这个生硬的回答之后,格拉蒂丝虽然愣了一下,不过却并没有愠怒。她无奈的摇摇头,道:“不知道为何,你如此讲话,还真让我生不起气来。”黑聂远回道:“一切都是格拉蒂丝大人的垂爱而已。”格拉蒂丝嗤笑一声,道:“还得是你拿出了自己的价值,我对有价值的人,一向是抱有青睐的。不过我还是奉劝你,理应抱有一些的觉悟,不然我也不知道, 会不会哪一天对你失去了兴趣。现在想要将你埋葬的人
特别提示:部分小说只能在APP阅读,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安装APP!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