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返回
字体:

33、县衙的小姐(求追读,求推荐票) )(1/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那时的感受,我想……很复杂很复杂。一个人,在不合宜的时间喜欢上了一个心宜的姑娘。”

    徐从阐述道。

    他纵然饱受世事沧桑,可灰白狐狸的它,却也无法代入到徐二愣子那时的心境。纵然妙笔生花、口灿舌花,却也难以形容。

    “合宜?是门第吗?”

    吴昊口中又说出了这一个词。

    这个词不罕见,网文中经常喜欢用这个词。习惯到他……听到相符的事例时,脑海就蹦出了这两个字。

    ……

    升级考之后,徐二愣子如愿以偿的取得了初等小学的结业证书。一张厚厚的白色方形纸张上,盖着几个红色印戳,左上角贴着一枚价格为二角银毫的印花税票。(清末没有印花税,这是县令另加的。)

    一枚壹元银元,价值十角。在银元之下,还有一角银毫、二角银毫。一角银毫可当十个铜子。一角银毫等同于当十文的铜元。普通的铜元都是价值一枚方孔铜钱。

    清末币制混乱,新钱旧钱并用。

    初小毕业之后,距离高小开学还有一段日子。昨夜下过一场夏雨,风骤雨急,早晨县城青石板铺就的主道上尚遗留湿痕,沾了一些过道树的落叶。

    县衙位于县城南门一侧,也在主道的末端。

    他到了县衙,熟悉的绕到了衙署工房的耳房。刚刚落座没多久,耳房就走进了一个皂袍的胥吏,捧着木案,上面放着厚厚的一沓公文。

    这胥吏姓郑,一个方脸汉子。

    “徐从,你过来了,这是县里下放各乡催促织造的令文。你抄写一百张,这里有一些点心,你吃完后,再抄写也行。”

    他指了指耳房的一个圆桌,上面摆放着一个果盘,里面是一些核桃酥。

    他对徐二愣子很客气。从弘文学堂毕业的初小学生,虽则学历不足以称道,可却得了留洋先生的介绍信,这就便与常人有所不同了。

    等郑胥吏走后,徐二愣子吃了一块核桃酥,然后开始誊写公文。抄书这活计也只是赚一份辛苦钱,二十份一个铜子,一百份只得五个铜子。

    这一天下来,顶多赚上十来个铜子。

    只够吃上两碗羊肉烩面。

    看起来似乎还不如卖柿子的活计,可柿子也是他和徐三儿摘了一个半月,才贮存起来的。那么多柿子,好几缸,也只卖得了一两多银子。

    但帐不能这么算,这只是清闲的时候,抄书赚的钱。每逢春秋之季,劝农课税的时候,忙一天甚至能赚上一钱多银子。此外,抄书对他的学业亦有不少的好处。

    催促织造的公文很简练,只有短短三十余字。

    徐二愣子抄写的速度不慢,大约忙碌了一个时辰后,就将一百份公文誊录完毕。他舒展了一下筋骨,又吃了第二口核桃酥,核桃酥里掺杂着枣泥,配上县衙里的免费茶水,润口舒服。

    抄写完毕,他前往工房,换了五枚铜子。

    一人一狐准备离开县衙。

    可就在这时,耳畔传来一声年轻女人的轻笑。这笑声很寻常,却仿佛像是牛头马面用铁钩勾住了他的魂魄,催促他向后转头看一眼真切。

    他想到了油坊内掌柜的秀美脖颈,白嫩的肌肤上淌着细密的汗珠,馋的人想凑过去闻闻。她的唇,她的脸蛋,都是他从未接触过的物事。还有村里的王寡妇,墙内传来的水花声……。

    一切都令人好奇至极,让人忍不住前去探视。

    女人的香气萦绕到了鼻翼,是兰花的清香。他望见了侧容,和内掌柜一样,白皙的鹅脸蛋,还有比油坊内掌柜更纤细的腰肢,双螺髻的发髻,修长高挑的身姿,带着曲线美的弧度,极美极美。

    一阵淡柔的香风扑来,又远离。

    不用他去转头了。

    他望见她出了县衙,走进了轿子,由人抬着的小轿。也是,这般靓丽的小姐,生来就是坐轿子的。他注意到了她的脚,只有巴掌大,应是缠了足吧。这样的脚走不了路,就应该坐轿子。

    呦呦的狐鸣响起,惊醒了他。

    他看了一眼在他脚边的狐仙,两三块核桃酥已跌落在地,摔成了几瓣。其中一块,被他踩在了脚底下。这是他偷拿的点心,打算让爹也尝尝鲜。爹没吃过精细白面做成的点心,至少在他印象中,应是没有。

    县衙的点心,可以在耳房吃,但不能带走。

    否则县衙再有钱,也遭不住。

    被他踩在地面上的点心被他捡拾起来,胡乱塞在了嘴里,然后再将剩下的塞到了袖中,偷带了回去。

    回到徐家堡子时,尚且天明。

    徐三儿割完猪草回来,往常都是徐二愣子干这个活计,让他能
特别提示:部分小说只能在APP阅读,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安装APP!还可以免费看VIP电影哦!


请扫码安装APP , 享受超爽体验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