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敌之重生成神正文 NO.328量天尺
    敦煌城中有石台,名为量天尺,高达百尺,如利剑般直刺苍穹,整座石台呈青黑色。[西陆^文学 www.xiluwx.COM ](.dUkaNkan.百度搜索读看看更新 最快最稳定)四周密布着星辰浮雕。不知此高台是用什么制成,锋利无比的物干焯竟然难在其上留下一丝痕迹。

    而神之领域的试炼者就是这台顶。

    刘星抬头望了望隐入云层当中的塔顶,“噗!噗!”对着手掌吐口唾沫,十指如钩,扣着星辰浮雕,向着石台爬起来。

    量天尺周围的星辰浮雕并不只有装饰作用,它们隐隐组成一个大阵,只要靠近量天尺,玩家的主动技能就会被封印,飞行宠物也只能在地上乖乖的爬,而装备的属性附加效果也会失去,只能保留一些本身所具有特性,比如说材质,质量等。所以如果带得装备多了,反倒成了累赘。

    想到见到考验者首先必须徒手爬到了量天尺顶,这极大的考验玩家的耐心与毅力,这也算是第一项考验。当然这仅仅是这里的神之试炼者,不同的神之试炼者有不同的考验方法。

    光这一项考验就将90%以上的玩家拒之门外了。

    本来挑战神之领域至少要到玩家在60级之后,否则因为耐力等问题最终只能半途而费,这不是技巧所能弥补的,所以就算是现实世界的攀岩冠军也不行。这也是至今没整个《英雄大陆》没有人能够活着见到神之试炼者的原因。

    但这对刘星并不是问题,三个角色合而为一之后,他的属性是常人的三倍,现在他的属性已经与60级的玩家无异了,所以爬起这高台来轻松之极。

    只见他手脚并用,灵活的如同一只猴子,眨眼间就就攀上了十米来高。{www.dushiwenxue.com}

    “这是谁啊,爬的好快。”

    “这肯定是焚天,我认识那把刀。”

    “真牛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他这么牛。”

    “就你,等你一百级了再。{请 记住.dukankAn.com}”

    “有一百级吗,你这个小白。”

    “谁是小白,来咱们竟技场见。”

    量天尺下很快的围了一圈玩家,他们盯着塔上的那个身影热切的讨论着,甚至比较有商业头脑的人已经就此开出的赌局。他们赌刘星什么时候掉下来。

    更有一些玩家,在这里摆起地摊,借此招揽生意。

    前世刘星就曾多次来挑战过,但是最多也只攀上塔顶。但是却从来没有取得进入副本的资格。而通过的玩家却对通过副本的条件却闭口不谈。

    刘星现在也知道原因,这涉及到个人的精神强度,甚至关系到灵魂。如果自身条件不够硬强行煅炼的话,精神分裂都算是轻的。育碧公司曾经拿死刑犯做试验,经证实成功率不足1%其中一大部分人的结果就是脑死亡,所以无论前世今生,能够突破神之领域的注定是凤毛麟角。

    所以他们要求每个经过特训的玩家都对此保密。

    转眼间刘星的身影就变成了打火机大小,越来越接近云层,下面的人都不仰着脖子,张大了嘴。[西陆^文学 www.xiluwx.COM ]

    因为从始至终,刘星没有一丝停顿。速度如终如一,就如同一架精密的机器一般。

    ……

    终于,刘星来到了塔顶。

    塔顶只有十来平方米,一须发皆白的道士,赤着脚转着一台浑天仪不住的转着,他时而看看天穹,时而掐掐手指,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刘星没有打扰对方,这可是大名鼎鼎的袁天罡,华夏天地玄黄四个试炼者中的天级试炼者,是所有试炼者试炼难度最高的,也是最容易找到的。

    大约等了一个小时,袁天罡终于发现了刘星的存在。第一眼看到刘星他大吃一惊,随后他双眼泛白,发出骇人光芒。

    “怪哉,怪哉,我竟然看不透你的命运轨迹。让我来算一算。”袁天罡一挥抚尘,那巨大的青铜浑天仪就不知所踪。

    “袖里乾坤!”刘星不由的两眼放光,他第一次看到袁天罡展示身手。

    “不要多嘴,只是无底洞背包而矣,你难道没有?”袁天罡瞪了刘星一眼。

    随后他又拿出一张贡桌,摆上香炉,在高台四周竖起四面八卦幡。

    随事他看到了看眼前的一套工具,神色复杂的望了刘星一眼,最后叹了口气道。便宜你小子了,看在你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冒险者的份上,老人家我就为你施展一次‘问天’。

    “大恩不言谢。”刘星深深的鞠了一躬。

    袁天罡接着收起了先前的一套工具,‘咚’的一声,一个四方形的高瘦的青铜大鼎出现高台正中。随后他又抛出八面黑铁色的大幡,这些大幡没有任何支撑就这样漂浮在高台四周,不断的摇摆着,宛如活物。看得刘星头皮发麻。

    “跪下!”袁天罡不容置疑的说道。

    刘星依言跪在的大鼎之前。

    “嗖嗖嗖”接着袁天罡抛出幼儿手臂粗细的黑色檀香,插在了大鼎当中,檀香一入鼎就冒出三道青烟,烟柱笔直,扶摇直上。

    “大风起兮云飞扬……”袁天罡手舞足蹈的放声高歌,随着他的声音荡开,狂风呼啸,天际出一道黑线,迅速的扩大,眨眼间占据了半壁天空。

    原来那是一片云海,黑色的云海。

    “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黑云如墨,遮天蔽日,整个大地沦为黑暗,无数的半透明的虚影从山川河流,坟茔古墓间飘起,汇入了云海之中。

    “血来。”袁天罡一挥抚尘,便在刘星手臂上划出数道伤口。鲜血喷薄而出,在袁天罡的操纵下,那些鲜血不降反升,在空中形成一片血雾,随着青烟开始扶摇直上,窜出棋阵,汇入天空的乌云当中。

    而那些鬼影精怪如闻到腥的苍蝇,顺着血雾涌入了棋阵,一时间鬼哭狼嚎,群魔乱舞。

    “不问苍生问鬼神!敕!”当棋阵快要装不下的时候。袁天罡在空中绘出一个金色的‘敕’字。这‘敕’在空气中凝而不散,如有实质。八面黑幡立刻交错重叠,将石台顶部围了个密不透风,远远望去,现在石台顶部犹如一个扎了口的黑布口袋。

    “轰”的一声,棋阵内的鬼影如太阳下的冰雪,无声消融了。化而浓郁的灵气。袁天罡深深的吸了口灵气,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分。

    这时头顶上的黑云也起了变化。

    罡天罡双眼紧盯着天穹,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黑云凝聚成形,先是凝成一条栩栩如生的黑色云龙,不过这云龙却满面不甘,盘成一团,在空穹当中左冲又撞,似被一层无形罗网罩在其中。

    “紫薇?怪不得我看不透,原来是的皇者之星,不对,但是这何这紫薇如此晦暗。”

    袁天罡刚说完,云龙猛然暴开,一抹鲜红漫延开来,随着红色的扩散。天穹竟被染成了血色。

    “不好!”袁天罡不由捂眼睛,鲜血从指缝间溢出。

    “天眼开!‘袁天罡捏了个手印,眉心之间发出一道白光。

    而此时一金一红两颗流星先后划破天际,两星如同利刃,直接将红云剖成了两半,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高台。

    “计都,罗喉,我早该想到了,这小子是天煞孤星,起!”袁天罡一把将刘星拎了起来丢进了大鼎当中。随后他单手托起巨鼎,向上一托,那大鼎就化为一颗流星直冲天际,在天上留下一个乌黑的大洞,而笔直冲来的两颗灾星也猛然一拐,紧追而去。

    “总算是把这个灾星送走了,我还是快走,哎,这年头找份工作不容易啊,我还是去摆摊算命!”袁天罡不甘了看了一个天穹之上的黑洞,随后从袖子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一个皱皱巴巴的布幡,细心的展开,只见上面书几个大字‘铁口直断,童叟无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