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武尊 正文 第五千八百三十七章 五行仙主
    东极无初极帝的第二弟子真的很谨慎,也正是因为他的谨慎,却是错失了一个可以将古飞手下的那些圣境大佬一锅端的机会。

    这对黑袍二师兄他们来说,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但是,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古飞设下的陷阱,如果是陷阱,那么倒霉的就是他们。

    黑袍二师兄不愿冒这个险。

    此时,暗神组织的探子已经潜入东月皇都,而王战他们根本就没有觉察到无初极帝的眼线已经潜伏在了他们的眼皮底下。

    无初极帝这边不敢轻举妄动,这就让古飞这边得到了喘息之机。

    此时的东月皇都简直人山人海,无数修士都疯狂般向着东月皇都涌去。

    经过王战刻意的宣传,圣境大佬与异魔大战的戏码,吸足了眼球,不但东极的修士争着来观战,就是其他地域的修士也都得到了消息,不断涌进东极。

    此时,东月皇城的东城门城楼上,王战负手而立。

    黄昏之中,他的倒影拉的长长的,看着一道又一道神光从远空冲来,然后落在东月皇城之中,他的脸上笑开了花。

    这些人的修为不低,自然是有能力购买门票的。

    至于那些神境以下的修士,除非是那些大势力的门人弟子,或是大家族的子弟,要不然谁能轻易拿得出十颗灵珠来购买门票?

    灵石,灵玉,灵珠,这些都是修炼界的硬通货。

    王战不要灵石,灵玉,他只要灵珠,这灵珠才是好东西,一张观战的门票,十颗灵珠,对于圣境大佬来说,太便宜了。

    对于神境来说,也能接受。

    但是对于天境,还有天境以下的地境修士来说,那就不同了。

    其实,圣境级的大战,神境的强者观战,还能看出些门道来,要是天境,甚至是地境的修士观战,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因为修为相差太多,天境与地境的修士恐怕连圣境大佬的影子都看不到,这还看个屁。

    十颗灵珠,看个寂寞,谁会那么蠢?

    但是,现在的东月皇城之中,最多的修士就是天境与地境,他们都是来凑热闹的,并不是来观战的。

    当然,一些大人物出行,他们身边跟着的门人弟子和侍从也是不小。

    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元气波动突然从天而降。

    “有大人物来了。”

    城楼上的王战顿时一喜,然后抬头一看。

    只见远空之上出现了一团祥云,五彩的祥云直接就向着东月皇都飞来,不过是弹指之间,那团祥云就已经来到了近处。

    “靠,这排场,有排面啊!”

    王战见到这一幕也是不禁动容。

    只见那团五彩祥云之上,人影闪动,一众仙人簇拥着一座莲台,那莲台之上,盘坐着一道模糊的身影。

    那道身影之上,五彩云气缭绕,就算是王战都看不到此人的样貌,他甚至连来人是男是女都看不出。

    祥云从天而降,王战耳旁响起了阵阵仙音。

    仙道气息浩荡,这让王战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相信东城门附近很多修士都有与王战一样的感觉,来人绝对是仙道大咖,妥妥的仙道圣境大佬。

    “少主,你在这里啊!”

    此时,一人出现在了王战身后。

    “玄烽你来的正好,这位大佬是谁?”

    王战盯着从天上往城中缓缓降落的祥云。

    来人是天武圣子,玄烽。

    身为天武圣地的圣子,他自然是见多识广。

    “这……回少主,这位前辈面生得很,应该不是东极...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

    是东极的圣境前辈。”

    玄烽沉吟道。

    王战有些意外道:“你能看清这位的样貌?”

    “呃,看不清!”

    玄烽闻言一怔。

    “那你又说这位面生得很?”

    王战盯着玄烽。

    “这个……我是从这位前辈的排场来判断的。”

    玄烽额头冒冷汗了。

    此时,祥云降落城中,城里冲出了一队人向着祥云降落的地方迎了上去。

    祥云消散,五彩莲台悬浮在空中。

    “少主,我知道来人是谁。”

    一个声音在城楼上响起。

    “无量剑子,你是来砸我场子的吗?”

    天武圣子玄烽咬牙道。

    “哈哈,是你见识少,我不砸你的场子,砸谁的?”

    来人正是无量剑宗的剑子,剑一,不错,他的名字就叫做剑一。

    当王战知道无量剑子的名字的时候,也是吃了一惊,这名字真的太特别了,剑一,剑道第一吗?

    “你……”

    玄烽那个怒啊。

    “你真的知道那人是谁?”

    王战看着那群人正在向长生客栈的方向而去。

    “那些人是五行仙宗的人,那莲台乃是五行神莲,莲台上的那人,应该是五行仙宗的宗主,五行仙主。”

    “什么……五行仙主?南极的五行仙宗?”

    这个时候,天武圣主这才想起来人是谁。

    “我是猪啊!”

    玄烽那个郁闷啊,因为他根本就想不到远在南极地域的五行仙宗的宗主会出现在东极的东月皇城。

    “你这才知道你自己是猪啊!”

    “哈哈……”

    剑一大笑道。

    只见东月皇城通向长生客栈的街道上,五行莲台所过之处,所有人都纷纷向两边躲避了开去。

    五行仙主的排场实在大了些,但是排场大,这才能彰显出五行仙主那高高在上的身份。

    “南极的势力?”

    王战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极域的人,而且还是南极的无上仙宗的宗主。

    他真的很好奇这五行仙宗的宗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五行仙宗宗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王战下意识的问道。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玄烽与剑一都直接摇头。

    他们虽然都知道五行仙宗,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五行仙宗的宗主是男是女,不但他们不知道,恐怕这个世上没人知道。

    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去。

    而就在五行仙主驾临东月皇都的时候,东极神城所在的地域却是一片血色血雨倾盘,那血雨之中,有神秘莫测的血影隐现。

    “轰!”

    城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巨响,然后,躲到远空的那些圣境大佬们便看到东城内的迷雾竟然在快速消散。

    只见一道身影凌空站立在城中的大街上,盖世威压浩荡十方,就连天上的血雨都被此人身上冲出的气息冲散了。

    “老古……”

    远空之上,胖子一见城中那人,顿时又惊又喜。

    城中那人正是古飞,他缓缓的张开双眼。